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主页 > 小说库 > 仙侠 > 弃妇田园将军宠妻

更新时间:2019-11-06 19:47:07

弃妇田园将军宠妻 已完结

弃妇田园将军宠妻

来源:微小宝作者:楚寻分类:仙侠主角:林曦上官钰

小说简介:《弃妇田园将军宠妻》由作家楚寻最新著作,主角林曦上官钰人物个性鲜明,书名主要讲述了一朝重生,成为被人抛尸荒野的小寡妇,邻里冷漠,家徒四壁,还多了一个黑不溜秋的拖油瓶含泪喊娘亲。林曦表示,不怕不怕,自己动手,撸起衣袖,赚大钱,神挡杀神,佛当杀佛,小日子过的风生水起!可突然来了一个美男世子自称孩子爹,还想拥她入怀?“别以为你长的像我儿子就骗的了我,先把家里农田耕了!”男人温柔一笑,转身一把推倒林曦:“为夫这就来!”...展开

已完结
本书评分:
1
5

《弃妇田园将军宠妻》小说简介

《弃妇田园将军宠妻》由作家楚寻最新著作,主角林曦上官钰人物个性鲜明,书名主要讲述了一朝重生,成为被人抛尸荒野的小寡妇,邻里冷漠,家徒四壁,还多了一个黑不溜秋的拖油瓶含泪喊娘亲。林曦表示,不怕不怕,自己动手,撸起衣袖,赚大钱,神挡杀神,佛当杀佛,小日子过的风生水起!可突然来了一个美男世子自称孩子爹,还想拥她入怀?“别以为你长的像我儿子就骗的了我,先把家里农田耕了!”男人温柔一笑,转身一把推倒林曦:“为夫这就来!”...

《弃妇田园将军宠妻》 第一章魂穿 免费试读

林曦在心里欢呼。想起自己在林中找东西吃的时候,看到的那些中草药,发财啦,发财啦!哈哈。

“你一个人在那里傻乐呵些什么?”张启杰嘴角直抽,忍不住伸手敲敲林曦的额头。

“啥?”林曦睁着一双迷茫的大眼睛。

娘亲不会真的傻了吧?小家伙焦急地伸着小短手在林曦眼前晃了晃。

“娘亲在想事情。没事。”林曦抱着小家伙,看向张启云:“叔,你上午编的笼子还能加长些吗?”

“可以啊,你要这个做什么?”张启云很好奇。心想难道张老太一棒子把她脑袋打聪明啦?

“有用。先保密,才有看头。”林曦卖起了关子。

吃饱喝足后,大家一起行动。张家惟一的读书人张启杰出乎意料地也在队伍里。各自带着水袋,着背竹篓,带着小锄头。林曦在筐里底部垫上折叠好的麻袋,把小家伙放在大筐里背着。这才带着水袋,拿着一张小锄头,走到了队伍前面。

小家伙笑嘻嘻地趴在筐边,左瞧瞧,右看看,趴在林曦的肩头低声咬着耳朵:

“娘亲,咱们上山找钱去,找好多好多的钱。”

“是的,我们大家都上山采钱,给宝贝买新衣服穿,买肉肉吃,赚很多很多的钱,你当小财主好不好?”林曦一边逗着自家的儿子,一边寻着可采的草药。抬头远远的瞧见前方花白白的一大片,似黄白纱带环绕在山腰间。万丛绿中一点白,美不胜收。

“婶,咱们去那里看看吧。”刚上山时,林曦心里还有些打鼓,万一白白耽误张叔他们一下午,怎么办?

竟有这么多。林曦双眼放光,只差没说,银子我来啦!

