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主页 > 小说库 > 耽美 > 王婿

更新时间:2019-10-12 13:14:43

王婿 连载中

王婿

来源:掌文作者:老牌红双喜分类:耽美主角:张琼程锦秀

小说简介:《王婿》是一部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情节与文笔俱佳的都市小说,作者是老牌红双喜,书名主角名是张琼程锦秀,主要讲述上门女婿都有一段屈辱史,不想一辈子被人当废物,那就爬起来抬头看天。让所有人知道,你才是王。……张琼武功卓绝,医术超群,左手杀人剑,右手救命针,要你死,要你活,全在一念之间。...展开

连载中
本书评分:
1
5

《王婿》小说简介

《王婿》是一部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情节与文笔俱佳的都市小说,作者是老牌红双喜,书名主角名是张琼程锦秀,主要讲述上门女婿都有一段屈辱史,不想一辈子被人当废物,那就爬起来抬头看天。让所有人知道,你才是王。……张琼武功卓绝,医术超群,左手杀人剑,右手救命针,要你死,要你活,全在一念之间。...

《王婿》 第一章:别叫我看门狗 免费试读

张琼眉头一紧,对程锦秀还是多少有些抵触,轻轻将程锦秀的嫩手掰开,然后走进家门,还随手把大门给关上。

"张琼……"

"张琼……你干什么?"

程锦秀猛拍了两下门,急得火烧眉毛,他今天的态度到底是怎么了?为什么对自己如此冷淡?

平时她也没少骂张琼,日子过得苦,嘴上难免碎念,工作上不顺心也会拿他当出气筒。

可也没见他真正生气过,总一副笑呵呵的样子。程锦秀总是觉得张琼不对劲,可又说不上来。

张琼……怎么突然变强壮了?

"这个窝囊废,能成的事儿一件没有,净瞎添乱。得罪了鄂老板,我们一家子都得吃不了兜着走。"

李萍喘了两口气,从口袋里掏出钥匙,插进去扭也扭不动。

"他……他还把门反锁了,他想干吗呀?"

程锦秀母女心里七上八下的,萌生一股不安的情绪。

张琼缓缓走进客厅,里面人不多,就四个人。

坐在客厅沙发上的中年男子,留一圈黑白参差的胡须,嘴里叼一根粗大的雪茄,双目锐利如鹰,不怒而威。一只脚架在茶几上,正打量着闯进来的赵英。

鄂祥辉,在东海背景深厚的大老板,房地产大鳄之一,现在也是程家最大的债主。

据说此人黑白两道都吃得很开,做事雷厉风行,产业规模甚至超过程家巅峰时期的好几倍,现在就更别提了。

在程家最危难的时候,他曾借给程家一大笔钱周转,当然利息也是不低。张琼那老丈人原以为能盘活工厂,可后面越陷越深,以至于无力偿还。

旁边站着三人,一个西装革履,尖脸猴腮的磕碜模样。

另有两人却是一身黑色皮衣,一壮一瘦,应该是鄂祥辉的保镖。

"老程他人呢?让他别躲了,是男人就出来面对,别让孤儿寡母的在这儿受罪。"

张琼眼中闪了闪,老丈人程康平时有债主上门,也都十分笃定,一言一行不失为一个企业家的风范。

唯独今天这鄂祥辉上门,让他宁愿撕掉最后一层脸皮也得出去躲躲。

可见鄂祥辉的手段狠厉是出了名。

"鄂老板,我是程家的女婿张琼,目前程家确实没有偿还债务的能力,但是我们一家人都会尽力想办法。请你再给我三天时间,三天之后,我一定给你一个满意的交待。"

张琼镇定自若,不紧不慢地说着。

虽然他已经恢复了修为,可毕竟不是财神爷,不可能点石成金,一下子把程家几千万的债务给还了。

时间!

这是张琼需要争取的东西。

鄂祥辉吐了口烟,目光一沉,以他数十年阅人的眼力,眼前这小子还算有种,普通人见到这种阵仗,早给吓尿了。而且刚才看他把门锁上,就是不希望牵连到程家母女,还是个有担当的男人。

老程啊老程,有女婿如此,你他娘的值了!

