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主页 > 小说库 > 耽美 > 天下第一村姑

更新时间:2019-11-08 13:22:12

天下第一村姑 已完结

天下第一村姑

来源:微小宝作者:朱紫衣分类:耽美主角:张小菇三儿

小说简介:《天下第一村姑》是一部阅读起来就会让人着迷的穿越架空小说,这本小说作者朱紫衣,是非常有名气的作家。书里张小菇三儿之间的故事非常感人,主要讲述了新时代淳朴善良的好姑娘张小菇,终于穿越了,她来到异时空的大明朝。这个似曾相识又非常陌生的时代,有美酒佳人,也不缺小人鬼蜮;有风花雪月,也不乏盛世隐忧;有任气侠客,也有隐士君子;有慷慨悲歌,也有壮志难酬,变局之下,成为临江府红石村小小村姑的张小菇,如何演绎一番悲喜故事。 向人间寻梅花几处,叹此生飘零转徙。有人因此哭,有人因此笑,自江南到江北,苏杭到京师,张小菇别无选择。上有老衰高堂,下有问学幼弟,最开始也是最艰难的,弃田亩之事,奈何偏偏刘家步步紧逼,咬上身来。张小菇自然要让他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只是,终究改变不了许多事情。就如某个才子,某个佳人。 张小菇民女一人,也做不来后宫争宠,也看不上庸俗富贵,但前世的女强人,纵使小小村姑,也要成为天下第一村姑!...展开

已完结
本书评分:
1
5

《天下第一村姑》小说简介

《天下第一村姑》是一部阅读起来就会让人着迷的穿越架空小说,这本小说作者朱紫衣,是非常有名气的作家。书里张小菇三儿之间的故事非常感人,主要讲述了新时代淳朴善良的好姑娘张小菇,终于穿越了,她来到异时空的大明朝。这个似曾相识又非常陌生的时代,有美酒佳人,也不缺小人鬼蜮;有风花雪月,也不乏盛世隐忧;有任气侠客,也有隐士君子;有慷慨悲歌,也有壮志难酬,变局之下,成为临江府红石村小小村姑的张小菇,如何演绎一番悲喜故事。 向人间寻梅花几处,叹此生飘零转徙。有人因此哭,有人因此笑,自江南到江北,苏杭到京师,张小菇别无选择。上有老衰高堂,下有问学幼弟,最开始也是最艰难的,弃田亩之事,奈何偏偏刘家步步紧逼,咬上身来。张小菇自然要让他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只是,终究改变不了许多事情。就如某个才子,某个佳人。 张小菇民女一人,也做不来后宫争宠,也看不上庸俗富贵,但前世的女强人,纵使小小村姑,也要成为天下第一村姑!...

《天下第一村姑》 第一章 十六女儿初妆成(一 上) 免费试读

第三章\t十六女儿初妆成(二上)

\t张家在张小菇爷爷的时候,虽说比不上如今的沈府,却也还是江南几省有名的富商之家。只是在张小菇爷爷的手里败落了,在金陵的老宅院也换了主人,一家老小死的死,散的散,张小菇的父亲是她爷爷的庶子,素来不受见待,却也因此逃过了那一劫,后来一路到了这红石村安居,只是家境越发糟糕。原先带地银两买了些田地,开始也还过得好,但张小菇的爷爷竟是个读书读傻了的人,操持起家事总归是进的少,出的多,后来遇了骗子,吃了几趟讼事,竟把那些田地也丢了大半。

\t到了张小菇这时候,家中惨淡,已经不得以,让张小菇也必须上山砍柴,去街市贩卖柴薪换取一些用度了。

\t张小菇听母亲算了一会儿家中的账目,心中也是感叹,若非那位沈府中的大娘来一趟,恐怕这一个年都要难过去。

\t等到了黄昏,张小菇在房里研究如何梳头,却听着窗户响动,打开一看,原来是外边的树上,三儿在朝她招手。

\t“二姐,你要的书我给你带过来了。”

\t“真乖。”出了院子,张小菇笑着拍了拍小弟的肩膀道,“有不懂的我可要去问你。”

\t“好说好说。”三儿谄笑道,“不过,姐姐能不能也帮我个小忙?”

