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主页 > 小说库 > 耽美 > 桃妖出没请小心

更新时间:2020-01-05 13:00:28

桃妖出没请小心 已完结

桃妖出没请小心

来源:掌文作者:青辞分类:耽美主角:檀深宿卿

小说简介:《桃妖出没请小心》由作家青辞最新著作,主角檀深宿卿人物个性鲜明,书名主要讲述了丹穴山上的檀深是株不成器的桃树精,只愿腰好、腿好、身体好,没什么宏图大志,没什么一统三界的野心,就打算在哪丹穴山上混吃等死。身为丹穴山山主的宿卿颇为无奈,却也甘之如饴的宠着。"山主大人历来是疼惜我们这些小仙的,平日里难得下一次凡界也总给我们带些零嘴儿回来,我瞧着上次那个叫什么冰糖......展开

已完结
本书评分:
1
5

《桃妖出没请小心》小说简介

《桃妖出没请小心》由作家青辞最新著作,主角檀深宿卿人物个性鲜明,书名主要讲述了丹穴山上的檀深是株不成器的桃树精,只愿腰好、腿好、身体好,没什么宏图大志,没什么一统三界的野心,就打算在哪丹穴山上混吃等死。身为丹穴山山主的宿卿颇为无奈,却也甘之如饴的宠着。"山主大人历来是疼惜我们这些小仙的,平日里难得下一次凡界也总给我们带些零嘴儿回来,我瞧着上次那个叫什么冰糖......

《桃妖出没请小心》 第1章 山上有株桃花妖 免费试读

檀深想着,却躺在柔软的草地上睡了过去,她做了个梦,一个极长的梦……

她置身于一片渺茫,周遭尽是雾气。

这是哪里?丹穴山?

不,不是,她在丹穴山生活了几百年,丹穴山从未起过这样大的雾。

那这又是哪里?

她除了丹穴山还去过哪里?

"央姒……"

是谁!

谁在叫她?

她?她为什么会觉得是在叫她?

央姒?央姒是谁?她不是叫檀深吗?

央姒是谁,这又是哪里?

檀深觉得她的头快要爆炸了。

"吼……"

从远处传来一阵吼声,像是狗吠。

檀深抵不住心中好奇,朝着那吼叫声便走了过去。

如牛的大小,外形象虎,披有刺猬的毛皮,长着一对翅膀。这不就是凶兽穷奇吗!

穷奇身前的女子是谁,为何她看不清她的脸?

女子身旁的男子是谁,为何他要一声声的唤着"央娰"?

那个女子是谁,是她?还是……央姒……

央姒是谁,为何她会出现在她的梦里?

"穷奇,你认输吧!"

那女子娇喝一声,手中幻出把剑来,长袖一挥就朝穷奇砍了过去,剑剑命中,那穷奇身上开始沁出血来,步步后退。

"你看,我就说了吧。我央娰,好歹也是……"

被称为"央娰"的女子以为击退了穷奇,转过身子就向站在一旁的男子做起鬼脸。可话还没说完,女子就被重重一击,嘴里吐出一大口血。

那穷奇受伤原来是装的,趁那女子不备之时,大吼一声,那泛着光亮的钩爪就朝女子抓了过去。

"不要!"

檀深大骇,她为什么会痛,她为什么会感到惊恐!

"孽畜!"

央娰身旁的男子看见女子口吐鲜血心中大怒,抱起女子极其温柔的放在一旁。偏头看向穷奇之时,眼中杀气毕露。

男子双手做印,中间浮现出一把黄金色的千年古剑,帝皇之气大显!

上古神器之首,圣道之剑--轩辕剑。

那穷奇见此剑,自知力量不足,就要逃跑。

男子岂能如了它的意,双手持剑,就朝那穷奇劈了过去。

顿时,梦境里的雾气便被一道金光笼罩,轩辕剑霸道的帝皇之气震得檀深腿软,只要在近一些,只怕会被生生撕裂!

"央娰莫怕,我会护着你的。"

"一辈子都会护着你的……"

"我一辈子都会护着你的……"

是谁……谁说要一直护着她。

檀深抱着胸,不停地颤栗着。

等她再抬眼时,却发现眼前环境突变。

那是哪里……

眼前一派繁华景象,热闹的街道上人来人往,不停都有小贩的叫卖声。

这是哪里?丹穴山?

