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主页 > 小说库 > 仙侠 > 婚情不悔:靳少蜜宠妻

更新时间:2019-10-13 13:04:04

婚情不悔:靳少蜜宠妻 已完结

婚情不悔:靳少蜜宠妻

来源:微小宝作者:乌龟鹿分类:仙侠主角:靳司寒林嘉树

小说简介:《婚情不悔:靳少蜜宠妻》是乌龟鹿最新写的一本总裁豪门类型的小说,主角靳司寒林嘉树,书中主要讲述了靳司寒像是她十八岁那年刻在心头的朱砂痣,她原以为自己对他的感情大水淹不没,大火烧不毁,一纸离婚协议却轻易击碎她六年的等待与守候。他不遗余力的逼她离婚,可后来……深寒黑夜中,香榭大道街头落寞,又是谁站在华丽橱窗外,定定注视那件高定婚纱,想起那个与他有过两年婚姻的女人。一掷千金,买下她的作品。他步步为营编织了一个自以为完美的谎言,差点连他自己都快真的以为不爱那个叫林嘉树的女人,可终究输给隐忍克制了十四年的怦然心动……“我的情感反射弧那么长,害的我们错过那么久,如果你愿意,接下来的每分每秒,我不想与你虚度。” ——十八岁那年爱上的人,如果时间的水平线交叠,我们或许可以早一点相濡以沫。...展开

已完结
本书评分:
1
5

《婚情不悔:靳少蜜宠妻》小说简介

《婚情不悔:靳少蜜宠妻》是乌龟鹿最新写的一本总裁豪门类型的小说,主角靳司寒林嘉树,书中主要讲述了靳司寒像是她十八岁那年刻在心头的朱砂痣,她原以为自己对他的感情大水淹不没,大火烧不毁,一纸离婚协议却轻易击碎她六年的等待与守候。他不遗余力的逼她离婚,可后来……深寒黑夜中,香榭大道街头落寞,又是谁站在华丽橱窗外,定定注视那件高定婚纱,想起那个与他有过两年婚姻的女人。一掷千金,买下她的作品。他步步为营编织了一个自以为完美的谎言,差点连他自己都快真的以为不爱那个叫林嘉树的女人,可终究输给隐忍克制了十四年的怦然心动……“我的情感反射弧那么长,害的我们错过那么久,如果你愿意,接下来的每分每秒,我不想与你虚度。” ——十八岁那年爱上的人,如果时间的水平线交叠,我们或许可以早一点相濡以沫。...

《婚情不悔:靳少蜜宠妻》 第004章:林嘉树养的小白脸 免费试读

“你不就是想看我笑话?现在看够了?”

一路走出林家别墅,嘉树甩开被靳司寒桎梏着的手臂,嘲弄的盯着他反问。

靳司寒双手抄兜,低头有趣的打量着她,“你还有点儿自知之明。”

嘉树深吸口气,“我知道你对林嘉好没兴趣,你不过是想用她来刺激我,羞辱我,现在你的目的已经达到了,靳司寒,算我求你,别再折磨我了,放过我。”

“只要你同意离婚,我们彼此成全,就算是放过了。”

她紧皱着眉心,忍着右脸火辣辣的痛意和鼻间的酸涩,低头盯着脚尖,久久说出一句:“除了这件事,我做不到。”

离婚,嘉树不舍得……

面前这个冷漠的男人,是她爱了六年的男人,是她心头的那颗朱砂痣,是千山万水,全世界再也找不出第二个人能令她怦然心动,要她放手,她做不到。

而她对于靳司寒而言呢,或许就像是儿时黏在裤脚的一粟苍耳,麻烦黏人,甚至心生厌恶。

男人的身躯陡然逼近,危险气息喷薄在她耳边,用极其淡薄的语声开口:“那我们就这样耗着,看谁先耗不住。”

她以为死死守着这段婚姻,就能让他爱上她?呵,真是笑话!

既然她想玩这么无聊的游戏,他就陪她玩到底!

嘉树咽了口唾沫,被打的红肿的脸颊微微仰起,湿润水眸直视着他,“刚才为什么帮我?”

如果刚才不是他拉着她从宴会出来,她恐怕会真的被赵珍逼着道歉。

“你难道想在众目睽睽之下和你那个小白脸弟弟上演一场英雄救美的把戏?林嘉树,我警告你,不想离婚就给我老实点!拿靳家的钱给小野狗买衬衫这种事,别被我撞见第二次!”

“嘉允是我弟弟,我给他买件衬衫当生日礼物怎么了?靳司寒,你思想别那么龌龊!”

“怎么,你敢做的事情倒是不敢承认了!”

男人似乎怒了,扣住她的手腕子将她重重抵在车门和胸膛之间,嘉树注视着他猩红愠怒的黑眸,故意激怒他:“靳司寒,你该不会是吃醋了吧?”

吃醋?她以为她是谁?

