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主页 > 小说库 > 总裁 > 明月几时有

更新时间:2019-04-08 11:00:41

明月几时有 连载中

明月几时有

来源:浅悦书盟作者:星火分类:总裁主角:高粱柳春桃

小说简介:星火精心创作的乡村生活小说,书名《明月几时有》主角是高粱柳春桃,这是一本文笔极佳的精品小说,书中主要讲述小山村里是非多,她上门求竟我帮她做那种事。。...还有各种精彩的情节等待你的发现,让我们来一起欣赏精彩的大结局内容吧!展开

连载中
本书评分:
1
5

《明月几时有》小说简介

星火精心创作的乡村生活小说,书名《明月几时有》主角是高粱柳春桃,这是一本文笔极佳的精品小说,书中主要讲述小山村里是非多,她上门求竟我帮她做那种事。。...还有各种精彩的情节等待你的发现,让我们来一起欣赏精彩的大结局内容吧!

《明月几时有》 第二十章 免费试读

叔叔高根明人是个能人,管着好几个村的电路,牛气哄哄,电老虎,说给哪个村停了就停了,没电就摸黑点煤油灯去。

“梁子,过了明年跟我去装电,鱼塘子没啥出息,不是长路子。”

高粱摸摸头,不说话,婶子肖月梅就不爱听了。

“跟着你都是老爷们堆里,梁子连个媳妇都娶不到,就能有出息啦!”

高根明焉巴了,这事跟他有关,年青时候学手艺耽误了,上岁数了才把肖月梅娶回家,觉得肖月梅跟自己亏了,也就没有反驳的底气。

“梁子,听婶子的,婶子给你说个媳妇。”

高粱喝了口王八炖小鸡汤,也没觉着什么特别的味儿,那东西也没一下就抬头顶裤衩。

“婶子,说媳妇好,我先补补。”

“你补啥呢,臭小子,媳妇还没上门了,补了亏得慌,遭罪。”肖月梅打掉高粱的手,把王八炖小鸡汤递到高根明面前。

小丫头还想上来弄点肉渣,被肖月梅拍了一巴掌,瘪着嘴想哭,塞一块肉片子又咧着嘴吃歪了。

高粱也不喝了,闷着头吃菜,呼啦呼啦吃了两大碗饭,把手一摆。“婶子,我回小砖房了。”

“看你急的,那里面没藏媳妇吧!”

高粱是急着等王银花去搞那事,被肖月梅说中了,不好意思的低下头。

“下午记得下来吃,晓晓给你送饭不乐意呢?”

这可不好说,高粱摸摸头,要是王银花下午来了,怎么着也要先日上几次,肯定把晚饭耽误了。

“不用送了,我自己带过去,下午不下来了,前几天有人往水库里扔炸雷,被我赶跑了,估计还没死心。”

高粱扯了个谎,肖月梅一听,觉得不能马虎。“梁子,那你小心点,炸雷子扔了就扔了,你可别犯愣,炸着你咋办!”

“知道了!”

吃完饭,肖月梅去洗碗,高根明趁着别人不注意,蹑手蹑脚的留到后院。肖月梅心细,一下回过头来。

“你干啥呢?没声没息的。”

“小声点,别让孩子听见。”

肖月梅心一慌,往屋里瞅瞅。“现在就想干事了?”

“嘿嘿!”高根明贼笑着搓搓手,朝后院门边盯着,手往肖月梅身子上去掏。

“作死呢!这大白天的,哎哟……”肖月梅被弄的好受,身子拱了拱,让高根明手伸进去些。“让梁子和晓晓看见,你还有脸。”

高根明这才歇了手。“王八炖小鸡汤,明早让你腿窝子合不上,撇着腿走路。”

肖月梅也想着晚上的好事,想着天快点黑。朝屋里看了看,高粱正在跟两个小丫头逗乐。

“你说,咱们要不要跟梁子把事儿说清楚,不小了呢,都要娶媳妇了。”肖月梅拉着脸,忧愁的说。

第二十章第一日

“是该说说了,这事儿瞒不住,你找个机会就摊了吧,不是多大的事,梁子这孩子不是狼崽子,大哥养了十几年,养亲了。”

“不行,不行!”肖月梅把头摇得像锣鼓。“说了就不是一家人了。”

高根明也觉得是这个理,不过也没什么好办法,插不上嘴。

肖月梅眼珠子滴溜溜的转,看着高根明耸拉着脑袋,把身子靠近了。“我想了个主意,就是……”

高根明一拍大腿。“这个主意中,还不就是那么点事吗,咱们先干一下。”

“这大白天的,孩子都在呢,你真要干啊!”

