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主页 > 小说库 > 言情 > 第一女婿

更新时间:2019-10-09 12:54:37

第一女婿 连载中

第一女婿

来源:掌文作者:不戒大师分类:言情主角:方寒杨落落

小说简介:《第一女婿》是不戒大师最新写的一本都市类型的小说,主角方寒杨落落,书中主要讲述了从小孤儿,为救好友,做了上门女婿。懦弱,胆小,岳父岳母看不起他,妻子愿意嫁给仅仅是为了讨个耳朵清净。可某天醒来,他突然发现这个图书馆管理员也能很牛逼!...展开

连载中
本书评分:
1
5

《第一女婿》小说简介

《第一女婿》是不戒大师最新写的一本都市类型的小说,主角方寒杨落落,书中主要讲述了从小孤儿,为救好友,做了上门女婿。懦弱,胆小,岳父岳母看不起他,妻子愿意嫁给仅仅是为了讨个耳朵清净。可某天醒来,他突然发现这个图书馆管理员也能很牛逼!...

《第一女婿》 1.废物女婿 免费试读

果然有效果!

方寒心中一喜,微微的松了一口气,这个太乙神针果然有用,当即顾不得其他,按照自己知道的继续在其他的几处大穴扎了下去。

手法老练,认穴迅速,出手毫不犹豫,要是方寒说自己针灸十年绝对不会有人会怀疑。

五分钟,方寒的脸色开始慢慢的变的苍白,额头上渗出滴滴汗珠,看起来很是疲惫,这几分钟他确定了自己没错,聚集全部心神,不停的出针、收针,消耗很大。

这太乙神针是一个极其耗损精力和体力的活,用的都是巧劲,速度又快,还要根据每道穴位的不同,巧劲也不同。

"方寒,你擦擦汗吧。"在旁边的王悦悦已经没有了开始的叽叽喳喳不耐烦的情绪,被方寒的情绪感染,抽出了一张纸巾递给他。

"好的谢谢。"方寒看着血已经止住了,慢慢的收起银针,有些气喘吁吁的,接过纸巾擦了擦脸上的汗水。

这还是最简单的止血针法,想不到就这么累。

"苏老师,落落的血止住了。"王悦悦在后面开心的说的。

在前面专心开车的苏梦妮原本听到王悦悦说给方寒纸巾擦汗就感觉有点诧异,这下听到了血止住了,一下子在路边停车,连忙下车到了后面检查了一下。

"你什么时候学会针灸的?"苏梦妮确认了一下,杨落落的伤口确实已经不再流血了,这基本等于保住了她的生机,有些惊讶的抬头看了一下方寒道。

"我就从图书馆中的一些书中看到的。"方寒无法解释自己脑海中的那诡异的情况,只能选择另外一个理由。

方寒知道,要是自己和他们说自己脑海中突然出现了太乙神针,绝对会给当傻子来看待。

"这次是你侥幸,下次千万不要再胡乱扎针了,出了事,你负不起这个责任。"这车里还有王悦悦在,苏梦妮就简单的叮嘱了一下,继续开车朝医院方向开去。

到了医院,那边已经得到了消息,杨落落的父母也在,很快接了过去,送到了急诊室。

之后杨落落父母对着苏梦妮一脸感激的说的:"多谢苏老师,还好有你在,不然我们家落落就……"

说这,杨落落母亲眼泪就止不住流了下来。

"老杨,你可要好好的感谢苏老师。"

"嗯嗯,苏老师,这次多亏你了,刚才医生说要是没您在现场止住血了,这后果不堪设想。"杨落落的父母四十来岁,穿着大方得体,一副成功人士的模样。

"这次也不是我一个人的功劳,落落是我的学生,这是我应该做的,我还有事就先走了。"苏梦妮脸色有点不自然,不给他们说话的机会,转身就走了。

大家都知道苏梦妮结婚了,只是没几个人知道是方寒,这个时候有外人在,苏梦妮给了方寒一个眼神就自己先离开了。

至于方寒,肯定他自己坐车回去,他在这里没有存在感,苏梦妮走了,他也悄悄的准备离开。

"杨落落的病人家属在吗?"就在这时,传来了护士的喊声。

"我们是,我女儿怎么了?"杨落落的父母连忙上前。

"情况有点不乐观,病人的伤口处有着几条主动脉,现在需要立刻手术,不然很危险。"护士严肃的说的。

"那就立刻手术啊。"杨落落母亲着急的说的。

"护士,这个手术是不是有危险?"杨落落的夫妻杨建国皱了一下眉头,听出了这个护士的语气,道。

"您还是跟我来主任办公室吧。"

