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主页 > 小说库 > 言情 > 黄粱一梦得欢喜

更新时间:2020-01-06 13:25:41

黄粱一梦得欢喜 已完结

黄粱一梦得欢喜

来源:掌文作者:荆棘分类:言情主角:洛欢喜季木言

小说简介:小编推荐一本非常好看的豪门总裁小说,这本小说就是荆棘原创的《黄粱一梦得欢喜》,主角是洛欢喜季木言,内容精彩情节有趣,绝对是不可多得精品小说,初见,在奔驰的列车上,他们不过饮食男女自我放纵。再遇,他是她的上司,身心和谐、工作绝配,合作共赢。五个年头里,陪她产检、生子、教育孩纸,他像极一个丈夫,却是别人的未婚夫。第六个年头,她决定彼此分开不再相见,却又再次纠缠......黄粱一梦,她本是男欢女爱须尽欢,他却是得了欢喜,余...,精彩就在眼前,快来一起阅读吧~展开

已完结
本书评分:
1
5

《黄粱一梦得欢喜》小说简介

小编推荐一本非常好看的豪门总裁小说,这本小说就是荆棘原创的《黄粱一梦得欢喜》,主角是洛欢喜季木言,内容精彩情节有趣,绝对是不可多得精品小说,初见,在奔驰的列车上,他们不过饮食男女自我放纵。再遇,他是她的上司,身心和谐、工作绝配,合作共赢。五个年头里,陪她产检、生子、教育孩纸,他像极一个丈夫,却是别人的未婚夫。第六个年头,她决定彼此分开不再相见,却又再次纠缠......黄粱一梦,她本是男欢女爱须尽欢,他却是得了欢喜,余...,精彩就在眼前,快来一起阅读吧~

《黄粱一梦得欢喜》 001-一对默契的饮食男女 免费试读

"洗洗睡。"

他们分房而睡,距离向来维持的很好。

洛欢喜很快就安顿了下来,她的大学就是在晋城读的,所以在这边办事也不是很困难。

租了一间单身套间,再去按揭了一辆车,准时到奇季建筑报道。

季木言亲自把她介绍给各个部门的经理:"她是毕老在春城栽培的学生,协助我和毕老提前完成了春城的招标,从今天开始,她就是我的特别助理。"

建筑公司大多都是男同事,看到洛欢喜简直是眼睛放光,殷勤得不行。

季木言清咳一声,脸色不善:"别吓坏新同事。"

洛欢喜知道季木言是真的在栽培她,但凡给季木言当助理的,一般两年后就是项目经理。突然间觉得,回到晋城并没有想象之中那么难受。

过几天之后,洛欢喜看到秦方舟的时候,恨不得把话给吃回去。

他身为方舟地产的规划经理,代表方舟地产过来进商谈合作。

长长的走廊上只有他们,阳光透过墨绿色的玻璃折射下来。四目相对,默然擦肩。

然而,秦方舟却突然拽住她的手,把她扯进了楼梯间,压制在墙壁上……

"我过来的时候,看到有人送你玫瑰花。他们说你单身。"

她不是季木言的女人!

洛欢喜恼怒,秦方舟的亲密让她恶心,直接用高跟鞋踩了他的脚:"你放开我!"

秦方舟吃痛,迫不得已松开她,她居然舍得……这么对他:"欢喜,你这么多年去哪里了?"

洛欢喜看着秦方舟,冷冷地勾起唇角:"跟你有关系吗?"

秦方舟觉得眼前的女人有些陌生,她穿着精致的高跟鞋,妆容淡雅,看上去就像一个干练的职业女性。

但是,也更加诱人。

他不由得辩解:"当年的事情,一定有误会。"

洛欢喜靠在墙上,眼神里透露着嘲讽:"当年,你追的我。那你敢告诉我,那个时候,你和许可可不是情侣。"

看他无话可说,洛欢喜不屑地笑出声来,富二代的把戏,被女人宠坏的男人,最喜欢脚踏两条船了:"我那个时候太天真,我以为你是喜欢我,才想要我。我拒绝了几次,你却有些生气。我想说,给你一个惊喜吧,到了你房间,你却……"

声音突然噎住,洛欢喜闭上眼睛,一个醉醺醺的人,直接将她压在身下,用肮脏的字眼辱骂她。

婊子!

假清高!

跟导师睡!

Excuseme!她还是第一次!

她还以为,那一晚应该是幸福的时刻,结果成了她人生最惨烈的噩梦。

秦方舟听出了洛欢喜哽咽的中断,心里却突然有一种窃喜,声音却是沉痛的:"欢喜,我喝醉了。"

洛欢喜再次微笑了起来,疏离冷漠:"喝醉了挺好,不然我真的要被你这人渣骗得什么都不剩!"

"欢喜,我是真的喜欢你。"秦方舟着急地打断她的话,完全没有平时的狂妄。

洛欢喜忍不住渗出一种怨毒:"让我再想一想,那天晚上之后,我成为了小三。当我跌跌撞撞地去找你求证的时候,你猜我看到了什么?我看到你跟我妹妹在上床。你好像在哄她,用恶毒的话来羞辱我。要我跟你重复一遍吗?"

随着洛欢喜的话一句一句地往外挤,秦方舟的脸色越发的苍白,张张嘴准备说些什么,最终只是哑口无言。

她居然什么都知道!

洛欢喜见秦方舟无言以对,转身想走:"如果秦先生不介意,我先走了。"

秦方舟突然伸出手,拦住了洛欢喜的去路:"我以前是对不起你,所以我想补偿你。"

洛欢喜放肆地打量着秦方舟,她看起来妖媚却不真实:"你怎么补偿我?"

秦方舟没想到她会那么不屑,高傲得像是没有卑微地爱过他一样,一种想要征服的欲望猛升腾起来:"只要你想要,我都可以给。"

洛欢喜轻易地就看懂了这个眼神,征服欲呵!她脸上虽然没有任何情绪,但是心底都是屈辱和委屈在叫嚣着。一个念头突然盘踞在她的心上,然后迫不及待地铺展开来。

那就来补偿她吧。

洛欢喜瞪着秦方舟,最终似乎投降一般,收起了笑:"秦先生,你有许可可。你不应该对我说这样的话。"

秦方舟喜上眉梢,她这话的意思是,没有女朋友就可以说这种话了吗?他突然把洛欢喜重新壁咚到墙角,就不信洛欢喜还舍得再踩他一脚:"你和季木言到底是什么关系?"

洛欢喜察觉到鱼儿上钩了,她这些年有过不少追求者,也应酬过不少大场面,男人的心思嘛。还是一般了解的。

至于她和季木言的关系……问题的答案已经在心中形成,但是又担心那样说,会让季木言生气。

"你放开她!"耳边都是季木言低沉的声音。

洛欢喜猛的握紧拳心,对,就是像这样子生气!

等等!为什么季木言在这里?

季木言快步走过来,带来的气场似乎要压缩了空间,将洛欢喜带入怀里,警告地看着秦方舟:"你不就是想知道我们是什么关系吗?"

洛欢喜看季木言低下头来,知道季木言想吻她。

瞬间,盘踞在心头的想法脱口而出:"他是我的追求者。"

昂?

猜你喜欢

  1. 出逃小说
  2. 都市小说
  3. 盗墓小说
  4. 帝王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