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主页 > 小说库 > 穿越 > 误入敌营:腹黑王爷极品妃

更新时间:2019-11-08 15:17:53

误入敌营:腹黑王爷极品妃 已完结

误入敌营:腹黑王爷极品妃

来源:微小宝作者:哆儿分类:穿越主角:米洣骆哲

小说简介:《误入敌营:腹黑王爷极品妃》是由哆儿创作的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穿越架空小说,主角有米洣骆哲,普通版 他对她说,最爱的人是她,可回头又娶了别人。只因为那两女子手握天下兵权。 妖娆王妃手中兵权半边天下,众人想要,却无人敢要。 娇柔郡主手中兵权亦是半边天下,众人追捧,用尽心机。 得到她们便是有了福星,但面对深爱的女子,何曾不觉得她是宝呢? 一个是细作,一个是王妃,还有一个是郡主。 一个是他深爱的女人,另外两个是他必须得到女人。 阴差阳错的产生爱情,也是一生一世扯不断的纠缠。无论这个细作怎么逃都逃不出他的手心,温柔的背后只有血淋淋的事实。争权,夺位,心计,只为权倾天下。 皇位真是那么令人着迷么? 皇子公主一同回答:是,我要做这天下主人! 爱情版 美女细作迷糊入错敌营,想脱身?难!腹黑皇子牵着你的鼻子走。小娘子,入了我的怀,还想去哪儿呢?...展开

已完结
本书评分:
1
5

《误入敌营:腹黑王爷极品妃》小说简介

《误入敌营:腹黑王爷极品妃》是由哆儿创作的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穿越架空小说,主角有米洣骆哲,普通版 他对她说,最爱的人是她,可回头又娶了别人。只因为那两女子手握天下兵权。 妖娆王妃手中兵权半边天下,众人想要,却无人敢要。 娇柔郡主手中兵权亦是半边天下,众人追捧,用尽心机。 得到她们便是有了福星,但面对深爱的女子,何曾不觉得她是宝呢? 一个是细作,一个是王妃,还有一个是郡主。 一个是他深爱的女人,另外两个是他必须得到女人。 阴差阳错的产生爱情,也是一生一世扯不断的纠缠。无论这个细作怎么逃都逃不出他的手心,温柔的背后只有血淋淋的事实。争权,夺位,心计,只为权倾天下。 皇位真是那么令人着迷么? 皇子公主一同回答:是,我要做这天下主人! 爱情版 美女细作迷糊入错敌营,想脱身?难!腹黑皇子牵着你的鼻子走。小娘子,入了我的怀,还想去哪儿呢?...

《误入敌营:腹黑王爷极品妃》 第一章 我是细作 免费试读

第三章大皇子生辰宴

接连几天,米洣装病也就蒙混过关,二皇子骆哲每日都来探望,但没再提米洣母亲牌位之事。

看着下人端着十几种丝绸布匹跟在丝制大人的身后,米洣一头雾水。她在二皇子府中多日,穿的虽说不错,但皇宫里的丝制大人亲自过来,是不是有点受宠若惊呢?

“叨扰姑娘了,奴婢奉命为姑娘做衣。”丝制大人手握软尺,迈着碎步款款而来。

米洣连连后退两步,问道:“做什么衣服?”这个二皇子莫不是想娶她?天啊!怎么可以!

“过几天是大皇子生辰,大皇子命奴婢前来为姑娘做衣,好去参加大皇子的生辰。”丝制大人一边解释,一边将那软尺就甩上了米洣的肩膀。

不等米洣回神,就听见丝制大人说:“肩宽一尺二。”一旁的小侍女急忙记录。

米洣猜不透骆哲的想法,她总觉得这个二皇子是一只温柔的老虎。她在这里多日,虽然没见骆哲聚众势力,但却知道他时常外出。难道说他的势力不在府中,而在其他地方?

随着丝制大人的要求,米洣伸长手臂。但不管怎么说,能去参加大皇子的生辰,她就一定要想办法留在大皇子府中。

从来不知道做一套衣服也是如此复杂,量完身形,还要亲自挑选布料,半个时辰下来,米洣晕头转向,这些女人家的东西,她不熟悉哇!哦不,应该是她常年细作训练,没有正经打扮过。

丝制大人走的时候,米洣还在头晕,就连骆哲过来,让她签一份什么契约书,她也是看都不看,提笔写了自己的名字。

大皇子寿辰当日,府里上上下下忙得不可开交,甚至还从二皇子府中调了下人过去帮忙。

这大皇子府较二皇子府中华丽许多,许是皇后嫡出的原因,立景帝相当的照顾。

每走一小段路,就能看见一个小亭台,小亭台四周挂着风铃,只要起风,便像是奏乐一般伶仃响起。这大皇子也并非风雅之人,这府中却为何会有这么诗意的地方呢?米洣想不明白,偷偷问了骆哲。

骆哲只是说:“曾经大皇嫂想拆掉这些风铃,皇兄知道后就下了一个‘杀无赦’的命令。”

米洣听得一颤一颤,这大皇子严肃沉闷,做事严谨,她是听说过的,可这般无礼残酷是不是也太无道德了?

