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主页 > 小说库 > 悬疑 > 权宠悍妻

更新时间:2019-12-01 12:03:41

权宠悍妻 已完结

权宠悍妻

来源:网易作者:六月分类:悬疑主角:陈瑾宁李良晟

小说简介:六月新书《权宠悍妻》上架,这是一本重生小说,讲述了陈瑾宁李良晟之间的爱情故事,国公府的嫡女,嫁与将军为妻,助他成为一代名将,却被夫君婆婆厌弃,怀孕之时,他宠爱小妾,以克星为由剖腹夺子,更拿她顶罪屠之。杀身之仇,涅槃重生,她杀心机姐妹,诛恶毒继母,夺回母亲嫁妆,渣男和小妾都一一死在她的剑下。重活一世,她不再痴恋,可偏遇那不讲道理的霸道元帅。“我这个所谓国公府嫡女说白了只是个乡野丫头,配不起元帅,不嫁!”“嫡女也好,乡野丫头也好,本帅娶定了!”“我心肠歹毒,容不得你三妻四妾,元帅若不想后院血流成河,最好别招惹我。”“本帅不纳妾,只养狼,专养你这头女恶狼,事不宜迟,春宵苦短我们来吃肉,为本帅生一窝小狼崽子!”..展开

连载
本书评分:
1
5

《权宠悍妻》小说简介

六月新书《权宠悍妻》上架,这是一本重生小说,讲述了陈瑾宁李良晟之间的爱情故事,国公府的嫡女,嫁与将军为妻,助他成为一代名将,却被夫君婆婆厌弃,怀孕之时,他宠爱小妾,以克星为由剖腹夺子,更拿她顶罪屠之。杀身之仇,涅槃重生,她杀心机姐妹,诛恶毒继母,夺回母亲嫁妆,渣男和小妾都一一死在她的剑下。重活一世,她不再痴恋,可偏遇那不讲道理的霸道元帅。“我这个所谓国公府嫡女说白了只是个乡野丫头,配不起元帅,不嫁!”“嫡女也好,乡野丫头也好,本帅娶定了!”“我心肠歹毒,容不得你三妻四妾,元帅若不想后院血流成河,最好别招惹我。”“本帅不纳妾,只养狼,专养你这头女恶狼,事不宜迟,春宵苦短我们来吃肉,为本帅生一窝小狼崽子!”..

《权宠悍妻》 第712章 李良晟 免费试读

母子历劫重逢,自然少不了一番激动。

安抚好了晖临,又叫人入宫请了御医,晖临世子便被奶娘抱下去了。

平安公主坐下来,感激地看着瑾宁,“你救了晖临,便是本宫的恩人,你要什么赏赐,或者有什么要求,尽管说。”

瑾宁微微一笑,“公主客气了,小女确实有一个要求。”

“说,尽管说。”公主依旧很激动,眼底眉梢都跳跃着失而复得的狂喜。

瑾宁吞咽了一下几乎粘稠的唾沫,“公主请赏口水和两个包子,从昨天到现在,一口水,一粒米没下过肚子,又渴又饿的。”

公主惊愕,连忙就吩咐人张罗起来。

不过片刻,先上了茶水,再一盘盘精美的点心端上来。

瑾宁一口气喝了一大杯水,然后狼吞虎咽地吃了几块点心,总算觉得体力慢慢地恢复了。

“伤势要紧吗?”公主关切地看着她,问道。

“不要紧,公主放心,已经包扎过。”瑾宁站起来,“公主,我得回府了,我一晚不归,父亲该担心了。”

“你叫瑾宁,是吗?本宫记得守业有个从庄子里回来的女儿,是你?”

“是!”瑾宁回答说。

站在公主身边的婆子微微吃惊,定定地看着瑾宁。

公主请她再坐下来,“瑾宁,本宫已经命人请了御医,你先在这里等着。”

婆子上前,在公主的耳边低语了几句。

公主错愕,随即大怒,“谁说的?”

“外头的人都在说。”婆子轻声道。

婆子方才虽然低声说,但是瑾宁却还是听到了,她也很错愕,“外头说我私奔?”

婆子不曾想她听到,便讪讪地道:“三小姐,外头的人说您昨天被一个男人带着离京,私奔去了。”

瑾宁道:“我昨天被人迷魂带出去的,一路带到狼山,被关押在地牢里,也是在那里发现了世子,后得陈靖廷将军相救,这才能安全下山。”

“靖廷?”公主一怔,“他呢?”

“将军已经去点兵上狼山剿匪,具体情况,公主可问将军。”瑾宁再站起来,“如果说外头这样传我,那父亲想必也信以为真,公主,告辞!”

公主也站起来,“瑾宁,需要本宫帮忙吗?”

