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主页 > 小说库 > 军事 > 惹爱成瘾:老公,轻点咬

更新时间:2019-10-07 14:04:13

惹爱成瘾:老公,轻点咬 已完结

惹爱成瘾:老公,轻点咬

来源:微小宝作者:夜子颜雪分类:军事主角:湘颜陆战爵

小说简介:《惹爱成瘾:老公,轻点咬》是一部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情节与文笔俱佳的总裁豪门小说,作者是夜子颜雪,书名主角名是湘颜陆战爵,主要讲述“使手段和我发生关系了,想不负责任逃之夭夭?”湘颜被姐姐抢了三任男朋友,决定以牙还牙。  陆战爵,亚洲首富,京城第一少。邪恶,霸道,犹如恶魔一样的男人。  他勾着阴笑:“结婚,生孩子,赔偿一亿美元,选一个吧!”  湘颜:“不,我什么都不选!”  “我的第一次想这么算了?要么一万块一次,要么就等着坐牢!”...展开

已完结
本书评分:
1
5

《惹爱成瘾:老公,轻点咬》小说简介

《惹爱成瘾:老公,轻点咬》是一部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情节与文笔俱佳的总裁豪门小说,作者是夜子颜雪,书名主角名是湘颜陆战爵,主要讲述“使手段和我发生关系了,想不负责任逃之夭夭?”湘颜被姐姐抢了三任男朋友,决定以牙还牙。  陆战爵,亚洲首富,京城第一少。邪恶,霸道,犹如恶魔一样的男人。  他勾着阴笑:“结婚,生孩子,赔偿一亿美元,选一个吧!”  湘颜:“不,我什么都不选!”  “我的第一次想这么算了?要么一万块一次,要么就等着坐牢!”...

《惹爱成瘾:老公,轻点咬》 第20章:她算是个极品了 免费试读

他色眯眯的淫~笑,伸出手,想触碰湘颜的小脸蛋。

湘颜忍到了极点。

被乔亦函激怒,李宏奥还凑上来,实在忍无可忍了。

双手举起冰桶,一股脑往李宏奥头上扣。

冰渣子和冰水哗啦啦的从他身上倒下来,冰水浇了他一身。

李宏奥怒的,双手搬冰桶大骂:“贱货,你居然敢用桶砸我。”

他碰到冰桶边缘,想揭开冰桶。

湘颜抬脚往他两跨一踹,脚风凌厉。

啊……

李宏奥惨叫一声,双手捂着裤裆。

湘颜再一脚踢中他肚子,力很大,门被踹的咚一声闷响。

他哀嚎一声,靠着门倒在地上,冰桶从他脑袋上脱出来。

这一套动作太快了,猝不及防。

整个房间都惊愕,静的没人说话,全部看着门口。

乔亦函都顿住。

湘颜回头,眼神狠绝的扫视房间众人,最后视线落在乔亦函脸上。

语气阴狠道:“谁~他~妈~的都别惹我!”

把拦路的李宏奥大力的踹到一旁,打开门,捡起桶背影挺直走出去。

身后,是倒地李宏奥歇斯底里的咒骂声。

房间里几个男人赶紧把他给扶起来。

祁风揉了揉太阳穴,他没记错的话,这个服务员是乔安安介绍来的,说是同学,好姐妹,最近家里困难要出来打工。

否者普通的服务员,要陪客人喝几杯,他也不是不允。

明显,乔亦函也认识她。

李宏奥扶起来后,骂骂咧咧的,说一定要宰了湘颜,要杀了她……

祁风赶紧安抚他。

望向门口,寻乔亦函时,却不见他踪影。

……

湘颜放下冰桶,走到走廊尽头,站在吸烟区的露天阳台上。

淮市夜景,灯火通明,霓虹灯璀璨。

心情郁闷焦躁!

一天之内丢两个工作,做什么都不行,什么都不顺。

尤其刚才乔亦函对她的态度,真特么的窝火,气的她肺都炸了。

她到底做错了什么?

他要这么对待她!

怎么办?

已经没钱了啊!

“徐湘颜,你到底在矫情什么?刚才那情况,喝一杯又怎么样!”

“现在好了,唯一一个工作都丢了,啊……怎么办!”

