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主页 > 小说库 > 玄幻 > 江先生,离婚吧!

更新时间:2019-11-06 19:23:15

江先生,离婚吧! 已完结

江先生,离婚吧!

来源:微小宝作者:云惜分类:玄幻主角:徐梦江镇涎

小说简介:主角是徐梦江镇涎的小说《江先生,离婚吧!》此文是云惜原创的总裁豪门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签下离婚协议,从江家滚出去!”江镇涎想法设法要和徐梦断绝关系,世人都知道,江太太守了两年的活寡。她卑微的坚信一份爱意可以改变所有,没想到,还真的改变了。只见徐梦坐在沙发上,睨着跪在面前的男人,冷漠至极,“江先生,考虑好签字了吗?” “老婆,不要离婚好不好?我错了,这份离婚协议,我吃给你看!”...废话不多说,让我们一起来阅读这份精彩吧!展开

已完结
本书评分:
1
5

《江先生,离婚吧!》小说简介

主角是徐梦江镇涎的小说《江先生,离婚吧!》此文是云惜原创的总裁豪门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签下离婚协议,从江家滚出去!”江镇涎想法设法要和徐梦断绝关系,世人都知道,江太太守了两年的活寡。她卑微的坚信一份爱意可以改变所有,没想到,还真的改变了。只见徐梦坐在沙发上,睨着跪在面前的男人,冷漠至极,“江先生,考虑好签字了吗?” “老婆,不要离婚好不好?我错了,这份离婚协议,我吃给你看!”...废话不多说,让我们一起来阅读这份精彩吧!

《江先生,离婚吧!》 第1章:自体繁衍 免费试读

原来,那一句‘不离婚,就受着’是这意思吗?

“呵呵——”徐梦苦涩笑了两声,退出页面,锁了屏,大步走出家门。

江镇涎!

这个名字,烙印在心底,想一次疼一次。

疼,一路上,心在滴血,心不在焉差点追尾。

写字楼的22层,这是她的办公部门,四面通透的玻璃墙,阳光投射在地板上,铺在脚下。

站在办公区门前,徐梦深吸了一口气,调整好状态,忽然听到议论。

“这个人是江总没错吧?”

“应该是,他们都这么说,没想到我们总监头上青青草啊!”

“什么青青草,我看是呼伦贝尔大草原,我都听说了,江总压根不跟总监睡,一直住在泰罗酒店的2013号房!”

“也是,每天凶巴巴的样子,我要是男人,我也没兴趣!”

隔着一层门板,当事人听得一清二楚,她脸色由红转青,由青转白,握着门把手心里都是汗。

徐梦忍无可忍,猛力推开门,前台的两个客服和三个文员扎堆在办公区入口的位置,捧着豆浆咖啡,与徐梦面面相觑。

看着他们见鬼的样子,徐梦面无波澜,只当什么也没听到,“大清早的不工作,聚会呢?”

她,听到了吧?

五人脸上表情如调色盘般精彩,尴尬得说了声‘总监好’,急忙做鸟兽散。

“开晨会!”

徐梦板着脸,大喊一声,所有人背脊骨都挺直了,洗干净脖子等宰。

谁不知道这徐梦工作上严谨得要命,容不得一点瑕疵,办公室里能力不行的,平常都夹紧尾巴做人,也就只敢在她不在的时候过过嘴瘾。

晨会两个小时,文案定下。

总监办里,隐约能听到办公区埋头苦干的员工敲击键盘的声音。徐梦拿出了关了两个多小时的手机,没有人找。在这个信息发展迅速的时代,唯一能和江镇涎联系上的还只有电话号码。

只是这号码,从来没在屏幕上闪现过。

程郁欢疑似恋情的消息膨胀得越发厉害,热搜前二。

“真是有够厚颜无耻的!”徐梦看着那娇滴滴的脸,怒气值直线飙升。

这么堂而皇之又亟不可待的想坐实小三的身份,摆明了是想踩着江镇涎上位,虽然,众媒体不敢确切的给出判断,指名道姓说就是江镇涎。

两年前,他可是风风光光将她娶进门,霸占了S市头条位置,堪称世纪婚礼。

鲜花,白纱,浩浩荡荡的车队,无人机的花瓣洋洋洒洒飘散在S市上空……

都是过去式了。

曾经怀揣着童话,一场盛世婚礼后,等待她的却只是岁月的折磨。

手机反扣在办公桌上,目光落定在文档页,坐直了身,开始编辑对比。

人啊,太闲才会伤春悲秋。

程郁欢的绯闻对象外界都没个准话,她又何必急着撕X。哪怕那个人是江镇涎,徒手撕小三这种事她也不会做,太LOW。

她喜欢工作的充实感,时间流逝就在不经意之间。

“总监,明天见。”陆桑跟她打过招呼,她往电脑右下角瞥了眼才惊觉已经是五点。

“嗯,路上小心点。”

办公区里空荡荡一片,公司从没有加班制度,但徐梦通常最后一个离开。

想要事业稳定,游手好闲早晚被人拉下马。

删掉没必要的字眼,保存好文档,写字楼下人来人往,她随意望去,赫然见一辆白色帕加尼停在路口。

她的心,骤然漏了一拍。

江镇涎,他来做什么?

徐梦径直走过去,那车却开始调头,准备扬长而去。

她猛地加快脚步,小跑上去,差点在路牙子处绊倒,半截身子压在了引擎盖上。

还好车主刹车及时,她被顶着往前了半步,要是车速再快一些,大概就在车轱辘下面躺着了。

电光火石之间的惊心动魄,徐梦全然不在意,隔着挡风玻璃,看到紧锁眉头的江镇涎,站稳脚绕到副驾,拉开车门坐下。

江镇涎诧异的偏头看她,薄唇的弧度下撇,似乎不满。

徐梦系上安全带,这是不打算下去了,他看了几秒,正视前方,慢悠悠驾驶前行。

谁也没说话,车里静谧极了。

徐梦在等,等他说明来由,可是他一言不发,她终是忍不住,放在膝盖上的手悄悄收拢,也不看他,“你没什么要解释的?”

为什么程郁欢会出现在他的房间,又为什么会在她公司楼下?

江镇涎仿佛没听见,视线落在窗外的一家花店,店门口,栀子花雪白盎然,琥珀眼底划过一丝暖色,方向盘打了半圈停在路旁。

“江镇涎!”

徐梦有些恼,不回也就算了,居然下车走了。

她正想跟下去,就见他站在花店前,和老板交流,指东指西,掏钱。

今天是什么特殊的日子吗?

捧着一束栀子花,他走过来,徐梦愣了,呆呆地,好像还是十年前的学校花坛,还是那个懵懵懂懂的年纪,一朵栀子花撇在领口,他宽大的手揉着她头顶的发。

十年了……

猜你喜欢

  1. 前妻小说
  2. 契约小说
  3. 奇遇小说
  4. 轻松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