穿过一条幽静的小道,便就是寿宴的场地。这进了大皇子府之后,只有正门前挂了红灯笼彰显喜事,其他地方倒是一个灯笼也没有。

脚下这条小路,虽然没有灯笼照明,但却从地下散发着一片幽绿之光,柔和而神秘。

米洣蹲下身来研究,这么神奇的事情,她从来没有听说过!手指在那幽绿的光线上轻轻抚着,光滑异常,甚至还有一股清凉之意。

“这些是荧光翡翠。”骆哲也蹲了下来,靠在米洣耳边解释。

荧光翡翠!

她的天啊!这个宝物,米洣她听说过,价格昂贵,还异常稀少。达官贵族都当珍宝收藏,可这大皇子却如弃敝屣,至如泥沙,用来铺地!

被骆哲拉走的时候,米洣回头看了好多眼,真是浪费,浪费啊!

大皇子的生辰宴席每年都在府中“拾箩别苑”办的,说是要谨记劳作之辛苦。这“拾箩别苑”常年无人居住,位置特别清幽,皇子妃和结尾夫人曾经想过在此置一小桌,时常到此品茶闲聊。但“拾箩别苑”的钥匙只有大皇子一人掌管。

米洣暗中鄙视大皇子这些变态的习性,一面又庆幸自己是在二皇子府中。若是当初真入了大皇子府,她还有清福享受吗?

随着骆哲入席,只见立景帝与大皇子正坐中央,下方两侧才是妃嫔皇子和公主的座位。

中央歌舞不断,美人流连,丝竹之声悦耳,可这大皇子却无半点高兴之意,只顾自己独自饮酒。

“骆哲,这位姑娘是……”立景帝注意到米洣,只因她和骆哲一起进来且面容生疏,一身罗裙华光流彩,尤其是身形高立,特别引人注目。

“回父皇,这位姑娘名叫米洣,是儿臣的一位朋友,因为话语特别投缘,所以便邀着一起来为皇兄祝寿。”骆哲拱手回道。

一旁的米洣急忙起身行礼:“民女参见皇上。”

“免礼吧。今日只需玩得尽兴。”立景帝扭头看向歌舞,并没有想象中的严谨,反而倒十分随和。

许是因为今天是大皇子的生辰吧。米洣猜想,视线转了一圈儿,这宴席还未开始,各位宾客皆交头对饮。偶有几束目光停留在米洣身上的,但也飞快转向其他地方。

米洣今日发饰璀璨,珠宝伶仃,一身古纹双蝶千水裙,将那原本就笑眼弯眉的脸蛋儿衬得更加水灵。这被人多看几眼也是自然,只是那些人转移视线的速度也太快了吧?或者说他们只是瞟了一眼,都还没有看清楚呢。

米洣郁闷,虽然今天公主妃嫔美态尽出,耀人眼目,但自己的装扮也不在她们之下,这些人的视线转移之快简直就是侮辱嘛!正要向骆哲叨扰两句,米洣突然发现,骆哲拿着酒杯却并未喝酒,那笑若春风的面容扫过每一个看过来的视线。

心脏漏跳一拍,难不成,骆哲是在制止那些宾客看她?这样想着,脸上顿时就绯红一片,米洣慌忙喝下一杯酒。就在她为求镇定,一杯接一杯的时候,门口太监一声高调:“安贤王妃到——”

中央正坐的大皇子手颤了颤,杯中酒水洒了出来。

只见一雍容华贵年轻女子款款而来,足下百合盛开米白绣花鞋,金丝古文花色裙摆提起,露出白皙脚踝,暗花镶钻流彩宫装却只是及肩,露出大半香肩锁骨,引得众人垂涎。女子眼眸似带电,红唇似勾魂,青丝挽起,黄金珠松歪斜插着。

女子一入场,所有宾客都望了过来,甚至周边伺候的太监都张大了嘴巴。这般能勾人心魂的女子,谁人不会动心?

