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主页 > 最新资讯 >

精彩小说全文在线阅读

时间:2020-02-10 21:33:08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乐帅原创小说《都市之超级狂龙》,主角是聂北楚韵,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的,书中主要讲述美女纷纷投怀送抱,但我只爱老婆一人。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谁也别想把我和我老婆分开。...这本书真的就是这么精彩,不要怀疑快来阅读吧!

都市之超级狂龙 第13章 心里只有你

车子内,聂北将竹针收回,就听见了丁嘉薇嘤咛醒转的声音。

丁嘉薇蝶翅般的睫毛轻扑,有些迷茫的看着聂北清俊的侧脸:“我怎么了?”

聂北将针包收好,下了车,淡淡的说道:“以后别那么拼了,身体是第一位。”

丁嘉薇媚眼流波,声音微哑,带着魅惑的磁性:“你是在关心我吗?”

聂北将她车门关好,扬了扬手里的文件袋:“你快回去休息吧,我出来也挺久的了,再见!”

丁嘉薇目光痴痴的盯着,直到聂北的身影不见了,这才叹了口气,开车离开。

聂北刚进门就被岳母逮着问:“你是不是欺负小韵了?刚才下楼去找你,一个人回来,脸色很难看。”

糟糕!

聂北赶紧放下文件袋,就去敲楚韵的门。

“小韵,你听我解释……”

“我不想和骗子说话,你走开!”

聂北快速解释道:“你真的误会了,因为我帮了丁小姐一点忙,她为了感谢我们,就收购了楚氏药业,还聘任咱爸担任他们北薇集团的顾问,这样爸回到楚家就有底气了,不用再担心被大长老和二长老轻视和摆布。刚刚在楼下,就是丁小姐亲自送了收购书过来。”

张秀梅听到女婿的话,立即激动的问道:“真的?那你怎么不请丁小姐上来坐坐呢,人家可是帮了这么大的忙。对了,收购书在哪,我看看!”

聂北赶紧将桌上的文件夹递给岳父岳母。

“时间太晚了,她也有事,就没上来了。”聂北一边给岳母解释,一边注意着楚韵的门。

楚韵没好气的打开门,聂北赶紧走了进去。

楚韵背对着他,气呼呼的说道:“你瞒得过我爸妈,瞒不过我,我都看见了,你们俩在车里搂搂抱抱的。既然你们两情相悦,我成全你们好了,我们明天就去民证局离婚。”

“小韵,这辈子,除了你,我不会娶任何女人。我的心里只有你。刚才抱丁嘉薇上车,是因为她晕倒了。她帮我们家这么大的忙,我如果把她丢路边不闻不问,我还是人吗,你肯定也不会喜欢这样冷血的我,对吧。”

楚韵冷哼一声:“男人的嘴,骗人的鬼。”

聂北着急起来:“我对她真的没有想法,在我眼里,除了你,其它任何女人和男人都没有区别。”

“卟!”楚韵被某句话逗笑了,声音略带娇嗔的说道:“尽胡扯,丁小姐可是大美女,身材那么好,又是市长千金,比我这个女老师好一万倍,我才不相信你会不动心,男人的话能相信,老母猪都能上树。”

“我记得贾宝玉好像说过什么弱水有好几千瓢的,但是我只想喝你这一瓢,别的水再甜,我也不想喝。”聂北故意笨拙的说道。

楚韵差点笑岔气,忍不住转过身,娇媚的瞪了他一眼。

“没文化,真可怕,让你不好好读书,闹笑话了吧。原话是:任凭弱水三千,我只取一瓢饮。宝玉用这个典故来回答黛玉的发问,意思是说宝钗的好与不好皆与我无关,世上美女虽多,而我心中只有你一个人。你胡乱篡改什么啊?”

聂北赶紧上杆子拍马屁:“小韵你懂得真多,对对对,我就是这个意思。我只在意你好不好,别人如何,和我没关系。”

门外,楚清桦和张秀梅,把耳朵贴在门板上,终于听见了女儿的笑声,这才放心下来,重新走回客厅的沙发边。

张秀梅轻声说道:“算他还有点良心,没有因为攀上市长,就生出了花花肠子,要不然我一定不会放过他。”

“老婆说的对,看来为了女儿的幸福,我们以后要对他好点。”

张秀梅眼珠子咕噜噜转了几圈,点头道:“既然小韵也对他不排斥了,我看赶早不赶晚,让他们睡一个房间得了,我们也能早点抱孙子。”

楚清桦高兴的点头:“好呀,只是要怎么办呢?他们俩毕竟分房睡那么久了,没个正式理由会不会显得太刻意?”

……

楚家族里的电话再度打来,楚氏大长老为了表达诚意,特派了楚清云,楚清磊,周五前来接楚清桦回去参加接风宴。

族老们也算有心了,还照顾到了楚韵学校上课的时间点。

张秀梅拍拍手掌笑了起来:“磕睡了就有枕头,机会不是来了吗?”

楚清桦一家人先去的是大长老楚鹤松家里。

楚鹤松亲自带着一家老小,隆重的把楚清桦四人迎了进去。

外人并不知道楚韵和聂北的婚姻是有名无实的空壳子,安排住宿的时候,自然是将他二人安排在一间房。

楚韵觉得有些尴尬,但又不能说实话,不过却在上床前故意凶巴巴的警告了一番聂北。

“你只能在那角落打地铺,不许靠近我的床,否则我对你不客气!”

聂北平静的看着她说道:“你放心吧,我这点自制力还是有的,未经过你的同意,我绝不会碰你一根手指头。”

聂北很快就进入了修炼忘我的状态。

楚韵听着耳边传来的呼吸声,反而莫名其妙的睡不着了。

她故意把被子踢到地毯上,又将自己的睡裙往上拉了拉,露出两条修长圆润的玉腿,然后娇声朝聂北喊道:“我被子掉地上,你帮我捡一下。”

楚韵连续喊了好几声,聂北才睁开眼睛,目不斜视的走过来,把被子捡起来,重新给她盖到身上。

“时间不早了,快点睡吧。”

楚韵听到耳旁再度传来均匀的呼吸声,心里已经确定了一件事。

聂北的身体一定有毛病。

她这样子是个正常男人都会有反应。

聂北却能视若无睹。

她小时候亲眼目睹过楚家各种三角关系的混乱,长大后就对感情失去了期待,更不相信有什么天久地久,相濡以沫的爱情。

她觉得不去拿起,就不会失去,因此早早就决定当不婚族。

不过接受了爷爷的临终遗命,在聂北出息的这段时间,她常有些愧疚心理,几次借丁嘉薇的事想让聂北主动离开,偏偏聂北都是死心眼不肯答应。

现在她怀疑聂北根本不是真正的男人,不能人道。

楚韵瞬间感觉压力消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