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主页 > 小说库 > 军事 > 域外归来我最强

更新时间:2019-10-09 09:53:32

域外归来我最强 已完结

域外归来我最强

来源:掌文作者:我家有个小光头分类:军事主角:苏河夏雨柔

小说简介:新书推荐,书名《域外归来我最强》,是我家有个小光头写的一本都市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苏河夏雨柔,我曾执掌一域星河,异域称尊,重生回来,竟然有人和我抢老婆……...展开

已完结
本书评分:
1
5

《域外归来我最强》小说简介

新书推荐,书名《域外归来我最强》,是我家有个小光头写的一本都市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苏河夏雨柔,我曾执掌一域星河,异域称尊,重生回来,竟然有人和我抢老婆……...

《域外归来我最强》 第一章 天尊归来 免费试读

"放开雨柔,你们这是干什么?"

"天杀的,你们没良心啊!"

家门口,苏忠国死死的抱住一个光头大汉的腿,还有一中年妇女,用力搂住夏雨柔,不让几个染黄染绿的混子把夏雨柔拽上车。

大汉脑门油亮,脖子挂着大粗金链,凶神恶煞:"老不死的东西,你儿子还欠我们三十万,今天连本带息五十万。"

"欠债还钱天经地义,要么还钱,要么抓你儿媳妇抵利息~!"

说着用力抽腿,把苏忠国在地上拖行。

苏忠国死死抱住不撒手,悲愤不已,"我儿子一共就借了你们五十万,我们还了两套房还不够,你们不讲道理啊!"

"不要抓我儿媳,她是无辜的。"中年妇女老泪纵横。

"爸,妈!"

夏雨柔吓的浑身颤抖,俏脸发白。

这样的阵势,她感觉天都要塌下来了。

"老不死的,快点放开,否则别怪我狠!"大汉挣不开腿,大怒。

"我儿子的债我来还,雨柔还未过门,与这笔债无关,你们放了她。"苏忠国不松手。

"你来还?"

大汉脸上显现一抹讥讽,道:"你个老病秧子卖肾都没人要,你拿什么还,你们家值钱的就你家儿媳妇了,有煤老板愿意花十万买你儿媳妇一夜,可不由得你。"说完一脚踹在苏忠国肩膀上。

苏忠国痛嚎一声,却仍死死的抱住大汉的腿,不肯松手。

"你们也太嚣张了,小心警察来抓你!"

"当众抓人,还有没有王法了。"

有好心人看不下去了,出声指责,说话的是一个带着厚眼镜的退休老师。

"警察?"大汉怒眼瞪向他,威胁道:"你报一个警试试,看警察来了谁倒霉!"

"王法,我魏虎就是王法!"

退休老师被魏虎吓的后退两步,怯怯的还想说什么,却被一个青年急忙跑上来捂住他的嘴,青年点头哈腰的对魏虎道:"虎哥虎哥,我爹喝多了满嘴放屁,您别理他。"

说着便把他往后天拖,低声咒骂,"爹,你想害死我们啊。"

原本旁边还有几位想要帮腔的,一看这阵势,急忙闭了嘴。

魏虎的靠山据说是地下势力的大佬曹天雄,进出局子几十次,每次都关不过两天就出来了。

几个月前新湖区拆迁,一个钉子户被当街打死,就是他干的,是个沾染过人命的狠角色,凶名赫赫。

魏虎指着众人恶狠狠道:"都给老子听好了,谁要敢管这家子的闲事,就是与我魏虎为敌,别怪我狠!"

围观的人群被吓的畏缩几步,大气不敢喘,目光怜悯的看着这家人。

魏虎脸上更加得意,低头看了苏忠国一眼,眼中闪过一丝狠辣:"老不死的,最后一次警告你,松手!"

"你们这帮畜生,我跟你们拼了!"苏忠国悲愤不已,张口就咬在魏虎腿上。

魏虎吃痛,用力一脚踹在苏忠国肚子上,将他踢的身子弓起,滑出去四五步远,两眼翻白。

"老头子!"中年妇女一看,惊叫一声,扑倒在苏忠国旁边。

魏虎撩起裤腿一看,上面一个血红的牙印,顿时怒不可遏,"老不死东西,这是你找死!"

