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主页 > 小说库 > 言情 > 韶华为君心,春香暖不知

更新时间:2019-10-08 12:57:05

韶华为君心,春香暖不知 连载中

韶华为君心,春香暖不知

来源:掌文作者:爱倾城分类:言情主角:南宫夜李晓婉

小说简介:《韶华为君心,春香暖不知》是爱倾城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主角南宫夜李晓婉,书中主要讲述了前世她辅佐心爱的人,登上帝位,但是却遭遇心爱之人背叛,挖心挖眼,重生到了5年前,父母尚在她也还没出嫁踩渣男,打渣女,开挂人生就此崛起,报仇雪恨,却不小心惹上了一个绝美王爷,声称"本王,要色有色,要钱有钱!最主要还懂得宠女人"追的她步步沦陷。...展开

连载中
本书评分:
1
5

《韶华为君心,春香暖不知》小说简介

《韶华为君心,春香暖不知》是爱倾城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主角南宫夜李晓婉,书中主要讲述了前世她辅佐心爱的人,登上帝位,但是却遭遇心爱之人背叛,挖心挖眼,重生到了5年前,父母尚在她也还没出嫁踩渣男,打渣女,开挂人生就此崛起,报仇雪恨,却不小心惹上了一个绝美王爷,声称"本王,要色有色,要钱有钱!最主要还懂得宠女人"追的她步步沦陷。...

《韶华为君心,春香暖不知》 第一章重生 免费试读

"婉儿,你愿意用娘的画?"阮笙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眸底潋着惊喜的波纹,定定的看着李晓婉。

阮笙当然知道,老夫人今日要检查各房姑娘的课业。阮笙更知道,李晓婉的画作是拿不出手的,所以暗地里帮她画了一副《百花图》交差。可李晓婉嫌弃她,说她出身寒微,她画的画不配给她用。

为此,阮笙暗暗伤心了许久。

"是女儿之前不懂事,让娘伤心了。还请娘借《西施浣纱图》给女儿一用。"看着阮笙受宠若惊的眉眼,李晓婉更是愧疚,上来轻握着阮笙的手道。

她话未落尽,阮笙眉梢却是浮起担忧,"婉儿,不是娘不愿意给你,只是以你现在的水准是画不出《西施浣纱图》这样的作品的。万一老夫人看出来,你岂不是……不如,就用娘给你准备的《百花图》吧,我特地临摹了你往日的画风所作的,老夫人定看不出来。"

"娘。"看着阮笙处处在为自己着想,李晓婉不禁红了眼眶。想起自己前世那样待她,李晓婉恨毒了自己。

但是,今生不会了,再也不会了。

"娘你放心,女儿自有主意,定不会有事儿的。"

见李晓婉坚持,阮笙也只好应下她,转身将那幅《西施浣纱图》拿出来放到她手里,"好吧,万一真出了意外,你只管说是慌忙拿错了。任何错处,只管往娘身上推。"

"谢谢娘亲。"李晓婉吸了吸鼻子,声音略带哽咽,几番克制才是没让自己落下眼泪。

若是李晓婉没有记错,今日家里会来一位贵客,昌平侯府的五夫人闵氏。这位闵夫人,乃是昌平侯幼弟的正室夫人,平日里最是喜欢帮人牵红线。因而各家有嫁女娶媳的,多找她参详。

今日她去神树祠参拜回府路过李家,顺便登门。李家各房的姑娘们皆是未许婆家,老夫人对闵夫人的到来甚是欢迎。所以,即便老夫人看出来李晓婉的画有假,为着李家颜面,也不会当着闵夫人的面揭穿。

但是别人会不会揭穿,李晓婉可就保不齐了。

"二小姐,您好了没有,让老夫人等急了,仔细你又得挨罚了。"早在门口候着的清风阁大丫鬟绿袖没了耐性,高声催促起来,最后索性径直推门走到房里来。

"我说二小姐,你便是将整间屋子翻过来,你也没哪张字画是能入眼的。左右不过是给大小姐作陪衬,哪张还不是一样。"脱口而出时,她蜿蜒的柳眉促狭着浓郁的轻嘲,语气更是乖张。