“栓上门,先干一次,晚上再好好弄弄。”

“哎哟哟……”

提着饭盒,高粱踩着高阳村踏实的田间地头,一步一个脚印,奔向龙湾水库小砖房,今天,高粱要开始他的第一日。

王银花还没那么快,小砖屋里,乌嘴岔开它下面两条狗腿,把它那玩意伸出来舔得光溜溜的。

高粱轻轻的踢了它一脚,乌嘴一翻身,就在高粱手上舔。

“去去去,刚舔过你那玩意就来蹭我!”高粱给乌嘴扔了几块肉骨头,把它赶了出去。

等了好一会儿,王银花没来,山坳子那边,高晓晓穿着小碎花衣,气呼呼的跑过来。

“高粱,今晚我睡你这。”

“怎么了!”

高晓晓说这话高粱并不惊讶,高根明前几次回来,也有把高晓晓赶出来的。农村里床头少,小孩子挤一张床不是什么大不了的。

高粱以前或许不太明白,现在知道了,估计是怕夜里整得动静太大,让高晓晓听了墙根不好意思。

“二丫打碎个碗,凭什么把我骂一顿,还把我给赶出来。”

“那是因为你长大了。”高粱憋着笑跟高晓晓说。

“什么意思?”

“就是……你是大姑娘,要让着二丫她们。”

“是这样吗?”高晓晓瞪着灯笼大亮堂堂的大眼睛,有点不相信。

“就这样,说多了你也不知道。”高粱嘟嘟囔囔,挺有意思的逗着高晓晓。

“你说什么?”

“没!没什么,你听错了,我说我也不知道。”

高晓晓觉得高粱肯定有问题,这丫头精着呢!可就是再精也猜不到高根明和肖月梅是为了干那事弄得畅快些,才把她赶出来。

仔细在高粱身上瞧了瞧,确实没发现什么古怪的东西,高晓晓红着脸。“晚上你不许脱裤子睡!”

一想到那天早上高粱露出来的丑东西,高晓晓就觉得害怕,又丑又凶,都说弄到女人身上会很痛,她就怕高粱拿那东西戳她。

“呵呵!”高粱笑嘻嘻的看着高晓晓把脸红得比窗花还厉害,一下子脑袋一僵。“你今晚要睡这!”

“对呀!”

“那我睡哪?”

“你也睡这呀?”高晓晓不明白高粱怎么这么问了,又不是什么新鲜事,可想了想,又好像有点问题,撇着小嘴说:“要不,你睡小船上去吧!”

娘的,王银花等下还要跟自己来小砖房干那事呢,被这丫头给搅了,高粱狠狠的瞪了高晓晓一眼。

高晓晓也不少善茬,高粱瞪她,她也瞪回去。“凶什么凶,不让你睡小船就是了,但是你晚上不能脱裤子。”

臭丫头你懂个屁,小爷要在这骑女人,全被你搅了好事,高粱在心里骂个不停,也没给高晓晓好脸子。

“你真不能脱裤子,不然你那丑东西肯定会弄到我身上,我就跟妈说你欺负我。”高晓晓急了,小眼红红的,高粱还不满意,难道真要把那丑家伙露出来呀!她是怎么也想不到高粱根本没搭理她档子这事。

高粱脸拉的老长,总在最关键的时候出事,指天骂地都没人理你,拿起衣服高粱就出门去,心里憋着气呢!

“二五……二五……”

刚出门,乌嘴就撒了欢似得朝山坳子那边叫,王银花东张西望的瞧了瞧,被乌嘴吓到,慌忙躲到边上的草堆里。

“高粱,谁来了?”高晓晓在小砖屋里问。

“没谁,乌嘴瞧见母狗了,叫着要去趴呢!”

高晓晓知道趴是怎么回事,也没再问,高粱笑着踢了乌嘴一脚。娘的,把王银花说成母狗了,还让你这狗东西沾便宜。

跑到山坳子那边,王银花被乌嘴吓得不轻,身上都流汗了,粘在大白胸上,都能看清里面白嫩嫩的肉。

“梁子,吓死我了,你快把狗赶开,不然不把我咬死了。”

两人约好今天干事,王银花还打扮了一下,穿着黑纱领子衣,往里看模模糊糊的白身子,裤子是白sè的,紧绷着两条腿,把两片大腚提拉起来,一晃就是一片肉,一走就是一层浪。

“呵呵!银花婶子,乌嘴不咬你,我来咬你,还是拆开来咬。”

“啥意思!”

“咬拆开来就是口和交,使嘴的意思,就是你帮我含那玩意。”

王银花脸腾的红了一阵,又想到那晚被高粱拿那大玩意戳到喉咙里,心有余悸,脸上一阵发白。“梁子,你可慢点,那家伙太大了,放开了弄,还不把我给弄死了。”

“放心了,银花嫂子,这回我慢慢弄,你喊停了我就不往里戳。”高粱打着包票。

“嗯!那来吧。”王银花搓着衣角,等着高粱拉她去小砖屋干事。

高粱心里发苦,高晓晓还在里面呢,就是再憋不住,也不能当着高晓晓一个大姑娘的面把王银花给日了!何况还是自己妹妹呢?