“我不过是怕你做出有辱门风的事情丢靳家的脸!”

嘉树轻笑一声,“如果我真的乱来,你不就有一个正当的理由跟我离婚了?”

靳司寒眼底怒火腾腾,捏着她的手腕子像是要捏碎一样,“你跟谁乱来我不管,唯独不能跟这个林嘉允!否则我饶不了你!”

靳司寒丢开她的手腕子,打开车门坐了进去,发动汽车踩下油门,从嘉树身边飞驰而过,嘉树生生退了三四步之远才勉强站住脚跟,她站在原地,看着那消失在夜色中的黑色世爵,喃喃开口:“我给你也买了礼物。”

自从她知道靳司寒穿哪个牌子的衬衫后,有段日子经常不着家,去给孩子做家教,她知道他吃穿用度只用最好的,存下来的钱就是为了给靳司寒买那个牌子的限量款衬衫,原本是想给嘉允也买件限量款,可是给靳司寒买完那件限量款衬衫后,剩下来的钱也只够买件普通的经典款做嘉允的生日礼物。

只是,靳司寒极少回家,每次回家,他们都是针锋相对,她根本没有机会把那件衬衫送给他。

嘉树失笑,提起裙摆,踩着高跟鞋,孤单落寞的走在深冬的寒夜中。

……

自从那晚以后,靳司寒消失了整整小半月,只是,每天早晨都有快递准时送来的离婚协议,一打开电视,铺天盖地的,全是靳氏集团总裁的花边绯闻。

嘉树一点都不担心这些隔三差五的绯闻,靳司寒对这些女人不过是逢场作戏,他心里藏着的那个女人,对于他们的婚姻,才真正是颗不定时炸弹。

她看向一边堆积如小山的离婚协议,将它们全部丢进了垃圾桶,再不清理,又会有新的送来。

桌上的手机,响了起来,是赵珍的电话。

嘉树下意识的摸了摸被她打过的右脸,接起电话,还是恭敬的叫了句“妈”。

“嘉树,你在哪里呢?上次的事情,后来嘉允都跟我说了,的确是我错怪你了,我也批评过嘉好了,那天打你是我不对,我们母女三人好久没聚聚了,你看今晚我们吃顿饭怎么样?”

赵珍和善的语气一改先前,令嘉树极度不适应,“妈,你、你怎么了?”

“你这孩子,我和你姐姐就是想见见你,和你吃顿饭,你不愿意?”

嘉树对赵珍的抚养之恩到底是感谢的,“好,那你待会把地址发给我吧。”

“好嘞,你路上注意安全啊,晚上七点,别迟到啊。”

“好。”

嘉树一头雾水的挂掉电话,虽然弄不清赵珍和林嘉好鼓子里卖的什么药,但这场“家宴”仍旧避免不了。

……

晚上七点,嘉树准时到达洲际酒店的包间。

赵珍和林嘉好已经早早落座在等候,一见她进来,赵珍一反常态的特别热情,起身拉着她坐下,“嘉树啊,我们母女三人今晚好好吃一顿和解饭,毕竟呢,我们是一家人。快,菜都刚上来,趁热吃吧。点的都是你爱吃的呢。”

赵珍一个劲儿的给她夹菜,嘉树浑身都要起疙瘩了,“妈,我自己来吧。”

趁着嘉树低头吃菜的空档,赵珍给一边的林嘉好使了个眼色,林嘉好立刻堆起笑脸举起酒杯,“嘉树,虽然我们没有真正的血缘关系,但我们好歹也是以姐妹相称,你也是林家的一份子,家人也没有隔夜仇,所以我这杯酒就当给你道歉,以后我们和平相处吧?”

井水不犯河水,嘉树求之不得。

赵珍也举杯,“来,我们母女三个一起碰杯!”

……

等到晚宴结束,嘉树昏昏沉沉的想起身,赵珍和林嘉好扶着她“好心”的道:“嘉树,你是不是喝醉了?我们扶你去套房休息下。”

被扶到总统套房的嘉树,被赵珍和林嘉好丢在大床上。

赵珍嫌弃道:“要不是洲际酒店的普通套房都被预定完了,我才不订这么贵的总统套房给她!一晚上五千块钱呢!嘉好,为了你,妈妈可是不惜一切代价啊,你以后嫁给靳司寒,可要好好孝敬我。”

“妈,我知道你对我最好了,你快打个电话看看那个什么何总来了没有?”

“哦好好好。”

林嘉好看了眼床上昏沉的女人,有些担心道:“妈,要是靳司寒知道这件事,我们会不会遭殃?”

“嘁!靳司寒本来就想跟她离婚,到时候她真被何总那种油头肥脑的男人睡了,你觉得靳司寒还会再搭理她吗?何总快来了,我们先撤!”

猜你喜欢

  1. 杀伐小说
  2. 失传小说
  3. 神龙小说
  4. 生子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