说完跑到车上抽出一根球棍,狠狠的朝苏忠国砸去。

"住手!"

一声尖叫。

魏虎球棍停在半空,缓缓转身。

叫喊的,是夏雨柔。

她泪眼如梭,痛苦道:"别伤害我爸,我跟你们走!"

魏虎愣了一下,收回球棍,冷笑一声:"早知如此,何必挣扎。"

见此,不少人纷纷摇头叹息。

"多好的姑娘,造孽呀。"

"这姑娘也是傻,长的俊俏又没过门,找一个有钱人多好,何苦替苏家小子背债。"

"那苏家小子很多天不见人,怕是跑了。"

……

"雨柔,是我们苏家对不起你。"中年妇女跪地,老泪纵横。

"妈,你快起来。"夏雨柔泣不成声。

她小时候是流浪孤儿,后被养父母收养,但没有血缘的养母对她只知一味压榨,从未得到过一丝一毫的爱。

是苏河父母见她可怜,时常接济她一些吃穿,又供养她上学,把她当半个女儿来看。

对她来说,夫家才是真正的家,苏忠国和高梅兰,才是自己的父母。

此番被掳,她已心存死志。

"嘿嘿,这就对了嘛。"

魏虎来到夏雨柔面前,"今晚好好把大老板伺候好了,说不定大老板一高兴,赏你个几十万,你就够钱还债了。"

"至于以后嘛,跟我,保你吃香的喝辣的,比你那个废物未婚夫强一万倍,哈哈哈!"

说完,魏虎目光热切的看着夏雨柔,伸手摸向她挺翘的臀,吓的夏雨柔急忙往后缩。

"把你的猪蹄子,给老子收回去!!"

突然,一声大吼,从人群外传来。

众人回头一看,缓缓让开了一条路。

苏河提着素饺,脸色阴沉如水。

若是在紫微星域,看见这一幕的人早就吓的魂飞魄散了。

天尊一怒,流血万里!

然而魏虎却丝毫没有这个觉悟,面露讥讽:"哟,我当是谁呢,原来是苏大才子。"

"苏河。"

夏雨柔看见苏河,美目一亮,但很快又暗淡了下去。

人回来了,可又能怎么样?

"苏大才子几日不见,还以为你跑了呢,凑到钱了?"魏虎叉着手道。

"钱,没有。"苏河摇头。

"没钱你还敢回来!"魏虎虎目一瞪,但很快,他又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一乐,"哦,我明白了,你是回来欢送你老婆去夜总会上班的,对不对?"

"哈哈哈哈……"

此话一出,顿时引得一众混子哈哈大笑。

"哎哟卧槽,还有这种极品!"

"笑死我了!"

"要不然整个欢送仪式算了!"

"……"

围观的人群一听,顿时纷纷摇头。

苏河深呼一口气,压制住心中的怒火,若不是怕吓到父母和夏雨柔,这些人此刻已经成为碎尸,道:"魏虎,你不就是要钱么,明天,我双倍还你。"

"双倍,我没听错吧?"魏虎顿住,眼中闪过一丝贪婪。

"听错,双倍。"苏河道,心中却道,就怕你没命拿。

"好,这可是你说的。"

魏虎窃喜,道:"明天一早我再来拿钱,你要是拿不出来,那你老婆可就不是陪大老板一夜了,而是要常驻夜总会了,嘿嘿。"

"我们走!"

言罢便带着一众混混上车扬长而去。

"逆子,逆子啊!"

苏忠国醒来,颤抖的指着苏河恨铁不成钢,"你疯了,你连五十万都拿不出来,你却要还他一百万,你是要把雨柔往绝路上逼吗?"

"儿子,你到底在干什么呀?"高梅兰也满脸不解。

夏雨柔美目更是透着绝望,苏河没变,一点都没变,惨笑道:"苏河,如果你是想要我去夜总会上班,你直说,我去。"

"我会帮你还清债务,然后我们两不相欠。"

说完,她抹着眼泪,去搀扶倒地的苏忠国。

苏忠国眼睛发红,指着苏河道:"雨柔,你不用管他,从今天开始,我苏忠国没有这个儿子,你去找你老板,和这件事撇清关系,他的债让他自己去背!"