"没大没小的狗东西,谁给你的胆子敢与本小姐这般说话。"绿袖是李柒月娘俩安插自己跟前的眼线,李晓婉一清二楚。想起清风阁那场大火是她放的,李晓婉怒从心起,恨不得当即上去结果了她。但为大局,李晓婉生生忍住,只是抬手朝她脸上甩去一巴掌。

绿袖被李晓婉打的懵了,捧着发疼的脸扬眉瞪着李晓婉,"二小姐,你怎么敢?你,你居然敢打我?"

"打你还要挑日子么?怎么,你一个小小的奴婢,我还打不得了?"冷眼瞟过绿袖满脸气冲冲的模样,李晓婉颇为不屑的启唇。

"瞧你这趾高气昂的模样,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你是小姐,我是丫鬟呢。"

李晓婉这话说的可就是重了,大户人家最忌讳奴才僭越欺主,若是传到老太太耳中,便是不打死她,也是留她不得的。

绿袖慌忙"噗通"下跪到李晓婉跟前,"小姐息怒,奴婢因为着急小姐,才会口不择言的,还请小姐莫要怪罪奴婢。"

"知错就好,自个儿去院里跪着吧,今日就不用你跟在本小姐身边了。小茜,就由你陪我去祖母处。"看都不看绿袖一眼,李晓婉将她打发出去,转头看向方才一直在床边伺候自己的小茜。

"小姐,这天这般冷,奴婢,奴婢……"听到李晓婉罚自己去院里跪着,绿袖脸都青了。

李晓婉都没等她把话说完,不悦的打断她:"怎么,不想跪,那拉下去打个二十杖板子得了。"

"小姐,奴婢可是三夫人特地指过来服侍小姐的,小姐不能这样待奴婢。"绿袖立马就慌了,搬出自己的靠山。

宛若是以前的李晓婉,定是要叫她给唬住的,可惜,今时不同往日。

"你这个不知好歹的东西,自己做错事情,竟然还敢将三婶搬出来压我。得得得,我这便去祖母跟前将事情说个明白,你这样的奴才我也是使唤不起了。我看到时候三婶是为了你来斥责我这个李家正经的小姐,还是为了我发落了你。"李晓婉凛起脸色,一巴掌拍到案上。

绿袖被吓的脸上没了血色,哪里还敢多说什么,"小姐息怒,奴婢这就出去跪着,这就出去跪着。"

说完,用眼角的余光恨恨的瞟过李晓婉,才是起身出去。她可是三夫人专门放到李晓婉房里的眼线,若是被赶出去,三夫人还不得扒了她的皮。

"婉儿!"阮笙虽然性子柔婉,但很多事情也看的明白,今日李晓婉如此大张旗鼓的处罚绿袖,她担心三房会为难她。

要知道,三房的夫人蒋氏乃是老夫人的娘家侄女,一直主持这家中中馈,很是得老夫人欢心。

"那绿袖虽然不懂事,但她好歹是你三婶拨过来的人,你如此……"

"娘且放心,左右不过一个奴才罢了,惹不出什么风浪来。再说,也没有哪家小姐要受奴才气的道理。"李晓婉知道阮笙担心什么,握着她的手浅浅笑出声。

今日她就是故意收拾绿袖的,她就是要让绿袖对她生恨,如此绿袖定会在李柒月母女跟前添油加醋。只要她们出手了,她的机会也就来了。

而这只是开始,她不过先讨些利息罢了。

瞧着时辰着实不早,李晓婉不敢再耽搁,领着小茜匆匆往安寿堂走去。绿袖跪在院里,看着李晓婉的背影,怨毒的目光恨不得在李晓婉身上剜出几个窟窿。

猜你喜欢

  1. 扮猪吃虎小说
  2. 暴君小说
  3. 报复小说
  4. 白领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