女子向立景帝行了礼,便到位置坐下,抬手为自己倒上一杯酒水,身边的男子恨不能是那女子手中的酒壶。

见场面乱了,立景帝咳嗽一声,问道:“王妃,朗儿为何没来?”

放下酒杯,安贤王妃叶萝道:“回皇上,朗儿前日子去了历城,说是要找一支上好的狼毫笔作画之用。”

“朗儿喜欢什么,告诉朕便是,朕定会为她寻来,何须这般辛苦,亲自去找?再说,朗儿一个姑娘家的,远去历城,朕不放心啊!”立景帝捋了捋颔下胡须。

“皇上放心,朗儿是和三皇子结伴而去的。皇上您不是不知道朗儿的脾气,这作画之物,她定是要亲自去找的,而且近日怕是令贵妃又催她挑选夫婿了,朗儿嫌烦,才去的历城。”女子语毕,继续喝酒。

“哦?晨儿也去了?难关朕这段日子没看见他,这孩子没点儿皇子的样子,成天就是知道玩乐。至于令贵妃……朕回去会说说她的。不过,朗儿年纪也不小了,是该定下了,安贤王妃你也不能太惯着她了。”

“是,皇上。”

看着那安贤王妃,米洣也是半天没有回神。冷不防身边骆哲捏了捏她的脸,道:“被一个女人迷住,你也太丢本皇子的脸了吧。”

眨眨眼睛,米洣还顺便抹了一把嘴巴,还好没流口水,只是这等美人如何不让人失神呢?端起酒水就喝,米洣有些奇怪,听闻安贤王爷过世多年,一般女子作为妻子都会遵守规矩低调过日,可偏偏这位安贤王妃华衣而来,甚至衣着暴露,这是为何?

“你是想知道安贤王当年为什么会娶了这样一个狐狸精?”骆哲端起酒杯,笑着说道。

米洣愣愣,急忙点头。素闻安贤王爷宋武早年跟随立景帝身边,英勇善战,且多次征服众多部落,被立景帝封为外姓王爷。这样一个男人应该家中贤妻,怎会有如此王妃?

“她是安贤王的续弦,安贤王妃因生下郡主而离世,安贤王爱妻心切未再填房,后来是父皇在安贤王四十大寿上做主赐婚,将兵部尚书叶大人当时十四岁的小女儿赐给了安贤王爷,只可惜,只过了一年安贤王就离世了。”骆哲一口饮了酒水,放下杯子,闷响一声。

米洣惊讶,她没有看错的话,骆哲话语之中似乎很替安贤王不值,或者说骆哲他敬佩安贤王爷,而厌恶这位年轻的安贤王妃?

“那这般说来,刚才皇上口中的‘朗儿’是指安贤王和这位王妃的郡主了?”米洣继续问道。

“是安贤王和结发妻子的孩子。宋朗今年也十九了,不过是比这个狐狸精小一岁而已。”鼻翼间冷哼一声,骆哲继续喝酒。

米洣大惊,难怪立景帝刚才说宋朗的年纪不小了……

寿宴正式开始,第一杯酒,众人与立景帝共饮,愿兀朝风调雨顺,国泰民安!

接着便有人陆续向大皇子骆昂敬酒,言语之间总带着趋炎附势。米洣看得觉得谄媚,却偏偏身边的骆哲也起身敬酒。

“皇兄,这杯酒祝你早添贵子!”骆哲说得简单,喝得也迅速。

却偏偏正坐的大皇子骆昂迟迟不喝,面有难色。下坐的几位夫人也都焦急。

“大皇子莫不是不接受二皇子的祝福?你都二十又八了,按理说再过两年应该添孙了。”安贤王妃叶萝把玩酒杯,勾着唇角轻笑。

骆昂脸色更加难看,握着杯子的骨节泛白。他府中是有夫人三位,但他为何迟迟不要孩子,她最明白不是么……

“大皇子这是怎么了?莫不是叶萝说错了什么?还是二皇子这祝福送得不好?”安贤王妃扭头看去,脸上带着笑。

抬手,仰头,很用力地将这杯酒喝下,骆昂的脸色铁青。诸位宾客鼓掌示好。

米洣一个寒战,她怎么觉得刚才是刀光血影了?再看看骆哲,脸上依旧是温润如玉,还端着杯子轻碰米洣的。

寿宴未曾停过,立景帝和妃嫔先行回宫,剩下一干人等继续饮酒作乐。谁也没有注意到,大皇子骆昂的视线始终停留在安贤王妃叶萝的身上。

猜你喜欢

  1. 宠婚小说
  2. 丑女小说
  3. 长生小说
  4. 宠爱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