把大筐放在阴凉处,嘱咐小家伙就在筐里玩。取出大布袋,向大家简单地介绍了金银花的两种采法,花苞一类,开花的另一类。大家各自行动。

林曦三两下把头发扎成丸子头。一手捏袋子,一手非快地采摘着。直起身抬袖擦汗的瞬间,发现张婶的背筐竟然装满了。

果然高手在民间。林曦轻轻呼出一口气,又低头摘了起来。

山风徐徐,太阳西行。几个小时过去了,大家一起摘完最后一个朵花骨时,相视哈哈大笑。

小家伙自己早就爬出了背篓,正摘着不知名的黄花。

“宝贝,在做什么呢?”林曦拧开水袋口,仰头倒着喝了一大口水。

“娘亲,送给你,花花。”小家伙甩着小胳膊,歪歪斜斜地跑到林曦面前。高举着淡黄色小花,仰着小脑袋,小脸红扑扑的,睁着亮晶晶地大眼睛望着。

“谢谢宝贝,娘亲特别喜欢!”林曦惊喜地接过花,弯腰一把抱起小家伙,左右两边脸各吧唧一下。

小家伙双手捧着林曦红扑扑地大脸,回亲两下。

林曦这才注意手上的花,这不是黄芪花吗?

“宝贝你刚才在哪里采的?”林曦温和地问道。

“就是那里啊。”小家伙伸着小手直直地指着放大筐的那边。

“走,咱们过去瞧瞧!”说着,林曦抱着儿子走到树荫处。只见这边的山坡长满了开着小花的黄芪。“宝贝,娘亲太爱你啦。”林曦喜出望外,猛亲儿子红扑扑的小脸。得意的想着儿子真是自己的幸运星。

“叔,黄芪的药用在根部,小心别挖坏了。”林曦拿着小锄头,微低着头十分熟练地掏出一颗粗壮的黄芪。

这简直就是大大的意外之喜啊。

张家三兄弟来回跑了几躺,加入到挖黄芪的队伍中。小家伙一会儿跑到这边,一会儿跑到那边,这里帮帮忙,那里装装袋,忙得不亦乐。

“狗儿,真能干。”张婶笑眯眯地瞧着来回嘻闹的小家伙,目光定定地停在背对着她,正埋头挖黄芪——林曦的身上。多好的一个姑娘家啊,也不知道是哪个天打雷辟的恶贼毁了她。但愿老天有眼,让她遇上一个心疼她对她好,接受狗儿,把狗儿当亲生疼的良人。远在边关坐镇的某人,破天荒地打了一个大大的喷嚏。他指节分明的修长手指摸摸直挺的鼻:要变天了吗?

林曦感觉有人一直注视她,忽然回头,扫视一圈没发现情况,复又低头掏挖着。张婶在她转回头时早已低下头,整理挖好的黄芪。

小家伙拧着毛毛虫似的小眉毛,纠结着看着自己的双手,嘴里念叨着“一,二,三。七袋。”

突然抬头笑嘻嘻地望着林曦,大声地喊着:“七袋,对吧,娘亲。”红扑扑的小脸明显写着“快夸夸我,你们快夸夸我。我数对了。”的得意小神情。

“宝贝,今天表现特别棒,不仅帮我们干活,又学会数数了。娘亲为你点赞,继续加油!”说着,林曦自豪地伸出大拇指。

“我会加油的!娘亲我为你点赞!找了那么的钱钱。”小家伙也伸出自己的大拇指。

“狗儿真棒!今晚给你加鸡蛋。”坐在一旁的张婶笑眯眯的看着互夸的母子俩。

“奶奶我有名字的,叫我辰宝,或是宝宝都可以。”小家伙抬头一本正经地纠正道。

俗话说得好男女搭配,干活不累。六人合理分工:一组清洗,一组修剪须根,一组抱去摊开沥水。小家伙也抱着几根黄芪乐颠颠的来回跑。

偌大的后院竟被黄芪摆得满满当当的。金银花只好摊开在长长的簸箕里,重叠厚厚好几层。

“大哥陪我出去一趟呗!”事儿做完。林曦见天色还早,一心想着河的泥鳅。再说鸡肠有备好的。又拿剪刀剪碎了两根,用小破碗装着,放在木桶里。

“娘亲,我也要去。”小家伙小炮仗一样扑进林曦的怀里,紧紧抱着她的双腿,抬头眼巴巴地看着她。林曦原本想着他累了一下午,让他早点休息。毕竟年纪太小,看着心痛。又实在受不了这可怜的小模样,只好点头。