但仅凭这些,还不够资格跟他鄂祥辉讨价还价。

"你算什么东西,在这儿有你说话的份吗?"鄂祥辉倒没开口,反而是他身旁那个尖嘴猴腮脸的薛经理张口骂了一句。

张琼微怒,双拳稍稍一握,一股气劲已经憋在身体周围。

今天免不了动手,先礼后兵吧,实在说不动那就打。拼拳头他现在是不惧怕任何人。

其实他锁门还有一层意思,主要是不希望被程锦秀和李萍见到自己的身手。

此时鄂祥辉将茶几上的一条腿放下,就这么一个简单的动作却显得相当吃力,需要旁边的一名保镖帮忙抬脚。随后他抓起旁边的龙头檀木拐杖,一瘸一拐地走了两步。

"当年程家工厂出事儿的时候,我让老程直接把烂摊子撂给我,他不肯。时至今日,我也屡次帮助老程,我的人三番两次上门,老程是今天给八千,明天给一万,愣是把我当成要饭的了。我看这笔烂账,他是准备赖到猴年马月了。"

鄂祥辉说着,眼中闪过一丝狠劲。

意思已经很明白了,今天是给程家的最后期限,不一次性还清债务,门外边那些个红油,全都得往程家这里招呼。

……

门外的程家母女惶恐不安,程锦秀在门口来回踱着步子,再怎么着张琼也是自己的丈夫,鄂老板如此强势,这个窝囊废老公还不被欺负死?

"妈,你说鄂老板会不会对张琼动手啊?里面一点动静都没有,该不会已经……"

程锦秀眼里都是荧闪闪的泪光,看得李萍那个心疼啊!赶紧上来用袖子擦擦宝贝女儿的眼泪。

"宝贝,别难过,这窝囊废自己要强出头,咱们不是没拦着他。"李萍越想越气,没本事你就装孙子,没那金刚钻别揽那瓷器活。

"要是这窝囊废被鄂老板打断了腿,看我不撵他出门,咱们程家已经够苦了,不能让我的宝贝女儿下半辈子再受委屈。"

李萍也哭了,却不是因为担心张琼,是嫌弃他太没用,让自己的女儿遭罪了。

……

客厅里,张琼在鄂祥辉面前丝毫没有露怯,反而是笑了笑,指着门口那些拿红油的手下。

"鄂老板,想不到你这种地位的大人物,也需要动用流氓地痞一般的催债手段?"

鄂祥辉额头上的筋冒了一下。

"我看你是活腻味了,敢这么跟我们老板说话。"薛经理登鼻子上脸,凶着脸看向张琼。

张琼没理会这猴脸,对鄂祥辉说道:"我爸当年不把工厂卖给你,是因为你想把工厂拆了盖房子。当时工厂里还有百十号工人,总不能让这些在程家辛劳半辈子的老伙计丢了饭碗吧!我爸这么做,是讲情义。"

张琼上门之后,在工厂里帮忙,对老丈人的想法,以及当时的情况十分了解。

鄂祥辉默默嘬了口烟,这话说中了他的心声。

所谓无商不奸,他不可能平白无故地接手程家已经不景气的工厂。这些年闯荡东海市,他深知地产这块才是肥得流油的大买卖,其它生意都是扯淡。

不过近两年,由于一些大豪门的把持,竞争越来越激烈,他从上头拿地已经相当困难了。

程家那是一块优质地皮,他早就眼馋了,和老程交情不深,几面之缘而已。趁着程家的生意跌落谷底,正需要资金周转,于是借他三瓜两枣的,到时候就能用芝麻换个大西瓜。厂房拿到手之后直接拆了盖商品房,又能暴利一把。

至于那些工人会不会砸了饭碗,他才懒得理。

如意算盘本来打得精妙,没想到程家破产之后,地皮却被上边收走抵债了。

这才是鄂祥辉最恼怒的地方。

"这两年程家入不敷出,日子过得苦,每个月能及时还上八千一万,已经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了。鄂老板和我爸相识也有二十多年了,不该连三天时间都不能宽限吧!"

鄂祥辉转身,那浓眉牛眼直瞪着张琼,看了得有好几秒才缓缓坐下。

"小子,你哪怕说破了天也没用,我鄂祥辉做事,说一是一,说五不会有六。我这人念旧,多年交情,今天给老程三条路,要么把钱还了,要么,断他一只手……"

鄂祥辉淡淡说出了两条路,却是把眼睛闭上了。

第三条路是什么?

一旁的薛经理咧嘴一乐,晃着脑袋走到张琼面前。

"听说你还有个漂亮的小姨子,长得跟你老婆一样勾人,还在学校念书呢,要不拿她来抵债怎么样?我们鄂老板身边,有空姐,有明星,就差一个女学生虚席以待,怎么样,考虑考虑?"

薛经理说着,还满脸猥琐下流。

鄂祥辉摸着胡子,静候张琼的回答。

猜你喜欢

  1. 二婚小说
  2. 腹黑小说
  3. 废材小说
  4. 复仇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