瑾宁深深地看了公主一眼,“不,公主,想必父亲最终会相信我的。”

说完,她急急转身走了。

瑾宁并不知道的是,在她被传与人私奔之后,侯府已经迅速来退亲了。

她回到府门口的时候,江宁侯夫人与李良晟刚好走出来。

前生她投进烈火中的时候,看到她的婆婆江宁侯夫人那张得意残毒的笑脸,这一张笑脸,即便是重生之后,她也无时无刻不铭记心头。

种种记忆,在脑海中泛起了一场血雨腥风。

眸光相接的那一刻,江宁侯夫人眼底的是厌恶,而瑾宁眼底的是仇恨。

长孙氏亲自送江宁侯夫人和李良晟出来的,见到瑾宁,她愕然得眼珠子都快掉下来了。

“瑾宁,你回来了?”慌乱过后,她随即想到,婚事已经退了,就算她回来,也破坏不了嫣儿的姻缘。

李良晟冷冷地扫了她一眼,呸了一声,充满鄙夷地道:“不要脸!”

瑾宁淡淡地道:“一个躲在娘亲裙底下的窝囊废,你有什么好得意的?”

“你……”李良晟气得脸红脖子粗。

江宁侯夫人脸色一沉,呵斥道:“良晟,怎么说话的?母亲什么时候教过你像那些粗野市井之徒这样说话?”

她走到瑾宁的面前,扬起了和蔼亲切的笑容,只是眸子却异常冰冷,“瑾宁,你这孩子,若不喜欢良晟,说出来便是,侯府和你父亲总不能勉强你。”

两人相距不过一尺距离,瑾宁伸手就能掐住她那白皙细长的脖子。

她没有这样做,垂下眸子,敛去眼底的杀意,“你们是来退亲的?”

江宁侯夫人微笑道:“退亲了,对你和良晟都好,你始终于侯爷有救命之恩,以后两家还是会来往的。”

瑾宁唇角慢慢地勾起了一丝残冷的笑容,“夫人说得对,以后,我们一定会来往的。”

江宁侯夫人还以一笑,转身而去的眸光却是轻蔑到了极点,撂下一句话,“转告你父亲,之前抬过来的文定之礼,就不收回来了,便当你救侯爷的谢礼。”

听这句话,看来退婚之事,是她与长孙氏两人商定了,父亲并不在府中。

瑾宁看着江宁侯府的马车离开,才慢慢地转身看着长孙氏。

长孙氏嘴角得意的笑容还来不及收敛,回头吩咐下人,“去衙门告诉国公爷,说三小姐回来了。”

管家走出来,看着瑾宁狞笑了一声,“三小姐还真敢回来啊?”

瑾宁淡冷一笑,“为什么不敢?”

长孙氏一改之前伪装的温和,冷冷地道:“不知羞耻,简直丢尽了国公府的颜面。”

瑾宁凑近长孙氏,口气森冷地一笑,“是吗?”

她累得很,也懒得废话,径直回了梨花院,倒头就睡。

梦中,噩梦缠绕,经历了狼山一劫,思绪始终处于紧绷的状态,睡了不到半个时辰,她就醒来了。

“海棠!”她叫了一声。

无人应答,她起床走出去,见石榴走进来,她问道:“海棠呢?”

石榴摇摇头,“奴婢不知道。”

她心中咯噔了一声,当时海棠是先去了督查衙门的,出事了!

她在狼山的时候,因着情况紧急,没想过海棠会出事。

她目赤欲裂,一把揪住石榴的衣裳,“说,海棠在哪里?”

石榴不妨她忽然发难,吓了一跳,结结巴巴地道:“国公爷把她关在柴房里。”

瑾宁推开她,跑了出去。

踢开柴房的门,瑾宁几乎不能相信自己的眼睛。

那圆润姣好的面容,如今已经肿胀难分,额头脸上身上血迹斑斑,呼吸很微弱,用奄奄一息形容不为过。

瑾宁小心翼翼地走过去,弯腰蹲下,轻轻地抚摸着海棠的脸,哑声喊道:“海棠!”

海棠慢慢地睁开肿胀的眼睛,看到瑾宁的脸,她努力地撑起头,喉咙咯咯作响,眼泪哗啦啦地落下,伸出手抓住瑾宁的衣袖,死死地攥住,“小姐……小姐,奴婢对不起您……他们,逼奴婢……管家抓了奴婢弟弟……”

“不要说了。”瑾宁轻声安抚,“没事,我回来了,不要说话。”

瑾宁抱着她走出去,管家带着两人在外头拦阻,冷然道:“三小姐,国公爷有令,要关押她等三小姐回来一同处理,所以你不能带走她。”

猜你喜欢

  1. 道士小说
  2. 独宠小说
  3. 堕落小说
  4. 代嫁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