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主页 > 小说库 > 玄幻 > 欺婚总裁:爱情三十六计

更新时间:2019-11-08 15:13:04

欺婚总裁:爱情三十六计 连载中

欺婚总裁:爱情三十六计

来源:掌中云作者:坏掉的灯泡分类:玄幻主角:时好邹立诚

小说简介:《欺婚总裁:爱情三十六计》是一本不可多得的总裁豪门小说,坏掉的灯泡把时好邹立诚之间的故事写的生动感人。这本小说主要讲了一场预谋已久的骗婚计划,一个套路庸俗的开头,一段不为人知的过往,一位深情款款的总裁,一生纠缠不休的爱恋。"时好,我爱你不是说说而已。""邹立诚,我爱不了你。"...展开

连载中
本书评分:
1
5

《欺婚总裁:爱情三十六计》小说简介

《欺婚总裁:爱情三十六计》是一本不可多得的总裁豪门小说,坏掉的灯泡把时好邹立诚之间的故事写的生动感人。这本小说主要讲了一场预谋已久的骗婚计划,一个套路庸俗的开头,一段不为人知的过往,一位深情款款的总裁,一生纠缠不休的爱恋。"时好,我爱你不是说说而已。""邹立诚,我爱不了你。"...

《欺婚总裁:爱情三十六计》 第8章 赌注 免费试读

我刚刚下班没多久,邹立诚一通电话把我叫到了百货大楼,他说在四楼的一家叫"prevail"的店等我。

邹立诚试了一套灰色的西装,他对着镜子整理袖口时,我正好走进去。

“来了?”邹立诚对着镜子跟我说话。

我问道:“来这里干嘛?”

邹立诚解释道:“今天,陪我去参加一个宴会。”

我突然回忆起来,我们已经结婚了这件事,邹立诚还没正式向外公布,上次的婚礼不过只是一个小型的闹剧。

“怎么?不愿意?我可不想当个没名没分的钻石王老五。”邹立诚打趣。

“怎么会,你都不介意,我没什么好忌讳的,倒是怕挡了你的桃花运!”我冷哼一声。

我进去换礼服,礼服是大露背的款式,薄薄的蕾丝边包裹下的若隐若现,我感觉背后凉嗖嗖的。

“邹立诚,我觉得不行……”我半遮半掩走回来。

他眼睛眯着一条线,“款式倒挺适合的,不过太露,不行!”

连续换了几套,他都不满意,我气呼呼走回试衣间。

“挑剔鬼!”

最后我换了一身保守的礼服,一字将锁骨完美露出,鱼尾裙的设计凸显了腰线。

我只好提了口气才慢悠悠走了出来,“如何?”

我转了个圈,邹立诚眼睛一亮,我知道他很满意这套衣服。他故作镇定托着下巴,还低头看了看表,“就这个了。没时间了。”

今天是老张送我们去参加晚宴,我下车时,邹立诚帮我提了提裙摆,“谢谢。”

我挽住他的手,踏在红毯,酒店的金碧辉煌让人炫目,那虚幻又奢靡的气息朝我扑面而来。

邹立诚拿着杯香槟就在那里站在,来搭话的人数不胜数。

我的窘迫难以启齿,只能待在一旁讪笑。

冷艳踩着那双恨天高走了过来,一副居高临下的样子瞥了瞥我,“立诚,你怎么不叫我来陪你?倒要麻烦时小姐。”

我发现冷艳充耳不闻的本事是一等一的,永远都听不懂人话。

“冷小姐,不好意思纠正你,我现在是邹太太。”我本来不想逞口舌之快,但是看她的表情实在是气人。

“我太太说的对,你应该称呼她为邹太太。”邹立诚承认我的说法,我心里竟然生出几分感动。

冷艳的表情渐渐难堪,或许她想起曾经这个头衔应该是属于她,会不会悔不当初。

邹立诚虽然不是晚宴的主角,但确实一直是聚会的焦点,他优雅不失礼数,英俊又有点迷人,对任何事都可以侃侃而谈。

我站在他旁边,对他有些敬佩。

一个穿着金黄色西装一股子暴发户气息的中年男人走了过来,拍了拍邹立诚的肩膀。

“邹先生啊,好久不见。”

