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主页 > 小说库 > 穿越 > 誓要为后

更新时间:2019-11-08 13:17:43

誓要为后 已完结

誓要为后

来源:微小宝作者:子时分类:穿越主角:董舒颜慕晨誉心

小说简介:《誓要为后》是一本不可多得的穿越架空小说,子时把董舒颜慕晨誉心之间的故事写的生动感人。这本小说主要讲了如果爱情抛弃了你,在这深宫里只有你一人了,至少权力可以让你觉得自己还活着,那么就努力去争取,坐上那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后宫主位。看一个女人如何在后宫与朝堂上一较高下,爱恨纠缠,起起落落,浮浮沉沉,道一句:“相濡以沫,何如相忘于江湖。”...展开

已完结
本书评分:
1
5

《誓要为后》小说简介

《誓要为后》是一本不可多得的穿越架空小说,子时把董舒颜慕晨誉心之间的故事写的生动感人。这本小说主要讲了如果爱情抛弃了你,在这深宫里只有你一人了,至少权力可以让你觉得自己还活着,那么就努力去争取,坐上那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后宫主位。看一个女人如何在后宫与朝堂上一较高下,爱恨纠缠,起起落落,浮浮沉沉,道一句:“相濡以沫,何如相忘于江湖。”...

《誓要为后》 楔子 蒙受冤屈 免费试读

直到她叩过三次,老者方才让她起身,眼中有笑意闪过,然后带着她回小院继续学习吹笛。

日子就这样如水般流过,匆匆便是三年。三年后,董舒颜十三岁,朱叟亦在他们家里待了近三年。

终于有一天,他来向董老爷告别,言自己本是自由惯的人,不适合在一个地方长时间待着,这便离去了,临走时,把一只翠玉做的笛子赠予了董舒颜,并爱怜地摸着她的发顶道:“颜儿虽顽劣,却聪颖过人,望好自珍重,他日有缘,为师再来看你。”

董舒颜亦是对他有些依依不舍,却又莫可奈何,只好送别师父。

现在,两个孩子坐在廊下想着如何出去玩耍,董为卿道:“姐,你听过城中有个大善人的传闻吗?”

董舒颜今日穿了一身鹅黄色裙装,外罩一袭同色纱衣,飘逸灵动,裙边绣着繁复的缠枝花纹,襟口亦有,头上的金钗,是简单的蝴蝶花式,耳上各挂着一颗莹白珍珠,看着不起眼,却是上好的深海贝珠,光亮柔和,无一丝杂质。

她将一只着有彩丝锦履的脚蹬到廊下长椅上,屈膝而坐,一手撑在下颌上,认真听着董为卿的话,眼神干净,唇角微扬,倾城之姿毕现。

“卿弟说的可是那接济了城中上百名乞儿的无名公子,听说,他每次去布施都带着一张笑面娃的面具,不让人看到的他的长相。”

“但据知情人道,他的身量颇高,足有六尺以上,且常穿一身青色布衣,却有一条镶有美玉的腰带,故推测他的身份非富即贵。他现在可是全城女子的偶像,那样一个如神祗一般的存在,不知面具下是怎样一张让女子流口水的脸。”董为卿说着,眼中流露出羡慕的神情,想来他也仰慕那无名公子的紧。

董舒颜却不以为然,“那也未见得,说不定他长的是一脸麻子,做了好事,怕别人也瞧不起他,于是戴上面具,以增加其神秘感。所以啊,你也别太羡慕他,搞不好,你的偶像奇丑无比,你岂不是很失望?“

董舒颜说得振振有词,董为卿低头一想,也对,这面具戴着,没人看过他的真容,谁知他是美是丑,搞不好的真如姐姐说的呢。

“不如哪天,我们也去会会这面具公子。”董舒颜从长椅上站起来,眼带星光道,她的笑容很灿烂,一说到要做什么事,更是如此……

两人正商量着要怎么做,突见董舒颜的贴身丫头云儿,着一身红色衣裙,头上两个环髻,匆匆跑来,嘴里喘着粗气,一手抚着胸口,一手指着来的方向,神情带着慌张,结结巴巴道:“不……不好了……,出……出大事了。”

看着云儿的慌乱,听着她的语无伦次,董舒颜的秀眉也紧皱起来,忙追问道:“你说什么?”

“出什么事了?云儿,慢慢说。”董为卿反而镇定道,他不明白,女孩子为什么老是慌慌张张,这丫环是这样,他姐姐也差不多。

云儿缓了口气,方才道:“刘家小姐在家里闹自杀,她的贴身婢女碧儿没办法,跑来请小姐过去劝劝呢。”

“真有此事?”董舒颜一听说是自己的好友要自杀,心里犯起了疑惑,何事引得一个官家小姐如此失仪,竟要自杀?疑惑归疑惑,人还是要去劝的,不然这好友可不就白当了。

想到此,董舒颜快步朝院门外走去,也难怪云儿要用跑的,这董府的院落深深几进,从她在大门外得到消息,到把话传进来,这时间也足有一柱香,若是再走出大门,又得再走一柱香,这一去一回,时间可不就耽搁得多了嘛。

董舒颜可没那么多的时间,她现在是急死了,恨不能肋下生翅,直接飞到刘府,途中遇到管家董方,马上让他命人将轿子准备好,立刻在院门口等着,抬她去刘员外家。

董舒颜到得院外大门处,那名叫碧儿的丫环,一袭浅绿色装束,正在那里不停地踱着步子,见到董舒颜出现,抬起头朝她走来,脸上稍有些放松,嘴里恳求道:“董小姐,快去看看我家小姐吧,真是急死人啊。”

