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主页 > 小说库 > 耽美 > 荒魂

更新时间:2019-04-10 15:46:36

荒魂 连载中

荒魂

来源:浅悦书盟作者:鬼家公子分类:耽美主角:谢福生杜玉婷

小说简介:主角是谢福生杜玉婷的小说《荒魂》此文是鬼家公子原创的恐怖惊悚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我被一个凶残冷血的怪人带到了天和小区这个噩梦的地方,一块战后多年的荒地,一栋死过许多人的旧楼,一间被诅咒的校园,只有在晚上才能看到的窑厂,无头女尸夜半手推车,等等的一切都好像一个莫大的阴谋一般,慢慢地渗入到我的生活,惊醒过来,我发现地府的大门已经敞开.........废话不多说,让我们一起来阅读这份精彩吧!展开

连载中
本书评分:
1
5

《荒魂》小说简介

主角是谢福生杜玉婷的小说《荒魂》此文是鬼家公子原创的恐怖惊悚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我被一个凶残冷血的怪人带到了天和小区这个噩梦的地方,一块战后多年的荒地,一栋死过许多人的旧楼,一间被诅咒的校园,只有在晚上才能看到的窑厂,无头女尸夜半手推车,等等的一切都好像一个莫大的阴谋一般,慢慢地渗入到我的生活,惊醒过来,我发现地府的大门已经敞开.........废话不多说,让我们一起来阅读这份精彩吧!

《荒魂》 第20章 神秘卷轴 免费试读

我说也没有,南宫语绿你这次来不会是随便玩玩吧?告诉我有什么事情没有?

“有啊,既然来了当然不会这么简单,现在这个时候差不多晚上了,不然我都不会现身,上次你不是去过那村子吗?”

我说是啊,那地方干嘛不见了,我还以为自己是眼花,你给我说说村子的事情。

南宫语绿道:“恩,你今天晚上跟我去看看吧,到了自然就什么都清楚了。”

有女鬼在,我想应该会好一些,当然我也没有可能完全相信她的话,毕竟她是个鬼,把何裳裳送回去后,我就跟着她去了那片深山密林,就是在荒地背后的这个地方。

晚上来到密林这里,本来我还以为会好像上次一般只看到树木的,谁知道这次不一样了,离远我就看到有许多灯光出现在这里,那些屋子都变得灯火通明的。

现在不是很晚,村子的人都没有睡觉,大概都在开着电视看什么的,所以才会有灯光。

我靠近了那一片屋子,正想问南宫语绿干嘛会有那些屋子出现,她就没等我开口就做了一个噤声的工作,让我不要说话,拉着我到一棵松树旁边躲藏起来了。

此刻我看到那些屋子都是新的,墙壁和附近的田野都好像刚建设没多久,我看那些农作物也是刚发芽没多久,很明显这是种植了没多久。

但这个村子我和苏雨馨第二次来的时候明明看到是不存在的啊,不要告诉我,这里也好像窑厂那样不一定会出现,但窑厂是晚上,第一次去农村的时候,白天的,我们都能够看到。

第二次去是晚上没有看到,现在再去又是晚上却看到了,不清楚这个村子出现的规律,感觉比窑厂还混乱的多。

一会儿后,南宫语绿才松开口,我就跟她说:“刚才怎么了,还有这个地方干嘛会这样?”

“我就知道你这样问,这村子不是一般人能够来的,之前你拍摄的那个地方,现实中根本看不到,那天你们几个人去到这里,都一起发现了这个村子,这才是值得奇怪的地方。”

是啊,我立刻上网调查了一下这附近的一些区域,好像有说这里的一些资料,说是村子很多年前就被洪水覆盖了,当时这个森林也是被摧毁了的,在荒地的附近就是洪水爆发的源头。

这件事比窑厂那段时间还要早多了,但为什么村子里的人还会知道关于窑厂的那些事情啊,不知道到底那个才是源头,我都弄得挺换乱的,一会儿又天和住宿,一会儿又窑厂,加上现在的村子,我最近遇到的事情就更加没有一个答案。

或者这些东西本来就不是一个原因产生的,却同一时间给我遇到了,我问南宫语绿那你今天晚上带我来这个村子干嘛,我会有什么发现吗?

“会,最近你不是在寻找一个叫闪志明的人吗?据我观察他好像在这里!”南宫语绿道。

啊,闪志明?

