您的位置 : 主页 > 最新资讯 >

冷清秋封墨书名叫什么_月明星稀思君时

时间:2019-10-12 17:12:11作者:魔蛋

《月明星稀思君时》是一本不可多得的小说,魔蛋把冷清秋封墨之间的故事写的生动感人。这本小说主要讲了多年前的一眼,错爱一生。本应该远远离开,却躲不过心中挂念。...

月明星稀思君时

月明星稀思君时 第十八章 买通

封墨从关押冷清秋的牢房里回来,萧玉儿才得知封墨竟然将喜袍送去了冷清秋那里,萧玉儿气得将房间里的花瓶砸碎。

封墨知道冷清秋肚子里怀的是师飞尘的孩子,竟然没有取消封妃大典,还想要娶冷清秋,这将她的脸面置于何处?!

"一个冷清秋,就这么让你舍不得吗!"萧玉儿咬牙切齿的说道。

封墨回到自己的寝宫之后,坐在床上,眉头紧锁。

他不知道为什么冷清秋执意要留住那个孩子,只是要她打掉那个孽种,他们之间的关系还可以慢慢变好的,可是今天看见冷清秋眼眸之中的绝望还有憎恨,他的心里就很难受。

封墨坐在床上想着这些天发生的一切,冷清秋的愤怒,冷清秋的绝望,冷清秋的哭泣,在他的脑海之中不断的回旋。

"我只是……只是想折磨她罢了,"封墨地低声说道,"看到她这样我不应该很开心的吗?我怎么会想这么多。"

他在不断的否定和回忆之中缓缓睡去,潜意思里他不想冷清秋离开他,他想要将冷清秋留在身边,哪怕她是怨恨,是伤心也好,他就是不想让冷清秋离去。

他不想让冷清秋念着他的那个师兄,她的心里应该只有自己,就算是恨自己也好。

梦里,封墨再次来到了天牢便,天牢的门被打开,他疑惑的走进去,发现里面空无一人,他来到关押师飞尘和冷清秋的牢房,师飞尘和冷清秋已经不再里面了。

"他们人呢?"封墨怒吼道。

看守监狱的卫兵说道:"皇上,他们已经跑了,还说……"

"说什么!"封墨的心里空了一块,然让他难受不已。

"冷清秋小姐和师飞尘一起走了,说要找一个世外桃源,远离外界。"卫兵说道。

"走了?!他们一起走了?!"封墨气得一巴掌将卫兵打翻,"她答应我要做我的妃子!她答应的!她怎么可以走!"

"不!"

封墨从梦中惊醒,他擦拭着额头的冷汗,心跳加速,他捂着自己的胸口,想了一会儿,说道:"来人,去天牢!"

他害怕冷清秋离开,他不会允许她离开的,就算是梦他也要去确定一下。

天牢之中,封墨看见蜷缩在地上的冷清秋,送了一口气,又微微有些心疼,她怎么睡在地上,天牢这么潮湿,万一染了风寒怎么办?

他脱下外套走过去想要给冷清秋盖住,冷清秋忽然从梦中惊醒,看到来人是封墨,下意思的往后锁着,捂着肚子,警惕的盯着封墨,冷冷的说道:"你来干什么?"

封墨看到冷清秋下意思的动作,心里的担忧化成了怒火,他直起腰,冷淡的说道:"没什么!"

冷清秋的动作挑拨着他的神经,他扭过头,淡淡的说道:"你这么在乎这个孩子?"

"他是我唯一的亲人,仅剩的亲人,"冷清秋盯着封墨的背影,"我到底是哪里得罪了皇室,你要将我的亲人一个个从我身边夺走?我的父母,我的弟弟,还有我的孩子!你要我嫁给北国二皇子,我答应你了,你要我嫁给你,我也答应你了,你所有的要求我都去满足,你为什么还要夺走我的孩子!"

"你要嫁给朕我了,难道你要我给别的男人养孩子?"封墨再也不压抑自己心中的怒火,"你将这个孩子打掉,我满足你的一切要求,至于你说的冷家,那是你咎由自取!谋害皇后,我没有杀了你和你弟弟已经是很给你面子了!"

"至于你弟弟的死,证据确凿,你为了不愧疚,就将仇恨转移到我的身上吗?"封墨怒视着冷清秋,"我不在乎你有过别的男人,封你为贵妃,你还想怎么样?"

"我说过我是被陷害的,是你自己不信,"冷清秋带着哭腔嘶喊道,"封我为贵妃?你觉得我稀罕吗?你觉得我冷清秋稀罕一个贵妃的位置?你觉得我会稀罕做一个将我折磨羞辱成现状这般模样的男人的妻子?"

"封墨,是不是你做一个皇帝,觉得全天下的女人都该围着你?"冷清秋哭喊道,她不想再压抑自己心中的愤怒,不想再压抑自己的委屈!

"我就是觉得全天下的女人都改围着我,我要你做我的妃子,你没有反抗的资格,"封墨盯着冷清秋的肚子,"你不自己将他打掉,别怪朕心狠手辣!"

冷清秋惨然哭泣,"你还不够心狠手辣?!这是我们的孩子!你要亲手杀了自己孩子?"冷清秋无助的摇着头,"虎毒尚且不食幼子,你是人啊!你是人啊!你却要杀了自己的孩子!你这还不够心狠手辣,还不够冷酷无情?!"

"倘若你心里还有一点点的良知,为什么不能放过我,不能放过我肚子里的孩子!"冷清秋悲伤的喊道,声音犹如杜鹃啼血。

"我的孩子?"封墨忽然转过身,冷冷的看着冷清秋,他没有想到,为了保住她和师飞尘的孩子,她竟然连这种话都能说出口,"我从来没有碰过你,会是我的孩子?!"