于是,说好的两人行变成了三人行。也好,免得别人说闲话,毕竟不是亲兄妹。

张启林左手提着装有鸡肠和小锄头的木桶,右手胳膊上挽得半大竹筐。林曦抱着小家伙跟着出了门。

出门左拐。穿过几条田间小路,林曦来到水沟边。

“大哥,等下。”林曦叫住了张启林。张启林一门心思低着头赶路。忽然听到林曦叫,他迟疑了一下,转身往回走。

等张启林放下东西,林曦把小家伙塞到张启林怀里。自己提了长竹筐走到水沟旁,撸起裤头衣袖,试了试泥土的松软度,分开双腿固定在沟两边,蹲下身用力把筐混着泥土向前兜去,猛得提起来。双手握住筐子两边,筐底在水里漾了漾。这才伸头向筐里瞧去。不瞧不知道,一瞧吓一跳:泥鳅居然有大半碗,那深红色的不是小龙虾吗?林曦用手捏住小龙虾的钳子提了出来。

“妹子,快丢掉,钳手。”张启林一看,冲林曦着急地喊“又没肉,村里的人都不碰到它们。”

你也不看看我是谁。她暗暗翻了一个白眼:这小龙虾我可不陌生。乡下田沟里,池塘里多的是。我妈妈可是做菜高手哦。她不仅会做菜,还酿得一手好酒。

别的菜林曦不敢打包票,这小龙虾嘛。不说十分,自认跟在妈妈身边至少也学了个八九分。也不知道还能不能回去,唉,林曦重重地叹了一口气。

张启林吓了一跳,还以为林曦被小龙虾钳住了。三步并作两步冲过来。眼睛直盯着林曦抓小龙虾的手看。

“我会呢。走吧,先去河边看看情况。”林曦把小龙虾扔进筐里,冲他们一笑,提起筐子走到了他们前面。

“有肉肉吃啦!”小家伙激动地挥舞着双手。

“跟着娘亲有肉吃。”林曦回头冲小家伙笑。小家伙这么瘦,得加快赚钱的步伐,白白胖胖的小包子更可爱呢。

“跟着娘亲有肉吃。”小家伙双手放在嘴边作喇叭状,大喊。

一路上都没看见什么人。林曦有意避着。毕竟人多了,麻烦也来了。

宁静的河边林曦来回走了十几米。终于选了一处不容易被人发现,水草密集的地方。半米处的沙地上,

她用小锄头挖了一个木桶大小般的坑,撒下事先备好的碎鸡肠,顺着坑又挖了一小条水沟,直通河里。不放心的在坑上铺了青草。

她把筐里的泥鳅虾全倒进木桶。这才走到看好的河沟边,这是河的分叉处刚好可以架筐。放下筐,林曦拣石块塞住两边的间隙。

张启林已然明白林曦的用意,不知从何处找来一根手臂粗的树枝,在河的另一边用力的拍打着水面。

小家伙找来小石子,递给林曦。林曦笑眯眯地接过:有种我家有儿初成长的自豪感!

树枝的拍打,石子攻击几分钟后,林曦跟小家伙说让他站在那儿不要动。就跑到放筐处,双手握紧一鼓作气提起:好重。张启林连接接过。

收获真不少。居然有两条两斤重的草鱼,三条一斤重的鲢鱼,其它都是些鲫鱼鲤鱼等小鱼。还有一些小河虾。

“好多鱼啊!”小家伙笑得眼睛眯成了一条缝,露出一排整齐的小牙齿。

“宝贝,走回家吃全鱼宴去。”林曦抱着小家伙兴致勃勃。

“妹子,我真心不是打击你,这鱼有一股腥味,村里吃的人更少。”张启林纠结半天,还是忍不住开口说。

“大哥相信我,坐等吃鱼就好。”林曦现在都可以预见张叔一家看到鱼的表情。

果然刚回到院子,张婶等人都围了过来,责备张启林怎么不拦着林曦点。这东西腥又不好吃,这虾更是没有没有半点肉。

清洗小龙虾,剖鱼,做菜所有的都是林曦一个人完成的。她特意让张婶在旁边看清楚所有的操作流程。

几个男人还在想着呆会要不要另外下点面条,凑合一顿。

当张婶端着一大盆蒜香味的小龙虾放在饭桌上时,几人的眼睛都亮了,吸吸鼻子,你看着我,我看着你,难以置信。随后林曦笑吟吟地端着一大盆酸菜鱼放在桌上:“叔,婶,三位哥哥,快尝尝这鱼和虾。看看味道怎么样?”