脚踹围栏,手不停的拍打栏杆,骂自己太冲动。

母亲自小对她期望甚高,从小培养想她将来大有出息,她不想沦落到陪客人喝酒的地步。

这是她最后死守的底线。

工作没了,再找就是!

可,上哪里去找!

唉,烦死了!

“徐湘颜,在这样你会饿死街头的!”

湘颜陷入无限懊恼模式时,身后一声女声喊:“湘颜。”

湘颜回头,是同一楼层的服务员。

“主管叫你去看五号VIP,那间包厢开了。”

主管没说开除她?

还让她去看包厢?

湘颜错愕了。

“去茶水厅端茶,给客人送去。”

“哦!”

茶水厅端茶时,遇到主管了,告诉她李宏奥那间KTV不用去,其他服务员负责。

她负责五号那间就可以。

端茶进五号,里面灯管关掉了,很暗,看不清楚。

放的是轻音乐,很抒情。

她走近去,把茶水放在茶几上,抬头,愕然发现坐在沙发正中的是乔亦函。

他双腿交叠,一派矜贵,向来温柔的眉眼,带着难掩的厌恶和蔑视。

他语气薄凉道:“说吧……徐湘颜?”

说什么?

湘颜拿着托盘站直,看他,等他接下来的话。

“徐湘颜,你到底还怎么样,才肯在我的视线里消失……”

湘颜笑了。

原来是因为这个,他刻意开了一间包厢,让自己端茶进来。

超级VIP消费可不低呢。

这间包厢,最低消费标准,两万八千八……

用这么一大笔钱,为了就听他这番话?

瞬间,湘颜觉得自己以前是瞎了眼,从小到大,跟他在一起这么。

四年过去了,他还是这样厌恶她,想着办法躲避她。跟他当时出国前的三个月一样!

不,还要过分,毕竟那时他没侮辱她。

看见湘颜不说话。

乔亦函态度更恶略道:“开个价吧,陆战爵不是很有钱吗?会让你在这里工作,还是他玩腻你了,想换新的口味甩了你?”

“又或者陆战爵满足不了你。才来夜店的……”

湘颜一下恼拿起桌上的水杯。

哗啦……

愤怒的往乔亦函脸上泼去。

她眼睛血红,咬着牙根,硬生生眼里的泪逼回去。

“乔亦函,我告诉你,不要这副口气跟我说话,我徐湘颜扪心自问,从来没有对不起你。”

乔亦函眼角微垂,将桌子纸巾拿过来,拭着脸上渗出的茶水。

平日里,温润如玉,身姿清隽的男人,面对湘颜时,却残忍的可怕。

“徐湘颜,你可真贱,四年前我就跟你说,我们分手了!现在刚回来,一天两次你就迫不及待的出现在我面前,不要在我面前装蒜了,说吧,开出一个让你满意的价格,以后离我远点。看见你,我怕脏了眼!”

湘颜深呼吸,闭眼。

强迫自己别哭,不生气。

淡定……

可是一睁开眼,眼泪水就要溢出来。

转身,泪直往脸上淌,舌尖舔了舔,咸的苦涩。

她清了清声音。

声音平静,听不出半点哀伤,尽管脸上,已泪流满面。

“我不会在出现你面前,但,淮市说大不大,说小不小,以后路上碰见,就装作不认识吧,还有,乔亦函,你今天记住这段话,这辈子你别后悔……”

回湘颜的是,乔亦函的嗤笑声。

恍如刚才她所说的话,就是个笑话。

“徐湘颜,你管好你自己,别在我面前出现。”

……

陆战爵进行简单的包扎后,下午召开记者招待会,宣布取消和乔氏合作的消息。

淮市商界哗然。

合资项目超过了一百亿元,属于淮市五年规划的一大计划。

他又抛出橄榄枝,会寻找淮市其他有实力的公司进行合作。

多家公司雀雀欲试。

整个记者招待会,陆战爵手一直在淌血,没止住。

结束后,承德第一时间把陆战爵送到医院。

在医院清理伤口,进行缝合手术,输血,吃清淡的晚餐。

出院,已经八点半了。

陆战爵站医院门口,回头看了眼三楼湘颜翻窗户那间病房。

薄唇莫名其妙的邪笑,问承德:“湘颜呢?”

猜你喜欢

  1. 女上司小说
  2. 虐恋情深小说
  3. 男神小说
  4. 女仆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