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主页 > 小说库 > 玄幻 > 乡村迷情

更新时间:2019-04-13 11:15:59

乡村迷情 已完结

乡村迷情

来源:浅悦书盟作者:我叫公孙策分类:玄幻主角:白石陆小丽

小说简介:《乡村迷情》是由我叫公孙策创作的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乡村生活小说,主角有白石陆小丽,白石懂事,也出去帮村里人放牛羊割草,这些不会开口的动物成了白石唯一的玩伴,有事没事的时候白石就会和它们比力气。一来二去的倒练出白石一身力气,普通人还真不是他对手。一天.........展开

已完结
本书评分:
1
5

《乡村迷情》小说简介

《乡村迷情》是由我叫公孙策创作的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乡村生活小说,主角有白石陆小丽,白石懂事,也出去帮村里人放牛羊割草,这些不会开口的动物成了白石唯一的玩伴,有事没事的时候白石就会和它们比力气。一来二去的倒练出白石一身力气,普通人还真不是他对手。一天.........

《乡村迷情》 第20章 陆小丽的火热回报 免费试读

  灯光昏暗,朦胧一片。人影晃动,春色满屋。

  一男两女,完全不顾天气闷热,争风恐后,尖叫呼嚷,兴致正浓。张三娃熟练脱光了长发女人,脱了沙滩裤,猴急的爬了上去,弓着身子趴了下去,摆好架势,正准备攻打。短发女人脱了裙子,跟着爬了上去,两手乱抓,嚷着一起玩。

  张三娃刚好瞄准目标,弓身前冲,被她一推,失了准头,心里火起,反手一把推开她,嚣张吼骂,“蠢女人,等会儿。老子折腾了这个傻女人,再慢慢的折腾你,保证你舒服的啊啊叫。”

  “轰!”

  槐树做的对开木门,像被雷劈一般,一下破成了几块,碎木片四处飞舞,有一块飞进了他睡的房间,落在地面,发出刺耳的声音。

  张三娃大惊,松开长发女人,腾身跳下,裤子也不穿,光着脚丫子,甩开两腿,咆哮着冲了出去,破口大骂,“是哪个***的杂碎,敢在老子的地方闹事?”

  进了堂屋,看清门口的人,呆了一呆,根本不在意当门而立的白石,流着口水,直勾勾的看着陆小丽隆起的地方,咽着口水,“瓜女人,是不是舍不得老子,又想让我折腾了?”

  白石傻笑两声,跨步过去,到了单门口,探头看看床上的两个女人,收回目光,看着张三娃,傻笑说,“我们交换,我帮你折腾床上的两个蠢女人,你折腾陆小丽这个瓜婆娘。”

  “小P眼,老子认识你,敢来这里闹事,打断你的狗腿。”

  张三娃冷笑,握紧右拳,甩直右臂,拳头直砸白石的胸口。

  白石装着害怕的样子,歪扭着退了一步,正好退进了张三娃睡的房间。长发女人和短发女人,仍旧光着屁股蛋,见一个陌生男人闯了进来,两臂抱胸,缩成一团,吓得大声尖叫。上下两处,所有风光暴露无遗。仅凭双臂,挡了上面,却顾不了黑色地带。尖叫着,手忙脚乱的爬下,四处找衣服,发现只有一件。长发女人的吊带衫扔在院子里。情急之下,俩人同时抢短发女人的裙子。各不相让,力道过大,把裙子撕成了两块。

  短发女人一呆,一直忍着的怒气,终于暴发了。她和长发女人俩人,常和张三娃一起混。有时一对一,有时一比二。张三娃高兴了,偶尔给她们10元或是20元钱。一直以来,张三娃比较喜欢长发女人,时常冷落她。为了这件事,她一直怀恨在心,却怕张三娃不高兴,所以忍着。

  现在,终于找到机会了。松开破裙子,扬起右手,甩手就是一个巴掌,尖叫怒骂,“臭破货,烂得流臭水了,你干嘛抢老娘的裙子。”

  长发女人抓住了裙子,心里正高兴着,哪曾料到她突然出手。左边脸庞结实的挨了一巴掌,抚着火辣辣的脸庞,疾伸右脚,踹向短发女人的小腹,顺手把破裙子扔了过去,“破货,你比老娘更烂,就像这烂裙子一样,烂得不能用了,烂得没有男人弄了。”

  这一脚挺沉的,短发女人按着小腹,额头冒冷汗,不停的叫唤。长发女人还是不解气,抓着她的短发,用力的拉扯,尖声大骂,“千人骑,万人压的破货,老娘今天就让你知道厉害,看看谁的更烂?撕烂你的臭东西,看你怎么勾男人?”