小家伙倾着大半个小身子,使劲吸了吸鼻子,认真的看着林曦的眼睛说道:“娘亲,你好厉害!”林曦挟了一些鱼片放在碗里,细心地去刺,再放入小家伙的小碗中。小家伙站在高高的椅子上,握着小铁勺摇着小口小口的吃。忽然小家伙突然闭上眼睛,林曦吓了一跳“是不是有鱼刺,快张开嘴巴给娘亲看看。”“娘亲,我太幸福啦!鱼鱼好好吃啊”小家伙刷地睁开眼睛,张开双手,抱住了林曦的脖子。

“吓死。娘亲啦。”林曦的小心脏砰砰直跳,这家伙。好在是虚惊一场。

这才伸手拿了一个虾,拧断钳子,又拧掉小龙虾的头,沿虾腹剥开虾尾并扯出虾肉。递到小家伙嘴边“快尝尝。”小家伙张开小嘴,小小的咬了一口,口齿不清地说“好香,娘亲你也吃。”说着小手接过虾肉送到林曦的嘴边。林曦温和地笑纳了。

“这鱼怎么一点腥味都没有,又鲜又嫩,这酸菜酸爽可口,好吃。”张启云连尝几口酸菜鱼后喜不自禁夸道“丫头托你的福啦。”

“这虾,味道真不错,满口生香。极品。”张启杰优雅地吃完后,直接伸出大拇指。

张婶抢着塞几筷子鱼肉后,顿了顿:“丫头真有你的,太好吃啦。简直停不下来。”

“喜欢就多吃点。”林曦想着桶里还养着三条鱼,明天得多捞几条。

饭后瞧着每人面前堆着一堆虾壳,再看空荡荡的两个盆,连作料都没放过。好有成就感啊。林曦心里美美哒!

看着每个人揉着自己胀起的肚子满足地笑。小家伙不停地揉自己的小肚子,念念道“娘亲,这不是梦吧。辰宝从来没吃过这么好的吃饭菜。”说着往林曦怀里噌啊噌。

“宝贝,这不梦,娘亲不是说过吗,让宝贝每天有肉吃。”林曦轻轻地抱着儿子,慢慢地揉着他的小肚子。

几分钟后,张婶林曦收拾好了碗筷打扫了厨房卫生。

林曦倒好水准备给小家伙洗澡澡。

没有换洗的衣服,林曦总觉得身上有一股汗味,好心塞!

她知道这衣服是未来大嫂的。又是没钱惹的祸。

澡盆里,小家伙笑嘻嘻拍打水玩。林曦坐在小板拿上,双手搓着皂角,搓出泡泡这才揉着儿子的头发轻柔按起来,“宝贝,娘亲要帮你冲洗头发啦,要这样。”说着自己做了一仰倒的姿势给他看。见小家伙点头,这才抱着儿子,让他的身体躺在自己的腿上,托着儿子的头,冲洗干净。试下澡盆的水温,这才用干布帮儿子擦起头发来。

又在儿子身上涂满了泡泡,她用短布条轻轻地搓洗着儿子的小身子。小家伙左躲右倒,咯咯直笑。洗好后林曦用。

长干布包着小家伙,擦干身上的水珠,帮他穿上新改的小衣服。小家伙咧着小嘴,要不是林曦按着已经在床上转圈啦。

“宝贝,听话,今晚吃太饱,如果转圈的话,肚肚会不舒服的。”林曦对着儿子的小脸吧唧一口。

“娘亲,我喜欢你!”小家伙说完快速地钻进被子里。

猜你喜欢

  1. 游戏小说
  2. 妖怪小说
  3. 远古神话小说
  4. 友情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