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主页 > 小说库 > 都市 > 奈何缘浅,遇见情深

更新时间:2019-11-26 11:34:37

奈何缘浅,遇见情深 连载中

奈何缘浅,遇见情深

来源:微小宝作者:南州花主分类:都市主角:宋云致何秋铭宋纤

小说简介:《奈何缘浅,遇见情深》由作家南州花主最新著作,主角宋云致何秋铭宋纤人物个性鲜明,书名主要讲述了多年之后,何秋铭仍是在想起曾经爱慕过的那个女孩时露出最温暖的笑容。有时候,相遇太早,相爱太迟,注定会以悲剧收尾。他用了很多年才教会她如何去爱的女孩子,最终,她的爱情属于另一个男人。 年少时,我们总是因为太过骄傲而放弃得太轻易,等到真正成熟的那一天才知道,错过将是永远的错过。当年,所有人都以为秦御是见色起意,没想到他这一动念,就把一个女孩放在心上宠了一辈子。 爱情是不需要理由的,它来时可能是轰轰烈烈,也可能是寂寂无声,唯有最坚定的人,才能从头到尾把爱围困在掌心;他的小仙女,以爱为笼,就这样被他困在心上一辈子。 宋云致这辈子爱过两个男人,年少时的一...展开

连载中
本书评分:
1
5

《奈何缘浅,遇见情深》小说简介

《奈何缘浅,遇见情深》由作家南州花主最新著作,主角宋云致何秋铭宋纤人物个性鲜明,书名主要讲述了多年之后,何秋铭仍是在想起曾经爱慕过的那个女孩时露出最温暖的笑容。有时候,相遇太早,相爱太迟,注定会以悲剧收尾。他用了很多年才教会她如何去爱的女孩子,最终,她的爱情属于另一个男人。 年少时,我们总是因为太过骄傲而放弃得太轻易,等到真正成熟的那一天才知道,错过将是永远的错过。当年,所有人都以为秦御是见色起意,没想到他这一动念,就把一个女孩放在心上宠了一辈子。 爱情是不需要理由的,它来时可能是轰轰烈烈,也可能是寂寂无声,唯有最坚定的人,才能从头到尾把爱围困在掌心;他的小仙女,以爱为笼,就这样被他困在心上一辈子。 宋云致这辈子爱过两个男人,年少时的一...

《奈何缘浅,遇见情深》 第1章 离婚 免费试读

林箴颓唐地扒了扒头发。

最初,他是下定决心要和宋纤共度余生的,只是,再甜蜜的爱情都抵不过现实。他无力地合上文件,真到了他期盼的这一步,他反而胆怯了,一旦在文件上签字,自己就真得永远失去她了。

三年夫妻,宋纤感知到了林箴心间那抹淡淡的不舍之情,她只觉得讽刺和可笑:“怎么?我主动和你离婚,这么好的机会你要放弃?”

宋纤依然是那个宋纤,表面上温婉如水,实际上却尖锐得像根钉子,总是咄咄逼人。

“你想多了。”林箴恼羞成怒,飞快地在文件上签字。

“只是,我是过错方,你没必要净身出户,我会往你账户上汇三千万,另外这座房子和车库里的车子都留给你。”

“没必要。”宋纤冷冷拒绝:“周二上午九点,我们民政局见。”

“随你。”林箴拉开椅子,他动作很大,椅子在光洁的大理石上发出“砰——”的一声响。

“我这就安排人办理过户手续,那些都是你应得的,就当做是我补偿给你的青春损失费了。”说完头也不回地走出客厅。

“去你~妈的青春损失费!”一向把外在形象视为生命的宋纤第一次对着这个男人飙脏话,这就是她真心爱过的男人,当初做决定的时候有多坚定,现在婚姻失败的她就有多愚蠢。

果然呵,女人婚后流的眼泪,都是当初挑男人时脑子里进的水。

大门“啪——”的一声合上,宋纤仿佛被抽干了全身的力气,瘫软在椅子上,想哭,眼泪却流不出来。

林箴是她的学长,那一年,她刚去金融系报道,为她拉箱子的男生英俊挺拔,风流倜傥,令她一见倾心。

直到走进婚姻的围城,一千多个日夜的煎熬,宋纤才知道这个男人有多懦弱和薄情。

宋纤望着客厅里紧紧闭合的大门,眼泪模糊了视线。她拿起桌上林箴那杯没喝完的咖啡,咖啡已经凉了,冰凉的液体灌入喉咙,苦涩的味道从唇~舌间一直漫延到心里,又一点一滴渗入血液。

