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主页 > 最新资讯 >

都市之超级狂龙主角聂北楚韵小说完整版全文在线阅读

时间:2020-02-10 21:29:28

《都市之超级狂龙》这本小说的主角是于聂北楚韵,作者是乐帅,可以说是非常成功的一本小说了,美女纷纷投怀送抱,但我只爱老婆一人。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谁也别想把我和我老婆分开。,一定不要错过哟~

都市之超级狂龙 第16章 输的人学狗叫

田老是青荷市中药界的泰斗,大家自然信服。

楚升洋洋得意的说道:“我正好和田老有些交情,这就亲自去请他来鉴定这根人参,到底是真是假。”

大家看楚升一脸自信的样子,再看了看图片,心里其实已经相信了他的话。

这根千年人参是假货!

“哎哟喂,我就说嘛,这种废物点心,连自己都要靠别人养活,怎么可能得到这么贵重的东西?妹妹,你为了争脸面,还真是用尽了心思呢。”张秀英夹枪带棒的说道。

张秀英认为,肯定是自己的妹妹弄了根假参,打肿脸充胖子,没想到遇到了专业人氏,分分钟就被拆穿了。

楚清桦眼神热切的问道:“楚升,你说你和田老有交情?”

“对啊,曾经帮过田老一点小忙。”楚升背着双手,有些傲慢的说道。

“楚升,我早就看出来你是个人才。你要是能请得动田老,让他担任我们楚氏药业的中药顾问,我一定不会亏待你。”

楚清桦知道自己没什么本事,但他可以请有本事的人来坐镇呀。

“田老和我关系铁,只要我开口,肯定没问题。”楚升飘了,开始吹牛。

“好好好,那就拜托你了。”楚清桦郑重的说道。

大家见楚清桦都要对楚升客客气气的,哪里不上杆子拍马屁。

楚升享受着众人的恭维,轻视的看向聂北:“我这就去请田老,你要是个男人,就别当逃兵。”

聂北微微一笑,声音淡淡的说道:“我的人参是真的,我为什么要走?倒是你,还是想想输了该怎么收场吧?”

“笑话,我会输?如果田老说你这根人参是真的,我就学狗叫,从酒店里爬出去。但如果人参是假的,我要你跪下来喊爷爷,从我叔家净身出户,你敢不敢赌呀?”楚升恶狠狠的叫嚣。

他心里已经有了计划,今天就算这根人参是真的,他也有办法让它变成假的。

“好啊,我等着。”聂北淡漠的语气让楚升越发恼怒。

“你死定了!”楚升得意的朝聂北,比了下中指,离开了宴会厅。

楚母只觉得心神疲惫:“你说说你,一天不挑事,不挨骂,皮痒痒是不是?还杵这干嘛,等着被人打脸吗?赶紧走!”

聂北直接拿起人参,走回沙发边,闭目养神,完全无视四周的嘲笑。

“清华叔,我真为楚韵不值,我看干脆在田老来之前,让他净身出户,赶紧滚蛋得了,省得到时候连累堂妹的名声。”

……

时间退回前一天,青荷市私人会所顶级包厢内。

上首坐着青荷市长丁士杰。

丁嘉薇陪在一旁。

在座的还有市药监总局理事吴之远、中药协会会长田老,其它与丁家交好的本地富商名流。

丁士杰微笑的朝众人点头致意道:“先前你们不是一直追问,到底是谁救了我的命吗?今天我就为大家揭晓答案。”

丁士杰朝着女儿点点头。

丁嘉薇从自己手机相册里,调出一张聂北的照片。

相片里的年轻男子,约摸二十来岁的样子,身高一八五左右,气质如竹,巍然如松,皮肤白晰,相貌清俊,穿着最便宜的家居服,土布鞋,手里还挽着菜篮子,看起来十分普通。

“这位聂北先生,使得一手出神入化的针炙术,连续两次伸出援手,救家父于病危之时。现在出名的北薇养心汤,药方也是出自他手。不过神医为人低调,不喜欢被人打扰,还请诸位一定要保密。”

众人满脸震惊,从未看见丁士杰对谁有这般重视,纷纷站起来,认真记住相片中的年轻人。

丁士杰高兴的说道:“如今的楚氏药业当家是聂神医的岳父,明天上午在福源酒店,有一场楚清桦的接风宴。我希望诸位能够赏脸前去捧个场。替聂神医的岳父背个书。”

众人立即表示,明天一定会去。

既能讨好丁家人,又能结交神医,一举两得的好事,怎么能错过。

……

楚升在众人羡慕的目光中走出福源酒店。

看四周没有人时,他立即拿出手机,准备按计划行事,随便喊个兄弟过来,冒充田老的孙子。

反正楚家这些土包子都没见过世面,还不是随便他忽悠。

“嘎吱——”一辆黑色的宝马低调的停到了酒店门口。

从车里下来一位身穿唐装,白发苍苍,却精神抖擞的老爷子。

正是青荷市中药协会的会长田老。

楚升的眼睛瞬间就亮了起来,浑身激动的不行:老天爷真是他亲爹,太给力了。

现在有了正主,哪里还需要冒充的孙子。

楚升飞快步迎了上去:“田老能大驾光临我们楚家的接风宴,真是蓬荜生辉。”

田老疑惑的看向眼前的年轻男子:“你是楚家人?特意在这儿等我的?”

楚升激动的脸都红了,拼命握住田老的手晃动:“正是,田老,快随我来。”

电梯里,楚升小心说道:“其实今天请田老来,还有一事相求。”

“但说无妨。”田老的态度很和蔼。

楚升就歪曲事实,把聂北送假人参的事情说了遍。

田老听见千年人参几个字,心里激动起来:“在哪,快带我去看看。”

楚清桦没想到楚升能力竟如此大。

说请田老,半小时不到就真把人给请来了。

楚升恨不得马上让聂北跪下来喊爷爷,于是一进宴会厅,就上前抢过聂北手里的黑色袋子,狗腿的将人参交到田老手中。

田老拿出随身携带的放大镜,将那根还沾着泥土的千年人参,从头到根茎,每个角落都细细的研究了一遍。

大家就看见他的神情越来越严肃,表情越来越凝重。

“聂北,你看见田老的脸色了吧,这是被你的假参给气到了,你得罪了中药界的泰斗,就等着灰溜溜的滚出青荷市吧。”

楚升得意洋洋的说道。

聂北自始自终,神情平静,没有丝毫的慌乱,眼底满是自信。

田老双手颤抖的握着那根人参,飞快走到聂北的面前:“这根人参你从哪儿挖来的?手里可还有,哪怕不是这种年份的,低一点也没有关系,我想求购一根500年份左右的,价钱随便你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