\t“说吧,什么忙?”张小菇心情大好,问道。

\t“给我五文钱。”

\t“你想干什么?”张小菇瞪了他一眼,经过了白天的事情,张小菇对于这个家的认同感已经火箭般增加了许多,也因此变得抠门了许多。看着老姐吓人的眼睛,三儿咽了口口水,干笑道:“不过买些东西。”

\t“老实交代,你要买什么。”

\t“文房四宝,笔墨纸砚。”三儿正气凛然道。

\t“你会自己去买这个,当我是白痴么?”张小菇冷笑道。

\t“真是的这个,先生教我,从不骗人。”三儿摸了摸下巴,郑重道。

\t“我数三下,你不老实交代,我就不理你了。”

\t“是真的。”

\t“我数啦!”张小菇扬起了眉毛。

\t“不骗你!”

\t“一!”张小菇数了第一下。

\t“真的不骗你!”

\t“二”张小菇数了第二下。

\t“借给一个朋友。”三儿抱住头,哭丧着脸坦白道,“别敲我头。”

\t张小菇奇怪了:“你有什么朋友要用钱?”

\t“二姐你又不认识。”三儿有些心虚道,“就给我五文钱嘛,我保证不是乱花的。”

\t张小菇看着自己小弟的眼睛,咳嗽了一声,道:“把手拿开!”三儿的眼珠子往上瞄了一下,见二姐没有责怪的意思,才将手松开。结果张小菇的手一抬,弯弯的手指就在三儿的头上敲了一下,才道:“好了好了,我信你。”说着,从返身回屋子里取了五文钱出来,交给三儿。张小菇知道三儿虽然胡闹,有爱折腾,但绝对不是一个乱花钱的性子。

\t三儿拿到钱,高兴地招了招手:“二姐真好!”然后转眼间就跑没了踪影,气的张小菇又要跺脚。

\t回到房间里,张小菇用起前辈子高考的毅力,翻看起那些半懂不懂的老书来,看得出来,这些书比起想象中装帧要好很多,字迹也很清晰,甚至都已经标好了句读。她花了大半天的时间好好翻看了一下,终于补全了自己记忆中残缺的那一部分。果然,这大明朝并非自己原来世界的那个大明朝,原因很简单——

\t在这个世界的历史上,前朝就是宋朝,根本就没有元代,蒙古人现在还在北边草原上放羊呢!而现在的皇帝虽然是万历皇帝,不过却和上辈子历史上的万历皇帝没有半分钱的关系了。现今的大明朝,立国已经两百余年,张小菇对于历史实在是陌生,也计算不出来,在宋之后走了岔道的历史,到今天究竟算是几几年了。

\t“我说怎么没听说过明朝有一个姓沈的权臣呢!”张小菇有些怅然。

\t盛世已经过去了,现在的大明还算是平静,疆域也是比起前朝大了几倍不止,往南到安南行省,往北到辽东行省,东到海外扶桑藩国,西到西域故地,可谓万里之遥。而红石村,便是在江西行省的临江府内。

\t正看着书,陈氏忽然急匆匆走进来道:“小菇,不知你爹爹为何还不未回来。”

\t张小菇连忙把书藏到一边,道:“不在田里吗?”

\t“按道理也该回来了。”陈氏担忧道,“我且去看看,你在家好好呆着。”

\t“我去吧,娘。”张小菇劝道。

\t“也好,你早去早回。”

\t此时已经是夕阳西斜,张小菇换了一身装扮,恢复了往日的村姑摸样,便出了门。家在红石村的村南,出了门便是一条泥土路,刚刚大娘来的时候修整了一下,也不过几步远。一路往西走,已经没有多少房屋,这时暑气刚刚过去,天气也凉的快,道路上的杂草也换上了枯黄的色调。

\t从一个小池塘边走过去的时候,一个中年大叔走了过来,见着了张小菇,便喊道:“张家小娘子,你爹爹被人打了!”

\t张小菇连忙问道:“是怎么了?”