董舒颜拍拍她的肩,安慰道:“不急,这便随你去。”她嘴里这么说,心里一样是着急的,不知道那刘小姐到底怎么样了。

这里轿子已准备好,董舒颜等不及丫环帮忙,自己挑帘,稳稳坐上了青顶小轿,让轿夫赶紧朝刘员外府急走。

两个丫环一语不发,自然跟在轿子后面亦是急走。

这刘小姐,名叫刘玉莲,生得人如其名,就象一朵初生的玉莲,冰肌玉骨,容貌甚是清秀,就是性子太软,遇不得事,有什么事就爱钻牛角尖,或是不开心的时候,就爱掉眼泪,让人以为她是水做的。

她爹爹供职于六部中的工部,是六品的员外郎,这官职在京里不算大,却是不折不扣的京官,所以称刘小姐为官家小姐也不为过。

她与董舒颜关系最好,因为她虽性子绵软,对人也极和善,从不以身份压人,也不会因为自己出生官家而看不起商贾出身的董舒颜,这也就是她们两关系好的原因。

在书院里,董舒颜可以随意欺负其他同学,却独独不会欺负刘玉莲,也正是她俩关系好的佐证。

刘家居于向阳城南面,靠近南城门,与董家正好相背,若是一路直走,本没多少距离,可这京里街道纵横,没有直路可走,一绕起来就远了。

因是两个姑娘私会,又不得走刘府正门,也为图省距离,青顶小轿停在了刘家后院,通刘玉莲的闺房。

董舒颜下得轿来,让轿夫就在附近等候,自己则跟着两个小丫环从那扇开着的角门进得院来。这院中种着几株桃花,正是阳春三月,桃花吐蕊,一丛粉红,夹着几片新绿,引得蜂飞蝶舞,风景无限好。

董舒颜却无心赏那美景,在碧儿的引领下,来到红墙绿瓦的一幢二层小楼前,廊下正站立着几名仆从,隐隐可听得有哭声从楼里传来。

碧儿因为董舒颜的到来,心下安定不少,便也不着慌了,只是轻言道:“董小姐,你也听到了,我家小姐在楼上的闺房哭呢,你好好上前去劝劝。”

说完,碧儿吩咐楼下一红衣婢女奉茶来。

董舒颜望一眼那二层小楼,飞檐翘角上,正有一只铜铃随风摆动,发出细碎的叮叮声,春天的暖阳洒下来,照得琉璃瓦光亮一片。

董舒颜收回目光,不再耽搁,登登登,踏上那木质楼梯,来到位于二楼的房间,菱形花格纱橱将闺房与楼梯隔开,转过这道纱橱,藕色的布幔挂在屋中,房中桌椅斗橱,摆放整齐,一张精雕细琢的镶玉牙床,锦被绣衾,帘钩上挂着小小的香囊,屋内便散发着淡淡的幽香。

而刘家小姐则坐在离玉床不远的一张铺有浅金色锦布的圆桌上嘤嘤哭泣,在她身边已有另两个侍奉的丫环,一个劲儿地劝着:“小姐别哭了,哭坏了身子可是大事。”

董舒颜看着那伏桌哭泣的身影,不停地抽搐着,便疾步走过去,温言道:“玉莲,出什么事了?告诉我,大家一起想办法解决,好吗?你这样光哭可起不了多大作用。“

刘玉莲听到董舒颜的声音,抬起头来,她的泪眼已哭肿得如同两个核桃,看得董舒颜真是心疼。

靠近她身边,将她揽在怀里,轻拍着她的背,然后董舒颜坐在她旁边,再次开口道:“玉莲,这几日你也没去学堂,我正在担心你有什么事,可巧今天碧儿就去找我了。到底什么事?“

刘玉莲只顾抱着她抽泣,过了好半会儿,才放开她,看着董舒颜,嘴里语无伦次道:“他不要我了,他不要我了,我该怎么办?“她的眼中带着绝望与惊恐,边说边抽噎着。

她的话没头没尾,听得董舒颜一头雾水。

她看向旁边的丫环,问道:“你们家小姐说的他是谁?我怎么听不懂。“

“董小姐,你有所不知,我家小姐从小与那杨千总的儿子定了亲,只等小姐及笄便要成亲,不曾想,最近几日听闻,杨家又攀上了新来的户部尚书,欲与其千金定亲,遂要与我家小姐退亲。

这女子定了亲怎可轻易让人退掉的道理,这不,把我家小姐气得要上吊,连夫人也气得卧床不起。“随侍在一旁的丫环说得义愤填膺,听得董舒颜亦是火冒三丈。

天下竟有这等事,这千总大人也太无耻了,为了自家荣耀,做出这等背信弃义之事。

“玉莲,别难过了!那千总的儿子有什么了不起,以你的才貌还怕没有人来提亲吗?他这边退亲,那边一定会有人求着来提亲的,就别哭了,啊。“

“舒颜,我怕,娘还卧病在床,可我最想不明白的是,我没做错事,他为什么不要我?为什么?”刘玉莲用白色手绢擦拭着止不住的泪水,仍抽噎着,无限伤感道。

“不就是个男人,也未见得多优秀,既是这样趋炎附势的人家,不结亲也罢,玉莲你听我说,这真不是什么大事,被人退亲错不在你,你又何必想不通呢,就算你真为此事死掉了,只会徒让令堂更加伤心,不是吗?

猜你喜欢

  1. 刑侦小说
  2. 校花小说
  3. 寻宝小说
  4. 仙界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