果然,她还是喝不惯苦咖啡。

宋纤肩膀一颤一颤的,她紧~咬住双~唇,死死压抑住喉间那一抹呜咽,以前的时光有多甜蜜,回忆起来就有多痛苦。她的双手按上小腹,好在,从今往后她又多了一个亲人,一个与她骨血相连的小宝贝。

宋纤当天晚上就搬出了湖滨花园,驱车前往星辉苑。

从她们姐妹搬来星辉苑已经有十年了,好在小区的物业管理十分到位。每一年物业的工作人员都会粉刷墙壁,从外观上看,小区的每一幢高楼总是崭新的赏心悦目。

时光斑驳了容颜,心境也染上风霜,只有这个被称之为“家”得温暖的壳,仿佛一直不曾变过。

那里是妈妈留给她的房子,他们姐弟三个,一人一个房子,刚好就在同一层。岿然已经走了,偌大的房子,也就只剩下她和云致。

晚上八点,宋纤敲开了妹妹的房门。

宋云致穿着一件淡紫色的印花睡衣,裙子中间的米老鼠快乐地咧着嘴。裙子的主人却披头散发,醉意朦胧地将宋纤迎进了门:“你怎么这么晚过来?”

宋纤看到茶几上已经开了瓶的红酒,眉头皱了皱:“你怎么又喝酒?”

“睡不着。”宋云致一脸无所谓的样子,从冰箱里拿出~水果,洗干净摆在果盘里:“怀~孕的人不是要多吃水果吗?我昨天买的莲雾和火龙果,要不要吃点?”

宋纤没接,反倒问起她的学习成绩:“你期末考试考的怎么样?”

“就那样呗。”宋云致端起酒杯,喝了一口红酒:“我就算期末考试考得再好,也不过是个三流的野鸡大学,那里就和尼姑庵似的,我能怎么办,得过且过呗。”

宋纤气得拿手指点她额头:“你这样不求上进,何秋铭父母那关怎么过!”

宋云致没有想到姐姐现在还有心情关心自己的事,她暗暗撇了撇嘴,尽管嫌弃宋纤啰嗦,她仍是表明了态度:“他家愿意娶,我就嫁。”

她们姐妹两个在婚姻上都有些消极,都是被动接受,姐姐和林箴,起于感动,而她和何秋铭,则是因为习惯。

宋纤恨铁不成钢地打了一下妹妹的肩膀:“你这是说的什么话!”

怕又激起妹妹的逆反心理,宋纤语重心长地说道:“云致,秋铭很喜欢你,有时候你要积极一点,我相信,他会对你好的。”自己已经很不幸福了,宋纤现在只希望妹妹能够过得好。

宋云致掩嘴打了个呵欠。

虽然她此刻看上去有些不修边幅,但脸上的肌肤吹~弹可破,因为酒气熏染,白~嫩的双颊嫣红如霞,一双灿如晨星的眸子染上水意,仿佛被风吹皱显得波光粼粼的湖面,雾蒙蒙的,轻易便能将人溺毙其中。

“纤纤,你别啰嗦了。我和他的关系我自己会处理好的。”宋云致仰头,将杯子里的红酒一饮而尽。醉意上头,她眸子微醺,“咯咯”笑出声来,清脆如银铃:“今朝有酒今朝醉,谁还去管明日事!纤纤,你就是想得太多。”

宋纤心头涌起苦涩,她不知道妹妹是真的天真懵懂还是什么都不在乎,所以才会这么轻忽又散漫的过一天是一天。她以为她们三姐弟里,妹妹是最不受生~母影响的人,现在看来,是她错了。

“云致,你就要做小~姨了。”宋纤沉沉叹了口气,双手按在小腹上,嗓音轻得像是被风吹起的柳絮。

她现在只盼着肚子里的孩子能够安稳落地,或许,迎来一个新生命,会让她们死气沉沉的家活过来。

宋云致拿着酒杯的手一顿,目光怔怔地盯着姐姐仍旧平坦的小腹,星眸浮上淡淡的湿意。

尽管姐姐肚子里这个,是个父不详的意外,自己还劝过姐姐打掉孩子,但宋云致心里还是很期盼这个小外甥的。

闻言,她放下手里的酒杯,走到宋纤面前,身体蹲下,脸蛋贴到姐姐的小腹上,声音温柔:“宝宝,我是你小~姨,你一定要健健康康的哦。”

猜你喜欢

  1. 灵魂小说
  2. 雷神小说
  3. 练道小说
  4. 离异少妇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