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主页 > 小说库 > 军事 > 娇妻难逃

更新时间:2019-11-07 09:45:42

娇妻难逃 连载中

娇妻难逃

来源:微小宝作者:莫失莫忘分类:军事主角:许心蓝水云寒

小说简介:《娇妻难逃》是一部阅读起来就会让人着迷的都市言情小说,这本小说作者莫失莫忘,是非常有名气的作家。书里许心蓝水云寒之间的故事非常感人,主要讲述了两年前,在许心蓝生日的那天,韩志邦说要给许心蓝个惊喜,却将她送到不近女色的水云寒的身边。水云寒对她不屑一顾,给她扔了一沓钱,就走了。但韩志邦却把许心蓝囚禁了,等到一个月后,得知许心蓝怀孕了,威胁她把孩子生下来。许心蓝无意中得知韩志邦要用这个孩子去抢水家的财产,等财产到手,还要把孩子弄死,或者弄残,她害怕的跑了,两年后,被水云寒给抓住:“女人,还我儿子!”...展开

连载中
本书评分:
1
5

《娇妻难逃》小说简介

《娇妻难逃》是一部阅读起来就会让人着迷的都市言情小说,这本小说作者莫失莫忘,是非常有名气的作家。书里许心蓝水云寒之间的故事非常感人,主要讲述了两年前,在许心蓝生日的那天,韩志邦说要给许心蓝个惊喜,却将她送到不近女色的水云寒的身边。水云寒对她不屑一顾,给她扔了一沓钱,就走了。但韩志邦却把许心蓝囚禁了,等到一个月后,得知许心蓝怀孕了,威胁她把孩子生下来。许心蓝无意中得知韩志邦要用这个孩子去抢水家的财产,等财产到手,还要把孩子弄死,或者弄残,她害怕的跑了,两年后,被水云寒给抓住:“女人,还我儿子!”...

《娇妻难逃》 第19章 不气不恼 免费试读

伴随着“啪啪”的巴掌响,灯光随之大亮。

“该死!”猝不及防的男人被打的一愣,用力的推开抱住他脑袋的女人,直起身子,连退了两步,才跟旁边的人喝道:“还傻站着干什么?把这个疯子给我泼醒!”

突然亮起的灯光,刺的许心蓝睁不开眼睛,还迷糊的搞不清楚是怎么回事呢,就被一盆凉水迎面浇了下来。

“啊”许心蓝惨叫出声,身上被皮带抽过的地方,针扎似的疼。

她伸手抹了一把脸上的水,大声叫道:“你想干什么?有病吧?”

男人气的差点没七窍生烟,也不知道这脸上有没有被挠破。

他上前捏住了她的下巴,冷声道:“你说谁有病呢?你是不是想死?”

许心蓝眨了眨眼睛,半天才看清面前的男人,竟然是水云寒!

她的小脸一下子就变的煞白,“怎么是你?”

“你以为是谁?我告诉你,我查过了,所有的医院都没有你住院的记录!而且,你没生孩子,你躲什么?现在,只要你乖乖的把我儿子交出来,我就无条件的放你走!”

男人说着就伸手捏住了许心蓝的下巴,“否则的话,你可别怪我不客气!”

许心蓝抬手“啪”的一声,就打在了男人的手上,“我说了,没有儿子!你儿子胎死腹中,没出生就已经死了!”

男人的眉毛皱的更紧了,脸色也越发的难看。

他不觉得就加重了手上的力道:“你听不懂人话?”

许心蓝对面前的这个男人同样的恨之入骨。

刚开始时,猛一看到他,她心里确实害怕的要命,但现在,她更多的则是怨恨!

“不是我听不懂人话!是你听不懂!”

许心蓝也上来了脾气,伸手就抓住了男人的手腕,“医院有没有记录,我怎么知道?我都说了,你儿子死了!死了!早在两年前,还没来得及看看这个花花世界,看看你这个混蛋爹的时候,就已经胎死腹中了!”

“你找揍?!”男人咬牙切齿的看着她。

男人的手越来越用力,好象要捏碎她的下巴似的,许心蓝干脆就一只手的指甲抠在了男人的虎口上,另一只手就直接去挠男人的脸……

男人吃了一惊,还从来没有人敢这么对待他!