冷清秋愣了愣,到现在封墨居然还不承认,居然还在否认,他为什么会这么冷酷,为什么会这么无情?

难道看自己难过,看自己伤心,看自己绝望就会让他开心一点吗?

"没有碰过?"冷清秋不知道该如何表达自己的心情,"封墨,你不仅冷酷无情,你还无耻!"

"两个月前,大胜北国,庆祝的时候我们都喝醉了就,然后……"冷清秋的话没有说完,但是封墨却已经知道了她的意思,冷清秋一头撞在墙上,发出咚的响声,"是我看错了你,你说的对,这一切都是我咎由自取罢了。"

"不可能!"封墨后退了一步,"你说谎,那天晚上的人明明是萧玉儿,怎么可能是你!"

冷清秋听到封墨的话,语气低迷,她刚才的已经用尽了所有的力气,哀伤的说道:"萧玉儿对你说谎了,她骗了你。"

封墨听完冷清秋的话,心里有些犹豫,一时间没有说出话来,冷清秋也没有继续说,封墨张了张口,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冷清秋看到封墨这样子,终究是对自己的话有些怀疑罢了,她转身面对着墙,不去看封墨,她觉得看到封墨觉得扎眼,他从一开始就是偏向萧玉儿的,自己说的所有话他都会去考虑真实性。

而真正的骗子的话他却深信不疑!

真话他不信,假话他不怀疑。

冷清秋嘲讽的笑着。

封墨看着冷清秋的背影,退出了天牢,冷清秋说完之后再也没有说话,封墨不由有些动摇,倘若冷清秋说的是真的,她肚子里的孩子是自己的,若是真的打掉了,冷清秋这一辈子都不会原谅自己。

既然冷清秋说萧玉儿说谎,他自然是可以将这件事调查清楚的,若是冷清秋是真的,那他定然会将萧玉儿碎尸万段,若是冷清秋说的是假的,他打掉她肚子的孩子一点也不会后悔。

封墨回到书房之后,想了许久,对身边的太监说道,"你去将记录我夜宿行程的女官找来,我有话要问她。"

"是!"太监离开,封墨望着门口,他有些怀疑冷清秋的话的真实性,冷清秋为了保住她和师飞尘的孩子而故意撒谎也是有可能的。

不一会儿,女官来了,封墨轻轻敲着桌子淡漠的问道:"我问你话,你要是敢有半个字是假话,我会将你凌迟处死!"

女官颤抖着跪在地上:"奴婢不敢欺瞒皇上。"

"我问你,二月二十八日,我夜宿在何处?"二月二十八日正是他们庆功的大嘴那天,宫中为了保证皇子血脉,会有专门的女官记录皇帝夜宿何处,免得有人狸猫换太子,玷污皇家血脉。

女官说道:"回皇上的话,那晚您住在皇后娘娘的宫殿之中。"

女官的记录是不会出错的,但是封墨还是继续问道:"你确定你没有记错?我之前说的话,你可要想清楚了。"

"奴婢不敢欺瞒皇上,奴婢所言句句属实,不敢有半句假话。"女官说道。

封墨挥了挥手,对女官说道:"行了,我知道了,你下去吧。"

女官退走,封墨脸色阴沉的坐在椅子上,冷清秋那哭诉的模样,现在想起来真让他觉得恶心和愤怒,为了保住她和师飞尘的孩子,她连自己的脸都不要了!

可是她何时对自己这样做过?!

以她现在的身份,给她一个贵妃的位置,已经是天大赏赐,然而冷清秋却不领自己的情!就好像是自己在求着她嫁给自己一样!

封墨越想越生气,一切都是冷清秋咎由自取,是她自己自食恶果,她不好好反思,却一再的将罪过归咎到他和萧玉儿的头上!

自己却还要装得那么可怜,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这些结果都是她活该!

封墨在这里生着气,却不知道女官出去之后,并没有回到自己的住处,而是来到宫里一个人比较少的角落,去见萧玉儿的贴身婢女梅香。

梅香问道:"皇上找你干什么?"

"皇上问我二月二十八日夜宿在哪里,我已经按照皇后的意思说了,"女官有些担忧的说道,"可是我有些担心,若是皇上查出了什么,我这小命可就保不住了。"

梅香安慰道:"别担心,有皇后娘娘给咱们撑腰,不会出事的,你做得很好,这是皇后娘娘赏赐给你的。"梅香拿出一锭银子给女官,然后回到了萧玉儿的寝宫。

梅香对下雨说道:"娘娘,今天皇上找那女官问话了,没有出什么问题。"

萧玉儿点点头,脸上露出喜色:"幸好我早就将女官买通,否则现在就要出事了。"她开心的笑了起来,有女官的夜宿记录,就算是封墨有所怀疑,之后也不会再有。

冷清秋那边不管如何去说,现在事情已成定局,她再也无法翻身!

以封墨的性格,知道冷清秋说谎的话,她那封妃之日便是越来越远了。

月明星稀思君时

月明星稀思君时

作者:魔蛋主角:冷清秋封墨状态:已完结

地牢之中。"师妹快醒来,跟我走。"冷清秋掀开一丝眼皮,惊讶道:"师兄,你怎么会在这里。""我来带你回药谷,以后这红尘俗世,我们都不要再过问。"师飞尘坚定的说道。一句话,就让冷清秋红了眼眶。他们的师傅天

更多章节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