到了主任办公室。

"原来是杨总,杨总您好,您好。"吴主任一见是杨建国立马热情的上前握手道。

杨建国所创的公司是本市民营企业中的明显企业,身价不凡,护士不认识他。这个主任经常关注这些,一眼就认出来了。

"吴主任,不用客气,我女儿的情况到底怎么样?"杨建国着急的问道。

吴主任皱着眉头,叹了一口气,本来杨建国这样的人物亲人在他手上得救了,那觉得是一个大机遇,可惜。

"令千金的伤势有点复杂,要把断裂的几处动脉重新衔接上,取出里面的铁片。"

"只是在这个过程中,需要重新开颅,人的大脑是最为复杂的一个器官,特别是她伤的地方,有两块碎片在其中,开颅会开的很深,这也造成了止血就更加复杂了,按照我们以往的案例,手术成功率只有三成……"越是对这样的大佬,病情一定要说清楚,还要说的很保守,不然出了问题,谁也承担不起。

"只有三成,我可怜的落落,怎么会这样?"杨落落的母亲听到这个消息,顿时悲从心来,泪流满脸,浑身一软,瘫坐在椅子上。

"吴主任,有没有其他什么方法,只要能够救活我的女儿,我什么都愿意。"杨建国听到这个消息,脸色很难看,紧紧的拳头,饶他纵横商场多年,此刻面对这个消息也很难掩饰自己的痛苦。

"杨先生,我们一定会尽最大的努力,本院已经成立的救援专家小组,都是本市最顶级的手术专家,但是这个手术结果我们很难保证。"吴主任面对杨建国的气场,还是有点紧张。

"吴主任,如果手术失败的话,会是什么结果?"

"轻则经脉无法连接,自此失去对下身控制,也就是下半身瘫痪,重则,重则瞬间脑死亡……"

下半身瘫痪,脑死亡,这一个一个字眼刺激着杨落落父母的神经,这个办公室里面还有其他几个医生,现在都大气不敢出,等着杨建国的决定。

"我命苦的落落,那么聪明伶俐,脾气又好,为什么要遭这样的罪,为什么?"杨落落的母亲趴在杨建国的肩膀,痛哭着。

"真的没有办法了吗?"杨建国声音都颤抖了几分,中年得女,从小把女儿宠上了天,别说妻子接受不了这个事实,他也是苦苦撑着。

"病人的情况现在比较危险,如果在两个小时内不能进行手术,那几处经脉就会彻底坏死,到时候就算手术也……"

不进行手术两个小时候之后杨落落就会瘫痪,可进行手术成功率只有三成。

"那个,是不是只要能够止血就可以了?"王悦悦是杨落落最好的朋友,和杨建国他们都很熟悉,刚才也没着急离开一直跟着他们。

"是的,只要能够止血就行,可在脑部开颅那么深的位置我们真的不能百分百保证。"杨落落的头部是被招牌从天而降砸中,特别是其中一块铁片直接进入她的脑部,没当场死亡已经是万幸了,这也是为什么苏梦妮医术不错也没能止住血。

"那,那你们看看这个。"王悦悦拿出自己的手机,点开了刚才自己的录像交给了吴主任。

一分钟后!

"这!!这怎么可能!"吴主任一向稳重此刻也叫了起来:"快,快,去找薛老过来,这是中医,他最拿手,或许真的有机会。"

"小姑娘,这人是谁?"说完拿着手机着急的对着王悦悦问道。

"这是我的同学,刚才在路上就是他帮落落止血的。"王悦悦道。

杨建国眼中一亮,心生希翼:"悦悦,他在哪?赶快让他来啊。"

"他,他刚走,"王悦悦这才想起,刚才方寒已经走了。

"什么叫他来,你还不赶快去请!要是落落有什么三长两短的,我也死了算了。"杨落落母亲在旁边说的。

"对对,对,悦悦你知道他的联系方式吗?我现在去接他。"杨建国着急的说的。

………………

方寒,身上只有几十块钱,舍不得打车,转了两趟地铁才回到家中。

打开了家门,发现岳父岳母都坐在客厅中。

"舍得回来了?我还以为要我去接你回来呢!"吴雪梅冷哼一声道。

"厨房里面还有饭菜,你去吃点吧。"岳父苏大强叹了一气,道。

苏大强是徽安中医大学的老牌教授了,温文尔雅,平时都是和和气气的,但一想到自己这个窝囊的女婿,心中也是气不打一处来。

"吃什么吃?不是很能耐吗?说他几句就夜不归宿了,有本事你走啊!别住家里啊,哼。"吴雪梅和苏大强两人不住这里,今天来估计也是因为苏梦妮已经拿到了录取通知书了。

说完,拉着脸去了苏梦妮的房间。

猜你喜欢

  1. 萌娃小说
  2. 末日小说
  3. 末世小说
  4. 魔法师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