  白石已经退到床边了,两个女人全疯了,当他不存在,一边打,一边骂。张三娃步步紧逼,他似乎无路可退了。见长发女人她们打的热闹,拍着双手,傻笑说,他们暂时停止,看女人打架。

  “看你老母。”

  张三娃快疯了,从堂屋追到床边,一连出了12次出手,踢了五次腿,每次都是信心十足,明明击中了,却莫名其妙的落了空。

  他怀疑白石是装风卖傻,扮猪吃老虎。侧身跨步,奔到床前,探手从竹席下面抓出一把长约20公分的雪亮短刀,冷笑着,直刺白石的小腹。

  白石发怒了,也不想玩了,抬起右脚,绷直脚尖,疾踢张三娃的左边软肋,左手五指齐张,抓住他的腕脉,反时针拧动。

  脚尖踢中软肋的同时,响起刺耳的骨折声。张三娃的右手腕严重骨折。五指无法着力,短刀垂直下坠。左边肋骨,至少断了三根。

  白石抬起左脚,踢在刀柄上。短刀像长了翅膀一样,破空疾飞,射进床方边缘,射进一半,张三娃惨叫着蹲了下去,身子不停的颤抖,惊恐万状的看着白石,结巴的说,“你,你到底是谁?”

  “我?”

  白石傻笑几声,摸摸自己的大鼻子,傻不啦叽的说,他是帮外面那个瓜婆娘收帐的。那个瓜婆娘,只知道赚钱,让别人白玩了不说,还被骗了25元钱,加上两次“皮肉钱”算倒帐的话,就折了45元钱。

  张三娃额头开始流冷汗了,嘴里一阵干涩,这才感觉事态严重,“你,你和她……你玩过她?”

  “玩。”

  白石怒骂,伸出左手,揪紧张三娃的乱发,像拉死狗那样拖了出去,扔在堂屋里,看着站在门口,微微发抖的陆小丽,大声说,瓜婆娘,老虎没有牙了,想怎样报仇,放心大胆的整。整残了,或是弄死了,所有的帐算在他头上,绝对没有找她报仇。

  “愣头青,你,你真的打赢了这个狗杂碎?”

  陆小丽不敢进去,没看到整个过程,仍不相信,白石这样快打赢了张三娃。现在的张三娃就像一只病猫,软不拉叽的趴在地上。哼哼叽叽的,哪有平时半点威风和嚣张。

  “瓜婆娘,你放心的整,他没有牙齿,不会咬人了。”

  白石傻笑,跨步过去,在她身上捏了一把,轻声说,如果张三娃不听话,或是想反抗,就用脚踢,或是踩他的右手碗,力气越大越好。这招不灵,就找棒子敲他的左边胳肢窝下方。

  陆小丽提着嗓子,上前两步,细细打量张三娃,的确像一头没有牙齿的老虎,悄悄的松了一口气,却不明白他要准备做什么。

  白石又傻笑,说里面有两个女人,光着屁股打架,挺好看的,他进去观看,并帮她们打气加油。谁输了,就骂几句,谁赢了,就鼓励几句。他是最公平的裁判,绝不偏向谁。她有胆子的话,可以等会儿报仇,进去看光屁股女人打架。

  陆小丽完全不明白他这个人了,在林子十分的生气,像要吃人一样,现在打赢了张三娃,反而傻里傻气的,一点脾气都没有了,不整张三娃,好奇的看女人打架。光屁股女人,他不是没有看过,有什么稀奇的。

  她摇摇头,在堂屋角落找了一根约两尺长,婴儿手臂大小的木棒,走到张三娃的身边,高高的举起,对着他的右手碗,用力敲了下去。

  张三娃正哼叫着,万万没有想到,一向胆小怕事的陆小丽这样狠!闪避不及,被木棒敲个正着,惨叫一声,身子不停的颤抖,忍痛举起左手,投降的说,他知道错了,不该白玩她,还骗她的钱。现在就把25元钱还给她,并补20元的“皮肉钱”。

  陆小丽真的愤怒了,再无半点恐惧和害怕,举起木棒,又敲了下去。

  张三娃痛的发抖,吃力的爬起,冒着冷汗跪了下去,问她到底想怎样?陆小丽又敲了几棒,把木棒顶着他的小腹,尖厉说,先叩头认错,而后给两倍的价钱。以后,不准再去杨柳村,更不准欺负杨柳村的妇女,也不准白玩别的女人。

  “好,好,我给,我给。”

  张三娃颤抖着,紧张的说,能不能把棒子拿开,放在脆弱的地方,万一手抖下滑,很容易出事。一旦弄坏了,他这辈子就完了。

  “别耍心眼,小心老娘戳破你的脏东西,要你一辈子做假男人。”

  陆小丽多了一个心眼,没有移开棒子,逼着张三娃进睡房拿钱。

  张三娃彻底没有皮调了,为了保住“吃香喝辣”的东西,真不敢乱动,温顺的像头小猫。夹着屁股,提心吊胆的向睡房走去。

猜你喜欢

  1. 萌娃小说
  2. 末日小说
  3. 末世小说
  4. 魔法师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