"爸。"

夏雨柔摇了摇头,泪如雨下。

"爸,妈,雨柔,你们听我解释……"苏河没想到会造成这样的误会,急忙辩解。

然而话还没说完,就被刚才说话的退休老师抓住,质问:"我说苏河,你这样答应魏虎,你明天拿的出一百万吗?"

苏河皱眉,摇了摇头。

自己欠下的高利贷本就是林鸿和黑恶势力联手设下的圈套。

还钱绝不是苏河的选项。

"那你还答应还他一百万。"退休老师怒了,道:"你这孩子到底怎么回事,你这不是把雨柔往火坑里面推吗?"

旁人也纷纷气愤的指责。

"这孩子,真想让雨柔去夜总会上班啊?"

"多好的姑娘,你就是念她一分好,也不该这样。"

"……"

苏河眉头紧皱,却不好发怒,因为这些人是在为雨柔鸣不公。

这时候退休老师沉吟了一下,对苏忠国道:"我说忠国啊,你们留在这不是个事,赶紧跑吧,别再回来了。"

旁人一听,也纷纷附和。

苏忠国心中亮起一丝希望,点点头,为今之计,也确实只有这样了,不为儿子,也得为雨柔。

于是急忙在高梅兰和夏雨柔的搀扶下起来,回屋收拾东西。

苏河默然,没有急于阻止。

父母和雨柔都被吓坏了。

苏河缓缓转身,看向小区对面一条隐蔽的巷道,那里,停着一辆卡宴。

魏虎的金杯,就停在卡宴旁边。

林鸿!

苏河牙根一咬,心中怒念一声:"爆!"

……

卡宴车内。

魏虎谄媚的对林鸿道:"林老板,您看这样,还满意不?"

林鸿放下望远镜,笑笑,而后毫无征兆的扬起巴掌打在魏虎脸上,在上面留下一个五指印。

魏虎的媚笑僵在脸上,"林老板,你……"

"夏雨柔是我的猎物,你也敢伸手去摸?"林鸿眼神泛冷。

此前在警局,夏雨柔明显未屈服,所以他找到魏虎,打算给苏河加点料,彻底把夏雨柔逼入绝境,这样夏雨柔才会心甘情愿任自己采摘。

"对不起,小的一时没忍住,但……小的发誓,没摸到。"魏虎诚惶诚恐,急忙道。

"你该庆幸没摸到,否则你伸哪只手,我就剁哪只。"林鸿脸上闪过一丝狠厉。

"是是。"魏虎捂着脸点头如捣蒜,丝毫不敢冒犯。

顿了顿,他又恭敬道:"林老板,那苏河刚刚夸下海口明天还一百万,您看……"

"那就让他还呗,还不上就打断他三条腿。"林鸿冷冷一笑。

魏虎急忙颔首,"您放心,妥妥的。"又说了几句,他接过林鸿递过去的一个装钱的纸袋,开门离去。

林鸿唇角含笑,道:"夏雨柔啊夏雨柔,这回你也该屈服了吧?"

这时候电话响起,林鸿滑开接听键,夏丽丽的娇滴滴的声音传来:"亲爱的,人家已经洗白白了,你快点来嘛。"

"别着急,我正在你姐家门口呢。"林鸿毫不掩饰。

"我姐我姐,你不会是喜欢上我姐了吧?"夏丽丽不满的声音传来。

林鸿脸上闪过一丝恼怒,嘴上却道:"怎么会呢,我爱的是你,你姐不过是给我们生孩子的工具而已。"

"这还差不多,那个碍事的废物呢?"

"呵,怕是没几天好活了。"

说着,他拿起望远镜望向苏家所在的地方,却正好对上苏河冷峻的脸。

没来由的,他突然心底一寒。

"嘭!"

下一刻,车内的安全气囊毫无征兆的炸开。

碎片连带气囊狠狠的怼在林鸿脸上。

"啊!!我的眼睛!"

"亲爱的,你怎么了……"

这是在警局门口,苏河早就布下的一道气机。

既然不能让仇人死的太痛快,那就先收点利息。

猜你喜欢

  1. 案件小说
  2. 暗杀小说
  3. 爱恨情仇小说
  4. 宝宝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