怎么会来这种地方,我不知道说什么,此刻却发现村子的路上有个男生经过。

我跟了上去,从背影看来真的有几分像失踪已久的闪志明,我之前就看到过他在天和住宿楼下出现,现在竟然又在村子这里,感觉他的行踪挺诡秘的,好几个神秘的地方都有他的出现。

看到这里,我问南宫语绿怎么办,她回答我说当然是跟着他走,或许今天晚上会有一些意想不到的收获。

那我就跟着闪志明走,他不是失踪了吗?如果现在再次出现的话,那么就证明他是故意躲藏起来的。

我发现闪志明进入到村子最大的那个屋子里头去了,这地方看起来是个四合院,能够住得上这种屋子的,估计是村长什么的那种辈分的人。

看闪志明就往这里走,难道他认识村长?跟着他走进四合院,却发现这屋子里头没有人,闪志明很鬼祟地来到院子背后的一处空地上。

本来我以为这处空地没有什么东西的,谁知道在许多枯叶附近,竟然看到无数的瓦罐子在这里,整齐地摆放着,好像形成了一字。

来到这里我躲藏在一块墙壁附近,暗中观看闪志明的举动,这个家伙竟然好像上次那样跪在那些瓦罐子的前面跪拜了起来,那磕头的动作还是这么的不要命,使劲地磕下去,仿佛脑袋不是自己的一般。

看到他这样的动作,我害怕他等下又会仿佛上次一般把自己弄伤了,我当然现在我不能出去,不然就不知道闪志明到底要干嘛了。

南宫语绿也不会让我出去,在磕头的过程中,闪志明没有像上次那般使劲地说出感激的话,而是默默地在那里磕头,还在瓦罐子的前面烧纸钱什么的,接着我又听到他的嘴巴在念叨什么。

南宫语绿告诉我,那些是什么经文,我说不会是在超度什么东西吧,那些瓦罐子到底干什么的,我想等下闪志明如果离开我就过去看看。

闪志明在那里跪拜了一段时间后,很快就离开了,我先去吊着他的身后,看看他还要去那里,谁知道在村子当中走着,忽然就找不到他了。

干嘛会这样,刚才明明才看到他的背影啊,没一会儿功夫竟然就消失了,感觉闪志明神出鬼没的。

跟丢了他没有办法我先回到了四合院,然后看看那些瓦罐子里头都放什么东西,靠近了一些发现上面都有盖子封着,我就用力推开那些盖子,结果不看不知道,看了差点让我整个人双脚软了下去。

里头盛满了血水,一大罐子都是,不知道用来干嘛的,但看这些罐子足足有几十个,血液当中仿佛还有一些白骨浮起来,我害怕的不敢再去看了,感觉脑袋特别晕眩,要不是南宫语绿在背后扶了我一下我都差点跌倒了。

奇怪的是,南宫语绿竟然可以和我的身体接触,她不是个鬼么?理论上人应该接触不了鬼的身体啊,这个我就不清楚了,等我身子稳定了一些,我们就先离开这里。

路上我问南宫语绿怎么看待这件事,她告诉我也不清楚,第一次看到这种现象,因为有些事情想和我一起处理,说想和我谈谈。

我们在荒地的入口这里,我问南宫语绿你有什么事情告诉我,对于窑厂你了解多少?

“窑厂的事情我已经告诉过你一次了,其实我从前也是你们学校的学生,希望中学可是有高中部的。”

“对啊,你是高中部的?那么你是我的学姐了?”

“是的,在我们学校曾经出现过许多怪事,你应该没有听说过,那我就告诉你一些吧,这件事或多或少都是引发窑厂事件的。”

那个时候我还在读高二左右,还没有认识那个老板,就听到学校里头经常会有人突然死亡的消息,比喻说高一女生突然在宿舍上吊自杀,或者在教学楼跳楼自杀的女生,还有回家用煤气炉引火自焚的女生,各种各样的事故都有。

表面上那些都是意外,因为宿舍上吊自杀的那个女生因为前几天和男朋友分手了,接着跳楼自杀的那个女生是因为被老师骂过,然后那个煤气自焚的女生,是因为家里人出了意外。

由于所有的事情都可以解释清楚,就没有人往鬼神方面去想,只是那个时候我和几个同学却不是这么认为的,我们几个人,在学校当中展开了调查,发现希望中学每年死掉的人都是七个。