\t“还能有谁,铁公鸡家的老大,因你爹爹放牛放到他家田里去了,一言不合,刘家那小子就动了手,我正打算回去和你娘说呢!”

\t张小菇忙说道:“此事先别告诉我娘,我去看看。”

\t“唉,你一个姑娘家怎么去得。”

\t“没什么去不得的。”张小菇又道了一声“多谢老叔了!”便往田垄间提着裙子跑去。秋日的田间,看起来和上辈子没有什么不同,大多已经收割的田地,还有些没有收割的,是那种明亮的黄色。大明立国至今,虽说也闹过一些灾荒,大多数地方却也还是仓廪充实,百姓家中多有余粮。

\t“爹,你怎么样了!”

\t张小菇赶到的时候,那里已经围了不少人,张小菇的父亲看起来像是个老实巴交的农夫,只是额头打破了皮,出了血,嘶哑咧嘴的样子有些狰狞。身上穿的衣服也有些年头了,手里握着一根棍子,骂着什么。刘家在村子里是出了名的铁公鸡,一毛不拔,那位刘老爷巴不得占了全村的田地,张家虽然一日不如一日,剩下那些田地,也算是村中一等的良田。张小菇的爹爹年轻时候读过书,干起农活来,难免使不上力气。

\t张小菇爹爹姓张单名一个有字,张有年少时,便已经跟随着张小菇的爷爷来到了这红石村,算来如今已经三四十年。

\t看到自己女儿来了,张有原本还怒气冲冲的脸立刻变得平静了许多,捂着额头,皱眉问道:“你怎么来了?”

\t言语中颇有责怪之意。

\t“娘说爹爹迟迟没有回家,所以我来看看。”

\t“真是……这里有什么好看的。”张有把棍子扔到一边,对着自己女儿说道,“快回去!”

\t“张家小娘子,这事可怨不得我。”红石村的小地主,刘老爷家的大少爷,刘兴武嘿嘿一笑道。

\t张小菇撸起袖子,站上土垄,高声问道:“谁打的我爹爹。”

\t还没见过谁家小娘子有如此样子,一时间众人都呆了一呆,张有也怔了一下,这时候不知道哪里窜出来的小孩喊了一句,“是刘兴武打的!”张小菇眉毛一扬,提起裙子跳下了小土堆,走到老爹身边捡起他丢在地上的棍子,一步步走到刘兴武的面前。

\t“张家小娘子……”刘兴武刚一开口,就看见张小菇手里的棍子往上一扬,只听风声一起,紧接着就朝自己的脑袋挥了过来。话堵在嗓子里,只来得及喊一句“别……”,刘兴武就吓得一哆嗦,往后一缩。可怜鼻子还是被脏兮兮的棍子划拉到,破了皮,又红又黑,差点就要破相了。

\t张小菇把棍子指着刘兴武,娇喝道:“你打伤我爹,这算还你的!”

\t刘兴武脸上又青又白,气得说不出话来,一只手用袖子遮住鼻子上的伤口,带着重重鼻音怒道:“张家小娘子,我看你是个姑娘家,不想和你动手,这一次可是你爹爹有错在先。”

\t“你说,我爹爹错在何处?”

\t“你家的牛践踏我家田地,就算是说到里正大人那里去,说道知县大人那里去,都是我占理!”

\t“什么道理!”张小菇高声道,“我家的牛,不过是禽兽之属,不小心践踏了你家的田地,也不过是无心之失,你打我爹,却是有心之辱,我是我爹的女儿,父亲受辱,女儿不顾,是为不孝。今上以孝治天下,这个道理怎么讲不得?里正大人也好,知县大人也好,若因为这些小事责罚我的父亲,我断无话说,但你来动手,是想夺此间父母官的职责么?我打你,是为孝,你打我爹,却是为跋扈乡里!”

\t言语犀利,竟不像是女儿家,这一番话下来,不仅刘兴武目瞪口呆,竟有人能把是非扯到那么远去,就连张小菇的老爹,张有,也在一边睁大了眼睛,仿佛第一天认识自己的女儿一样。

猜你喜欢

  1. 庶女小说
  2. 闪婚小说
  3. 神医小说
  4. 神魔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