这个泼妇却一而再的如此!

男人脑袋往后一仰,感觉到了脖子上的刺痛,一气之下,手上的劲用的更大了,另一只手举了起来,就想打女人。

但他还真没对女人动过手,这手虽举起来了,却迟迟落不下去。

毒火攻心的许心蓝双手握着男人的手腕,脑袋用力一偏,就一口咬住了男人的大拇指。

这个男人曾无数次的出现在她的梦里,哪次都让她想抽了他的筋,喝了他的血,现在机会来了,她怎么可能错过?

她用尽全力的咬住,满嘴腥甜也不撒口。

男人猝不及防,等到他反应过来想用力把手拽出来时,女人却死死的咬住,根本就不松。

“你真是找死!”男人悬而不落的巴掌,用力的打在了女人的脸上。

女人紧合的牙床迫不得已的分开。

男人看着自己鲜血淋淋的手指,再看着肿了半边脸,还若无其事的用手背擦着嘴角的血迹的女人,他气的恨不得把女人吊起来当沙袋打。

“你给我等着!”

男人举着受伤的手匆匆的打开了房门。

而许心蓝在这一咬之后,却感觉这两年的怨气缓解了不少,心里也感觉舒畅了许多。

站在门外,老实巴交的刘妈看到三爷走了,才匆匆的走进房间。

“你是不是疯了?”她皱眉看着嘴角还有血迹的许心蓝,不由的埋怨道:“你竟然敢咬三爷?”

许心蓝抬头扫了她一眼,撇了下嘴,“他先要打的我!”

“那你也不能咬他呀?”刘妈看着许心蓝那肿起的半边脸,从桌子上拿过来一杯水,递给她,颇有些无奈的说道:“三爷的脾气虽不怎么好,但也从来没打过女人呀?”

“你用不用检查一下,我到底是不是女人?”许心蓝态度极其恶劣的冷笑了一声,从床上起来,走到了窗前,拉开了厚重的层层窗帘。

她现在呆的房间应该是在二楼,朝哪个方向不知道,下面是个不大的院子,院墙不高,目测应该刚刚及腰,院外则是一片空旷的草地,开满漫山遍野的各色小花。

这个地方很美!

但落在她的眼里,却都不过是狗屎。

她得想法子从这里逃出去才行。

“唉!”刘妈叹了口气,转身又去给她拿来了一套干净的衣服,还有一瓶药膏,“您还是先把衣服换了吧。”

“谢谢!”稍为平静下来的许心蓝接过衣服,道了声谢。

“我去给你端碗粥。”刘妈摇了下头退出了房间。

到了客厅,看到三少爷黑着脸,浑身散发着寒气正由管家包扎着手。

“问问大夫,被疯子咬过了,用不用打狂犬疫苗?”水云寒冷声道。

“被……被狗咬了,才用打狂犬疫苗吧?”管家偷看了眼他的脸色,低声道。

“她跟疯狗有区别?谁知道有没有细菌病毒?”水云寒轻轻的动了下大拇指,心里暗骂:这个疯子!咬的真他妈的疼!

刘妈站在不远处,一动不敢动,直到看着三爷接了个电话,快步的走了,才偷偷的用托盘端了吃食上楼。

“你都饿了好几天,先吃点粥吧。”

许心蓝先喝了几口粥,才看着刘妈,“你们接下来想怎么对付我?”

“呃?”刘妈被问的一愣,“我们没想对付你呀?只要你把小少爷交出来,你就可以拿着钱离开这里了!”

刘妈看着她脸上那如花绽放般精致的容颜,不由的劝说道:“您说您长的这么漂亮,干嘛那么死心眼呀?您有什么要求,您就直接跟三少提呀?您要是不好意思的话,也可以跟我说,我替您去转达,何苦来在这里……”

刘妈话没说完,忽然眼睛一瞪,一脸震惊的看着她,说道:“你不会是想让三爷娶你吧?”

许心蓝几口便把粥喝了个底朝上,眼眸才移到了刘妈的身上,淡声道:“我死都不会嫁给他!”

他让她过的生不如死,她对他恨之入骨!

猜你喜欢

  1. 婚后小说
  2. 皇后小说
  3. 魂穿小说
  4. 婚姻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