邹立诚并未生气,“刘总,好久不见。”

“这位是?”刘总看向我。

我有些期待,邹立诚会怎么介绍我。

“我太太,这是天海家园的刘总,打个招呼。”邹立诚微笑道。

“刘总好。”我一脸疑惑地打招呼。

两人简单交谈之后,邹立诚凑在我耳边解释道:“你刚刚小瞧那个刘总了吧,他可是海市的房地产巨头。今天的晚宴就是他办的。”

房地产?我又偷偷顺着邹立诚的目光看过去,人不可貌相。

邹立诚十分认真地为我介绍今天出现在晚宴上的人,基本上都是海市有头有脸的人物,不少还是邹立诚的合作伙伴。

“我跟你说……那边那个是……”邹立诚怕我无聊,他自己话都变多了起来。

我打断他,“你告诉我这些,这样好吗?”

邹立诚歪了一下脑袋,用手顶了顶我的额头。

“想什么呢?这又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

突然灯光一暗,刘总在晚宴宣布道:“今天,我在这里宣布,两件大事,首先我们跟至诚将共同开发智能化家居计划!还有恭喜邹先生跟他太太时好新婚快乐!”

灯光打过来,照到我们身上,刘总举杯:“干杯!”

他摇晃眼前的酒杯,我也拿起酒杯,我们相互碰杯,我一饮而尽,那火辣辣的灼烧感刺痛我的喉咙。后来又来了好多人,我接连几杯,感觉头晕目眩,看邹立诚都看出几分重影,酒精确实让人意乱情迷。

“时好?时好?”邹立诚呼唤我的名字,那是世界上最动听的声音。

我将手搭在他的肩上,在他耳边轻轻说道:“邹立诚……我……”

第二天醒来,我发现自己躺在床上,头痛欲裂,他躺在我身旁光裸上身,腹肌一览无遗。

“你醒了?”他一只手支着脑袋,那样看着我。

我尴尬地看着他,“嗯,我昨天有对你做什么吗?”

“你是说哪种?”邹立诚似笑非笑地看得我发慌。

“比如,上下其手?”我试探地问道。

邹立诚起身扑过来,靠的很近,“好像有,又好像没有。”

我猜到他是戏弄我,我推开他,“我要去上班,你起开。”

他一只手按住我,“时好,你亲我一下,我就让你起来!”

我看了看钟,上班时间要来不及了,快速地在他脸颊上亲了一口,便要逃。

他拉回我,在我嘴角落下深深的一吻。

“时好,今天是周末。”

一番缠斗,我们两个终于起床了。

我在镜子前刷着牙,邹立诚刮着胡子,我偷偷看着旁边的他,会觉得现在就是岁月静好的时刻。

“时好,要看我就正大光明地看。”他伸手拉我,我满口的牙膏,他满脸的泡沫。

两个人接个吻都是薄荷的味道,我差点没一口把牙膏吞下去,“流氓。”

洗漱干净后,邹立诚一身家居服站在餐桌上摆盘,一杯蜂蜜柠檬水递过来,我咕噜咕噜喝下去。

“时好,不会喝酒就不要喝那么多了。”邹立诚是在关心我?

我默默啃了几口面包,乖巧地应下来:“好。”

邹立诚接了一通电话,着急忙慌地出门了。

吃完面包,刷开新闻首页,八卦专区大大的标题:“至诚总裁邹立诚劈腿无名小卒,演员女友冷艳自杀未遂!”

我关掉了手机,那个可能无名小卒就是我。

猜你喜欢

  1. 暧昧小说
  2. 傲娇小说
  3. 爱情小说
  4. 暗恋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