其中男女都有,曾经还有一对情侣,一起吊死在校园的榕树上,那件事却因为父母不同意导致两个人殉情而解释过去了。

就因为那次事件,我和其他几个同学一共组成七个人在学校展开了调查,那个时候我还没有认识窑厂老板。

在调查过程中我们发现了希望中学从前的一些秘密,那地方好像死过许多人所以阴气堆积起来,追溯到抗日战争时期,这一片土地都有问题,从学校到中山医院一直到天和住宿还有窑厂,都是在那个时期的一片乱葬岗下建筑起来的。

也就是说,我们现在所踏着的这块徒弟,包括学校、医院、森林荒地,还有你住的天和住宿都是从前的乱葬岗。

而那个洪水的时期,应该是在解放没有多久之后,由于洪水的肆掠,造成这里堆积的冤魂就更加多了,现在你清楚了吧,干嘛到了这个小区之后,到处都好像不一样了,由于这个地方就是阴阳中间站,好像地府通往人间的一处出入口。

在这片小区生活的人,估计都会慢慢地死掉,不仅仅是窑厂那边,医院我也打听过了,医院的病人很容易会死掉,然后护士和医生也会出现跳楼自杀或者离奇死亡的现象。

天和住宿我不用说了,你自己最清楚。

说到这里我已经懵了,整个小区都是从前的乱葬岗,这是什么概念?怪不得我自从搬进来之后感觉到处都不对劲,还有爸妈,本来都已经不在了,竟然却让我再次看到,或许就是因为这里是阴阳中间站吧。

如果南宫语绿说的都是真的,那么我这段时间就好像生活在地府一般。

不行!

如果大家都是在这里生活的话,如此最后的结果就是死亡,我的那些同学朋友还是其他人都会逃脱不了死亡的命运。

我必须要阻止这些,可是就我一个人说什么都不行,我面对的可是整个乱葬岗的恶鬼,甚至还有从前洪水冲杀的那个村子,那地方也死了许多人,加起来就更加可怕了。

这个小区完全就成了和地狱没有区别的地方,我终于明白这段时间干嘛总是不安了,原来就是因为这个小区的问题。

我也想过如果就这样逃跑,不理会这里的人就算了,书我也不读了,只要能保住性命就行,只是这样做太自私了,再说鬼是植根在人内心的,我已经被这里的恶鬼诅咒,就算我去到那里,估计也逃不掉。

此刻忍不住抚摸着脖子上的铜钱,这是爷爷给的,尽管暂时都没有起到什么作用,但有了它我感觉就勇气多了,说到这里,南宫语绿说出自己的请求。

“跟你说了这么多,你不问我有什么请求吗?”南宫语绿开口。

“说吧,我都在听,你也是受害者之一,其实你挺可怜的。”我回答。

“知道就好,其实你是第一个说我可怜的人。既然是这样我们就合作吧。”

我说怎么合作,你是鬼,我是人,很难在一起做事。

“当然可以,你把我收起来,用柳树叶,然后藏匿在衣袖当中。”

这样?我本来不想同意的,因为这不就是要让我养着这个女鬼吗?

我说不行啊,这个事情我不同意,你是鬼,总是跟着我不好。

“不同意也得同意,你忘记了我可以帮助你的,现在你去到那里都会有危险,没有我在,你估计没几天也被那些鬼魂害死。”南宫语绿说话很坚定。

她说得挺有道理,但我害死有点犹豫,感觉这下子怎么办,我真的要收复这个女鬼啊?

没有等我反应,南宫语绿不知道从那里找来了一根柳木,告诉我,把这条柳木随便雕塑一下,就可以让她住进去了,我再三犹豫了一会儿,最终还是妥协了。

回到学校住宿我首先加工那柳木,把它雕塑得好像一根小牧童笛一般,然后南宫语绿果然就能够住到里面去,身子嘶哑一声躲进了笛子里头,然后就不见了。

但我还是可以和笛子里头的南宫语绿说话,我问她做工怎么样,她说还可以吧,起码不会然我不说服,谢谢你了,那么今后有事情我们就一起行动。

我说好,其实我还是挺害怕的,因为从此我的衣袖里头就要多出一个女鬼。

把笛子收好,我打算休息一下,抬起头看天花板,感觉脑袋挺沉重的,本来我不打算思考这么多,谁知道眼睛才闭上没多久,就忽然感觉到裤袋在正震动,那是手机有电话了。

我马上接通是何裳裳给我打的电话:“谢福生,你别休息先,来学校实验楼,范天禄跳楼了!”

猜你喜欢

  1. 废柴小说
  2. 风水小说
  3. 法师小说
  4. 奋斗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