“银花婶子,里面不行!”高粱挠挠头。

“咋了!”王银花脸上一阵暗。“有人在里面?”

高粱点点头。“晓晓在呢!”

“那咋干啊,干不了了。”王银花焦心啊,想弄下事怎么就那么难呢。“要不,我晚上再来。”

“晚上也不行,我叔叔和婶子今晚在家,晓晓今晚在这睡!”

“那咋办!”王银花垂着脑袋,有些丧气。

“梁子,要不!再等等,我明天再来。”王银花毕竟是女人,一出了岔子就容易慌乱,容易没底气,打起了退堂鼓。

高粱也是非常懊恼,为什么每次都是日到边上了,都还要再收回去,一次两次都算了,每次都闹这样,高粱的倔驴脾气犯了。

“娘的,不改了,就今天,今天就把事干了!”高粱语气坚定。

“真要弄啊!梁子,那也没办法啊,晓晓在里面呢,你当个姑娘家的面来搞,我……”

王银花是每天念想跟高粱把那事给办了,用那大家伙在里面倒腾,怎么舒服怎么弄。可她还是人,是女人,当着别人的面跟高粱疯了似的搞来搞去,她哪里做得来。

小砖屋是不能去了,高粱朝四周望去,光秃秃的山头,几颗小树苗还没个人高,连个遮掩的都没有。微微凉意的秋风,吹得龙湾水库皱着一层层水纹,湖中间一片寂静,小乌篷船静静的靠在岸边。

高粱眼前一亮,差点把这个给忘了。“银花婶子,咱们到小船上去日,把船划到水库中间,他娘的,谁也够不着,翻了天也没人管。”

王银花看到水库边上的乌篷船,宽也就两个人并排站,中间一截小棚子,遮不住人也抬不了头,心里面虽然很想弄,但是却有点不安稳。

主要王银花是被上次的事情吓怕了,虽然划到水库边上是谁也够不着,但真要干起来,两个人还是要光溜溜的顶着日头弄。高粱弄着弄着还不知道轻重,要是搞太厉害了,翻了船,不淹死人都要丢死人。

“梁子,不去船上,这要是弄翻了船,你会水没事,我就要喂鱼了。”

王银花后退一步,摇摇头不答应。

“银花婶子,我慢点弄,就是掉水了我也能把你捞上来。”

“不行不行!”王银花把头摇得更厉害。

高粱急了,驴脾气上来了,今天还非要日了不可。不过王银花的担心还是有点道理的,把船沉了还真要出大事,还得想个办法!

“梁子,实在不行,咱们明天再弄,我身子干净了,什么时候都行。我先回了!”

“回!回哪去!”

“回家啊?”

高粱的心尖子都要冒出来了,他想到了一个绝好的地方,那地方又不会给人看见,也很安全。

“银花婶子,我知道了,今天咱们日定了。”

“梁子,你说啥!”

“银花婶子,咱们上高粱地,高粱杆儿比人还高,往那里一钻,谁也看不见,走,咱们去那日。哈哈哈!”

高粱觉得他跟高粱地结缘了,跟王银花第一回就差点在这里面弄起来,要不过被那只猪搅坏了事。现在兜了一圈子又回来了,高粱觉得就该把王银花摁到高粱地里骑了。

之前那么多次没日上,就是留到今天的,这第一日,必须从高粱地里开始。

到了中秋,高粱叶子就有点发黄,饱满的穗花飘飘摇摇,再过一阵就能收了,到时候整个山坡子就像剃了头的癞子,光秃秃的。

“银花婶子,就这了,来吧。”高粱撕了一大把高粱叶子铺在地上,软软的,不撂人。

密实的高粱杆就像一堵墙,围得密不透风,从外面看不到里面,从里面冒着腰,能看见进来的人。

王银花心里踏实了,那股子要搞事的念想就像烧开了的水,闹腾个不停。

高粱把地上铺好,王银花两只手嗖嗖的就解扣子,黑纱衣被扒下来,里面还穿着肉sè的胸罩子,白花花的王银花四仰八叉的躺下去,还张开两条腿。

高粱坐在王银花一条腿上压下去,女人的身子软软的,就像压在棉花堆,那话儿顶在王银花肚子上,就像吹涨了的气球,马上翘上来。

猜你喜欢

  1. 情深小说
  2. 弃妇小说
  3. 前世今生小说
  4. 妻子小说
  • 情深小说
    情深小说

    龙王文学网情深专题频道为您推荐最好看的情深小说大全,打造情深小说排行榜,您可以方便的进行情深小说免费阅读。看情深小说,就上龙王文学网。

  • 在水一方
    在水一方

    作者:九浅一深

    穿越

  • 桂花香
    桂花香

    作者:南巷旧人

    都市

  • 上瘾
    上瘾

    作者:千秋岁

    玄幻

  • 明月几时有
    明月几时有

    作者:星火

    总裁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