不,不是。

如果不是丹穴山,那这又是那儿?

难道是她失忆前去过的地方?

可是眼前之景像极了宿卿口中说的"凡间"。她是丹穴山的桃花小仙又怎么会去过凡界呢?

檀深愈发疑惑,眼前的景象却又变了。

"夫君,你回来了。"

那是一个穿着简单的女子,看她的发髻,是个已作人妇的妇人,她殷勤地把进门的男子迎了进来,嘴里喊着:"夫君"。

"今日多打了些猎物,过冬是够了,也不用劳娘子再没日没夜的替人缝制衣物了。"

男子进门,温柔地将女子拥在怀中,执起女子的手,心中疼惜:"娘子的手,本该是呵护万分,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如今却日日做这些粗活,日日为了我洗手作羹汤。"

"能与夫君作伴,洗衣做饭是我心甘情愿……"

女子冲着男子一笑,檀深却是心中发凉。

那个女子……为何和她长得一个模样?

女子是谁,那个男子又是谁?

为何……为何她无法看清楚那男子的脸……

檀深走上前,想要捉住那男子问个清楚,场景却又突然转换。

檀深此时已没了先前的慌张,打量了下四处的环境,只见此处仙气缭绕,抬眼一看,只见白玉大柱上一块极大的牌匾,上书"南天门"。

原是到了九重天,只是,她一个身份低微的小妖,怎会到这九重天宫。

檀深心中疑惑,朝前走去,进了第一个大殿,牌匾上写着"凌霄宝殿"四个大字。

檀深走进去,心中却愈发觉得熟悉。

檀深刚走进大殿,便看见大殿上高坐一人,那人手中提着一金色牢笼,笼子里关着一只鸟。那鸟不停地用身子撞击着牢笼,不停地拍打着翅膀,尖喙啄着牢笼的栏杆。不停地重复着,直到它的喙,它的翅膀都流出血来。

檀深看着它,心中极痛。

那只鸟看着远处,极远,极远的地方,冲着那处长长的嘶鸣一声,眼里竟然流出泪来。

檀深忽觉脸上有什么冰凉的东西流过,抬起手却发现她的手竟然一片青紫,有些地方还破了皮,出了血。再摸向唇边,那里竟然也有血。

刚刚那冰凉的东西居然是从檀深眼里流出的泪。

为什么?

为什么她会觉得痛,为什么她会流泪,为什么……

为什么!

"啊!"

檀深尖叫着醒了过来,手紧紧地攥着胸前的衣服,使劲儿喘着气,头发被汗水沁湿,脸色苍白。

"这是哪里……"

"我是谁!央娰……央娰是谁!啊!那个男人呢……那……那只鸟……"

檀深似是被梦魇住了,一个劲抱着脑袋,神情恍惚,只知道一个劲问"这是哪里""我是谁"。

一直守在门外的芊锦听到动静赶紧跑了进来,看到檀深这幅模样,吓了一跳。

"檀深,檀深你怎么了?"

芊锦抱住蜷缩在床脚的檀深,心中有些害怕。

她认识檀深几百年了,从未见过她这幅模样。

"檀深?檀深是谁!我又是谁?央娰,央娰是谁……"

檀深看着眼前的芊锦,眼睛血红,扳着芊锦的肩,不停地问着。

平日里术法学得极好的芊锦竟无法挣脱发狂的檀深的钳制,她看檀深的模样,心中大喊不好,只怕再这样下去,檀深就要魔障了。

来不及思量,芊锦一个手刀,就把檀深给劈晕了过去,放到床上。

那日芊锦向王母娘娘告假,回丹穴山来瞧瞧。

一回来就看见檀深在草地上睡得极好,笑了一番之后就把檀深给带回了屋子。

原以为她只是贪睡,可都四日了都还不见醒,芊锦生怕有什么不对就一直在檀深的门外守着,没想到檀深醒过来却是这幅模样。

山主又去狐族贺寿,虽说已经叫了人去通知,可这一时半会儿也赶不回来。

这可怎么是好……

猜你喜欢

  1. 宠妻小说
  2. 才女小说
  3. 缠情小说
  4. 纯爱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